铛!

    金铁交鸣,火星四射,头发花白的老妇身体退后数步,稳住身形之后,看着前方的那道身影,笑着说道:“老啦老啦,看来,以后是不能再陪着公主过招了?!?br />
    李明珠收起剑,摇了摇头说道:“嬷嬷不用让我的?!?br />
    老妇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公主殿下天资聪颖,又勤苦练习,进境一日千里,老婆子是真的不是公主的对手?!?br />
    老妇看着眼前身材欣长,已经明显长成的女子,不由的感到一阵唏嘘。

    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当初那个咬着牙,只能打出并不标准招式的小公主,如今已经能够独当一面,连她都不是对手了。

    “公主,公主,银耳莲子羹被人给抢了!”小宫女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慢点说,怎么回事?!崩蠲髦樽吖?,轻声说道。

    “刚才,刚才我去尚食局取银耳莲子羹,可是,我过去的时候,公主的羹汤已经被人给喝掉了?!毙」孀判乜?,气愤的说道。

    “是谁做的?”老妇人走过来问道。

    后宫勾心斗角,这种事情并不少见,但妃子与妃子之间相互怄气较量,却从来不会涉及公主,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小宫女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他说,就当是公主还他那一碗蛋炒饭的人情了?!?br />
    “蛋炒饭?”李明珠愣了一下,随后便笑了笑,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br />
    小宫女点点头,看着公主出了殿门,向尚食局的方向走去时,脸上浮现出一次笑意,那个无礼的家伙,一定会尝到苦头的。

    ------

    ------

    “好苦?!币橐豢帕又?,李易皱了皱眉,皇宫里的厨子做事也会不用心,很明显自己刚下咽下去的莲子忘记去掉芯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李易回过头,端起手中的碗向她示意了一下,“要不要来一碗,我请你?!?br />
    院子里面的宦官立刻躲得远远的,似乎有些明白,陛下为什么对这位李县子不一样了。

    京都里面子爵有很多,敢这么和公主说话的,就这一个。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父皇的决定,本来打算提前告诉你,但父皇昨晚就让人传旨,想想也没有什么差别?!崩蠲髦榭醋潘?,说道:“尚食局的事情,我去和父皇说说,寿宁胡闹,你不要放在心上?!?br />
    “算了?!崩钜装诹税谑?,事实上,这样一来,他心里反而觉得轻松一些。

    做几道菜,弄个火锅,总比干其他的差事要好的多,三省六部,又或是军伍前线,和这些相比,李易觉得还是这里更适合自己,最起码------尚食局的羹汤比较好喝。

    李明珠看他专心喝汤的样子,心下稍安,原以为他会因为被父皇强留在京城而心有不满,现在看来,他似乎对此并不是怎么抗拒。

    不知道为什么,喝了两碗汤,不仅没饱,反而觉得更饿了。

    “我去弄点蛋炒饭,你要不要?”李易起身拍拍屁股,看着李明珠问道。

    公主殿下点点头,对于李易的提议表示无比赞同。

    蛋炒饭,她也很久没有吃过了。

    尚食局掌膻惊叹的看着这位爵爷用白饭和鸡蛋,很快就做出了两盘香气四溢的饭食,和公主殿下在外面吃的正香,开始为自己的掌膻职位担心起来。

    “可惜没有酒?!背宰诺俺捶?,公主殿下的表情有些遗憾。

    用蛋炒饭下酒的人,古往今来,李易也就知道这么一位。

    “皇宫里会没有酒?”李易反问了一句,随后就意识到,她说的应该是如意坊的烈酒。

    宫里头可能不缺好酒,但要论度数,依照现在的工艺,根本达不到蒸馏提纯酒精的程度。

    提到烈酒,李易才意识到,当今世界,唯一的烈酒生产作坊在庆安府,其他地方虽然也有,但也是从庆安府流出去的,价钱自然也要贵上许多。

    京城很明显就是这样一处未经开发的宝地,如果在这里也能开几家烈酒作坊,无疑是把家建在了金山上。

    况且,京城和庆安府距离这么远,也不会互相影响生意,不仅如此,如意露,香水,肥皂,这些东西都可以当做是发家路线,京城的土豪可是比庆安府多多了,还怕养活不起一家人?

    要在这种地方做生意,第一件事情不是盘铺子,建作坊,而是抱大腿。

    京城不比庆安府,权贵遍地,一个小小的子爵算什么,京城就算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万一有人犯了红眼病,李易自己可顶不住。

    李易看着大腿------看着公主殿下,说道:“要不,我们合伙在京城做烈酒生意如何,到时候,你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想喝多少就喝多少?!?br />
    对于李易的提议,公主殿下没有考虑多久就同意了。

    一来是因为她的确喜欢那种烈酒,但那东西只能在庆安府能买到,在京城却非常罕见。

    二来,她也清楚,这一行利润巨大,就连她也不能无视,但京城水深,仅凭李易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大,能和皇家搭上关系,可以免除这个后顾之忧。

    于公于私,这个忙她都不会不帮。

    “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就是?!狈贡ゾ撇蛔?,离开的时候,公主殿下轻飘飘的扔下了一句话。

    李易就喜欢她这种干脆的态度,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甚至连利益分配都不谈,绝对属于可以放心长期合作的对象。

    至于合作的具体事宜,现在还不着急,等到如仪和小环过来,他们彻底安顿下来以后再说。

    话说这皇帝就只给了他一身爵服,一块证明身份的牌子,封地呢,丫鬟呢,仆役呢,大宅子呢------这些不都是标配吗,怎么从来都没有提过?

    “哎,小公主,您怎么来了,那些宫女呢?”思维被那掌膻打断,李易扭头一看,发现一位身着宫装,约莫有六七岁左右的女孩站在院子里。

    小女孩身上的衣服显然不一般,怀里抱着一个布偶,娃娃脸,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然,眼睛大大的,清澈而明亮,但却没有什么神采,也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房间里面。

    “小公主,现在还不是膳食时间,您想吃什么,吩咐一声就行,到时候我会派人给您送去的?!北菹露杂谡庑┬」餍』首拥墓芙袒故呛苎细竦?,连用膳都有规定的时间,掌膻不敢坏了规矩。

    听到掌膻的话,小女孩同样一言不发,径直的转过身,抱着布偶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