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印大师佛法高深,连太后都对大师赞誉有加,日后万万不可对大师不敬?!崩戏蛉硕岳钜锥_痰?。

    高僧行事,不能以常理度之,檀印大师愿意屈尊和自家孩子为友,是李家的福气,切不可因此自傲,否则怕是会被所有的信徒戳脊梁骨。

    李易只能点头称是,老夫人这句话说的有些迟,不敬也已经不敬过了,更何况,佛法高深的檀印大师也不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吃喝拉撒与常人无异,无非就是脑袋亮一点,比常人会念几句经而已,也有欲有求,答应他的经书还没抄完,老和尚绝对不会计较什么敬不敬的问题。

    交好檀印大师终归不是坏事,满座宾客还在,老夫人不在此事上继续纠缠,该走的流程已经走完,也该动筷用饭了。

    “多吃点菜,看看这清瘦的样子……”老夫人心疼的给坐在旁边的柳二小姐夹菜,整个李家,只有她一个人有这样的殊荣。

    除了如意之外,满座都是长辈,气氛一度很沉闷,倒还不如和小胖子坐在一起,无拘无束倒也热闹。

    只在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两口菜,李家一位管事就匆匆的跑过来,在二叔李明泽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宁王世子,派人来给老夫人贺寿?”李明泽从位子上站起来,一脸的惊讶。

    “咳!”李易一口茶水差点没喷出来,却也被呛到了,转过身去,一个劲的咳嗽。

    “什么世子?”老夫人放下筷子问道。

    李明泽脸上满是疑惑,说道:“宁王世子,陛下前几日才任命的京畿道监察使------遣人来贺寿了?!?br />
    邻桌几位宾客手上的动作一顿。

    宁王乃是当今圣上的胞弟,景国最位高权重的王爷,封地只在略逊京都一筹的陪都庆安府,足见陛下对他的重视。

    宁王世子,前些日子才娶了王氏嫡女做世子妃,王氏一族绵延数百年,历经多少王朝更替依旧矗立,底蕴深厚,乃是整个景国数一数二的豪门巨阀,有着这样背景的世子殿下,居然会遣人来给李家的老妇人贺寿?

    难道,李家和宁王府也有交情?

    众人心中猜测纷纭,却不知李家家主李明泽也是满脑子疑惑,不敢怠慢,亲自出门迎接。

    李易额头上浮现出了几条黑线,李轩这家伙想要干什么,是嫌老夫人寿诞的动静还不够大吗?

    唯一庆幸的是,他没有亲自过来,否则,寿宴之后,他不知道还会接受多少的“审问”。

    世子府派来的是一位管事,也算是给足了李家的面子,不少人心中疑惑他到底是何身份,竟要李明泽亲自迎接,态度明显恭敬的时候,从另一边才传来了消息。

    “竟是宁王世子,这李家怎么可能……”

    宁王世子虽然才走进众人的视线不久,但于他有关的事情,却让众人印象深刻。

    娶王氏嫡女,任京畿道监察使,参京城令陈越徇私枉法,使其远谪外州,接下来,便是世子府遣人来为老夫人贺寿了。

    自以为对于李家很了解的他们,今日才发现,李家似乎远远比他们表现出来的还要神秘。

    来自世子府的客人还没有落座,李家管事又怔怔的走过来,看着李明泽,表情有些木然。

    “家主,永,永乐公主,公主府的人……”

    啪!

    李明泽脸色惊愕,周围无数枝筷子掉在了地上。

    永乐公主,陛下和皇后唯一的嫡女,景国长公主,从小便极尽宠爱,唯一一位成年之后没有出嫁,还留在宫里的公主,真正的皇室贵胄------这还是他们印象中日渐衰落的李家吗?

    恐怕在李家最为辉煌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吧!

    李易放下筷子,两只手捂住脸,终于想清楚分别的时候两个人脸上那种奇怪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了。

    李易心中百味杂陈,公主殿下说有办法解决李家面临的困境,保证李易离开之后,没有人敢轻易的找李家的麻烦,就是用这样的方法?

    李家的麻烦是小了很多,世子和公主在李家老夫人寿诞的时候送上贺礼,这对于外人来说,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李家是世子和公主罩着的,谁想动李家,先掂量掂量,能不能同时惹得起这样的庞然大物。

    而寿宴结束,给全家人解释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世子府和公主府的人双双到来,就连老夫人也坐不住了,李家什么时候和他们有的交情,不止众宾客好奇,就连老夫人也十分好奇,这比檀印大师给他们带来的震惊还要大。

    “两位,不知世子和公主……”世子府和公主府的两人明显是约好的,李明泽看着两人,话说了一半,就被来自公主府的年轻男子打断了。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两位殿下吩咐过,不要打扰到老夫人的寿宴,李侍郎和老夫人不用在意我们?!?br />
    李明泽心中的疑惑和惊讶已经快要到达顶峰了。

    檀印大师,宁王世子,永乐公主,这三个本来和李家没有一点联系的人,居然全在今天晚上出现了,并且行事出奇的一致,只是送上贺礼,让他不用在意------他又怎么会不在意,这些人里面,有哪一个是李家能够惹得起的?

    “李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正当李明泽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那来自公主府的男子上前一步,对人群后面的一位年轻人说道。

    “易儿?”李明泽回头看着李易,再看看对面两人,短暂的愕然之后,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明悟。

    “二叔,奶奶,我先离开一下?!崩钜子行┺限蔚乃盗艘痪?,向着某个偏僻的角落走去。

    世子府的管事和公主府的男子全都跟了过去。

    “易儿他,还有很多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啊……”老夫人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喃喃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檀印大师,宁王世子,永乐公主,这些明明和李家没有关系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寿宴上,她对于这个二十年来第一次见面的外孙,了解终究还是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