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罚在战场上的威力,还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br />
    和李易的侧重点不同,公主殿下关心的自然不会是超速行驶的齐国使臣,千里送捷报的信使在抵达皇城之后,就因为脱力而晕死过去,在太医的医治之下,早已醒来,详尽的将两军对战的情形描述出来。

    齐国兵力强盛,又和景国接壤,数十年来,摩擦不断,齐国兵士骁勇善战,武器精良,战场之上,都是以景国兵士数命换齐兵一命,齐国的强大,深深的刻进了景国人民的心里。

    这也是齐国使臣乃至于齐人能够在景国国都嚣张跋扈的原因所在。

    然而,前事一去不复返,积弱已久的景国,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天罚之下,无不破之城,三丈之内,不留活口,战马失控,齐军抱头鼠窜,高呼天神饶命,大将军许定远不仅击溃齐军,并且乘胜追击,借天罚之力连破两城,直至粮草不足,这才鸣金收兵,派重兵驻守边境,不日便会班师回朝。

    在找出破解天罚的办法之前,齐国必定不会再轻举妄动。

    “也不要太依赖于天罚,这毕竟只是外力,终究还是要靠兵士的勇猛以及将军出色的指挥,如果对方也发现了天罚的秘密,情况只会更糟?!崩钜滋嵝训?。

    李明珠点了点头,看着他问道:“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大胜,你居功至伟,想要什么赏赐?”

    “言重了,言重了------如果真要赏的话,随便封一个什么国公就好了,赏赐也不要太多,黄金万两,良田千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李易这一次特地加重了“黄金万两”的语气,免得他们又用一万枚铜钱来糊弄自己。

    虽然说当官比较辛苦,每天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鸡早,累死累活的还要和各种人斗智斗勇,但是当一个只拿俸禄不干活的贵族可就不一样了,娇妻美妾大宅子,不用自己努力,国家就会帮你实现,每天也就是躺在院子里晒太阳逗弄小丫鬟,闲来无事了去青楼听听曲子看看艳舞,这要少奋斗多少年???

    当然,把如仪接过来之后,美妾估计是别想了,她应该不会答应的,就算她答应了,柳二小姐估计也不会答应,一觉醒来,估计昨天才娶的美妾,就得去井里找人……

    “不过分?”公主殿下双手环抱看着他,说道:“自开国以来,无军功不封爵,便是想要得到一个县男的爵位都难如登天,国朝如今才有几位国公?黄金万两,十万两白银,你可知这一次出征才耗费了多少银钱,多赏你两次,国库就空了;至于良田千顷,亲王的永业田不过万亩,你觉得你能比得上十个亲王?”

    李易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她,是她主动问自己想要什么赏赐的,看样子一个都满足不了,还装什么大方???

    算了,他们爱怎么赏怎么赏,自己还是看李轩放风筝去。

    李轩现在是越来越会玩了,不知道从找里请来了几位机关大师,参与到滑翔机的研制中去,几天的时间,这东西已经改造的李易自己都有些看不懂了。

    “国公肯定是不用想了,一个小小的县尉,没有任何爵位,想要一步登天成为一品国公是不可能的,一万两黄金根本不用想了,父皇答应朝臣也不会答应,良田千顷也是做梦,哪有那么多的良田赏你------”

    李易白了一眼跟过来的公主殿下,不给就不给,用得着这么嘲讽吗?

    “不过,你所有的功劳加在一起也不小了,父皇赏罚分明,一定不会亏待你------你认真一点,不要总是想着和他瞎闹?!奔钜滓桓毙牟辉谘傻难?,李明珠皱眉说道。

    李轩表示自己躺着也中枪,走过来不满的说道:“什么叫和我瞎闹,我这也是在为皇伯伯分忧啊,你想想看,如果他们能飞的更高一些,在战场上,岂不就是最好的探子?对方有多少兵马粮草,兵分几路,地形如何,哪里有埋伏,岂不是一目了然?”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跟着他瞎闹,李易补充了一句:“你想想看,要是我们的人飞到敌军上空,将携带的天罚全都扔下去,会是什么效果?”

    有生之年,最原始的轰炸机从李轩手中制造出来也是可以略微期待一下的。

    只要一说到有利于国家的事情,公主殿下立刻就认真起来,看着那个已经可以飞过树梢的护卫,若有所思。

    ------

    ------

    “陛下,齐国使臣在鸿胪寺修养了几日,奉上奏表之后,已经准备离京?!?br />
    景帝似乎并没有听到常德的话,手中把玩着一个没有引信的陶罐,说道:“没有亲眼看到大我景国将士破齐军的一幕,真是遗憾??!”

    “此战许爱卿功不可没,加封辅国大将军,大军归来之时,朕将亲自出迎,犒赏三军!”

    常德一张死人脸上罕见的露出了笑容,这一场胜仗,对于景国来说意义重大,陛下的夙愿便是能在有生之年使得景国变的强大起来,不再受外邦欺凌,如今也终于走出了最为重要的一步。

    只此一战,陛下威信大增,可以堵住朝中无数人的嘴了。

    “严爱卿今日奏表,马蹄铁的出现,使得我朝马费减少了六成之多;刑部也呈上公文,欲要大力推行安溪县刑讯之法,若是此法能够推行所有州县,便能减少很多酷吏;太医署联名上书,为安溪县尉李易邀功,心肺复苏术,伤口缝合术,功在千秋,能挽救无数人的性命,在战场上更是有大用;与齐国一战,若是没有他的“天?!?,我们怕是仍旧会败,更遑论夺城拓土……”景帝喃喃自语,一桩桩一件件,对于李易这半年来做的事情如数家珍。

    “朕算是看出来了,他就是一支奇兵,要论治国,朝中大多数人都比他强,但他能做的事情,却无人可以代替?!?br />
    常德老脸上笑容更甚,说道:“今日便是李家老夫人的六十大寿,那疲懒的小子巴不得离京越远越好,要小心他跑掉?!?br />
    景帝笑了笑,说道:“朕倒是庆幸那一次的庆安府之行,不然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父皇,父皇……”

    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从殿门前响起,一道娇笑的身影跑了进来,后面的两位护卫追进殿中,脸色惶恐,正要跪下请罪,景帝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们下去吧?!?br />
    随后,就转头看向了宫装小姑娘,问道:“寿宁,今天怎么有空到父皇这里来了?”

    “人家就是过来看看父皇?!毙」媚镂ψ?,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