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国公主,尤其是剩女公主,最应该担心的,不该是婚姻大事,会不会被遣去他国和亲,会不会被许给哪位大臣家的二傻子吗?

    身为女子,偏偏武功高的没谱,性子嫉恶如仇,民族自尊心满满,一心为国为民总想着压榨别人------难怪她这么大了都没有嫁出去。

    如果景国的皇子都能有她的一半,老皇帝归西之后,景国再平稳绵延几十年的国祚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出意外的话,与齐国此战之后,景国在诸国中的威慑力,会提高不止一筹。

    而且,“天?!敝皇且桓隹?,火药不仅仅可以当做炸弹使用,脑子稍微转一个弯,火枪,火炮这些东西就都出来了,放在后世是古董,在如今绝对算是走在科技前列的伟大发明。

    按照历史发展的规律,随着黑火药的出现,这些东西应该很快就会应运而生,上一次吃了大亏,这次李易不打算做这个出头鸟,反正一个“天?!?,就足够他们玩好多年的了。

    和李明珠分别之后,一个人走回李家,在门口正好看到二婶娘方氏带着两名丫鬟上了一辆马车。

    没等李易打招呼,对方就冷哼一声,一如既往,连表面的和善都不愿伪装。

    李易对此倒是并不在意,不好相与的二婶娘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对方的怨气和不满他也能够理解,毕竟名义上他才是李家长孙,长房的独苗,防火防盗防长房,在那些二房三房得势的大家族里,这是必须坚持的一条真理。

    今天的李家,又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孔,老夫人六十大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除了离得近的亲朋好友之外,那些八杆子才打的着的远亲,也会来为老夫人贺寿。

    因为这个时候大部分人的寿命都比较短,活到六十岁就已经是赚大了,像六十大寿,七十大寿这样的特殊寿辰,大户人家都会大办。

    府里上上下下都在忙碌,像是过年一样,这样一来,李易就显得格外清闲。

    每天除了抄录经文,抄累了去李轩那里看他放风筝,顺便提几项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和柳二小姐斗地主。

    当然,两个人是没法玩的,同样无聊的小胖子就被抓了壮丁。

    柳如意丢失在麻将上的运气全在这里找回来了,小胖子的零食输了一堆,李易从庆安府带来的银子已经有一小半进了她的口袋。

    只赚不赔的生意,柳二小姐乐此不疲,每当李易输惨了想要结束的时候,她就会忽然生出考校他功夫的心思,牌局得以继续下去。

    至于小胖子,就更简单了。

    在柳如意教他了几个简单的招式之后,小胖子就不心疼他的零食了,甚至还将珍藏的好东西拿了出来,就是在试验过那些招式的威力之后,被府里其他小辈的父母找上门去,第二天打牌的时候只能趴着。

    “大哥,你说我给奶奶准备什么样的寿礼好一点?”小胖子趴在软塌上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说道。

    小胖子最近跟在李易身边厮混,习惯了让他替自己拿主意。

    李易一边整理手中的牌一边说道:“只要你不是想着送你珍藏的蜜饯和糕点,什么都行?!?br />
    “为什么?”被猜中了心里的想法,小胖子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易:“我娘说了,礼物要别出心裁才好?!?br />
    经小胖子的提醒,李易才想起来,作为长孙,自己也得给老夫人准备礼物,太贵重的东西买不起,太便宜的又没诚意,也得好好斟酌一下。

    在李易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柳如意一只手隐晦的做了一个手势,小胖子会意之下,悄悄的递了一张牌过去……

    ------

    ------

    一早上的时间,李易连便宜的礼物都买不起了。

    从柳二小姐那里借了几十两银子,立下回去以后还双倍奉还的字据之后,腰包才稍微鼓起来了一点点。

    小胖子跟屁虫一样的跟在他的身边,答应了小胖子这一次去李轩府上的时候,让他也在风筝上飞一会儿。

    一匹骏马从后方飞驰而来,李易急忙拉着小胖子躲开,看着那马上身穿甲衣的骑士飞奔而过,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面,只留下一片狼藉的街道和行人破口大骂的声音。

    下次再见的时候,有必要给公主殿下提醒一下,这种在闹市肆无忌惮纵马的行为,也该管管了。

    “让开,让开!”

    在李易看不到的地方,马上一脸疲态,似乎几天几夜没合眼的骑士嘶哑着声音喊着,直奔宫门而去。

    而此时,金銮殿上,往常早就结束了的早朝已经延迟了一个多时辰。

    当今天子坐在龙椅之上,面色阴沉,朝堂之上声音嘈杂,文武百官正因某事吵的不可开交。

    “陛下,臣弹劾齐国使臣胆大妄为,在城内肆意纵马,撞伤数人,恳请陛下按律处置!”一个年轻的官员捧着笏板,上前说道。

    朝堂上嘈杂的声音顿了一顿,众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了那年轻的御史,到底是年轻人,虽然御史就是干这种事情的,但也要分时间和场合,现在是说齐国使臣肆意纵马的事情吗?

    没有人在意那位年轻的御史,一老者上前说道:“陛下,臣以为,割让一城之地,使得我边疆百姓免遭涂炭,减少将士伤亡,并无不可?!?br />
    “臣附议!”

    “臣附议!”

    ------

    ------

    老者话音刚落,又有数人上前,表示支持。

    “放你娘的狗屁,景国每一寸土地,都是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打下来的,齐国想要,就和他们真刀真枪的干,怕个球!”

    “狗屁的使臣,就应该拖出去砍了,真当我们景国是软柿子了!”

    “陛下,给老臣十万精兵,定能杀的齐贼片甲不留!”

    看着朝堂如同菜市场一样,一品大员,犹如泼妇一般破口大骂,景帝揉了揉眉心,看向下方齐国使臣的时候,脸色更加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