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局为重?!?br />
    沉默了片刻,陈庆缓缓说道:“陛下今日下旨,陈越远调沧州,任沧州别驾,即日上任,这是对于我们陈家的敲打,看来陛下也对我们不满了?!?br />
    “你是未来的家主,要顾全大局,我没有意见------”陈冲冷冷的说道:“但是,李家毁了小妹一辈子,看到小妹现在的样子,你难道就不心疼吗?”

    “陛下身体欠安,太子之位迟迟不决,朝中局势动荡,不可到处树敌,李家之事牵扯甚广,宁王世子留京任监察使,又和李家关系暧昧,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机?!背虑斐辽档?。

    “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小妹受这样的苦吗?我咽不下这口气!”陈冲咬牙说了一句,扭头离开。

    陈庆望着远处,拳头紧握,片刻后又缓缓的松开。

    “好好照顾小姐?!倍悦趴诘难诀叩姆愿懒艘痪?,离去的背影有些萧索。

    ------

    ------

    “对了,你教我的那种阿拉伯数字以及新的计数之法,国子监已经在逐渐的推行了,等到时机成熟,就能推行天下,以后但凡用到计数之处,都会简单便捷许多?!惫鞯钕挛蘼凼裁词焙蚨荚谖鎏煜伦畔?,吃饭都不忘谈国事。

    “为国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就没有一点小小的奖赏吗?”李易看着她问道。

    “你要什么奖赏?”李明珠想了想,说道:“要不让父皇封你为国子监博士,专门教学子算学?”

    “算了,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给一群酸儒当老师,李易立刻决定不要奖赏了。

    正在锅里捞羊肉的小姑娘闻言,抬头看了李易一眼,问道:“什么,那种奇怪的东西,是你弄出来的?”

    李易心道这当今天子还真不太注意皇子们的素质教育,什么叫“弄”出来的?

    小姑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原来是你,什么破啊伯数字,不就是没写出来吗,先生还打了我的手板,这全都怪你!”

    “这块肉还吃不吃了?”李易看都没看她,捞起锅里最后一块羊肉问道。

    “吃!”

    小姑娘顿时忘记打手板的事情了,不顾礼仪的伸手去抢,这个坏家伙,总是和自己抢肉吃,如果是在宫里,一定让父皇打他的板子。

    可是在宫里她都是和母妃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都不许说话,连筷子握到哪个位置都有讲究,吃饭发出声音还会被母妃训斥,相比而言,她还是更喜欢这里。

    而且,宫里的饭菜也没有这里的好吃,皇姐刚才说这好吃的“火锅”是这个坏家伙弄出来的,看在这件事情上,就原谅他的无礼了。

    轩哥哥说这个坏家伙做饭很好吃,等到回宫以后,就叫父皇派人把他抓到宫里,让他天天给自己做饭吃,让他和自己抢肉吃!

    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小姑娘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易怜悯的看了那位小公主一眼,觉得她在宫中一定不太受宠,吃一块肉都能高兴成这样,原来公主也分三六九等,可怜的孩子,一定是最下等的……

    在世子府满意的蹭了一顿吃喝之后,那位小公主由皇宫禁卫护送着回去了,李易在街上溜达消食,公主殿下走在他的身旁。

    “既然天罚的事情还是没有瞒过去,我们当初的约定也就此作废?!崩钜滓槐咦咭槐咚?。

    “不行,我并没有说出去?!崩蠲髦楹芨纱嗟木芫?。

    “你这就是耍无赖了?!崩钜鬃房醋潘?,“当初可是说好的,天罚是沈良先发现的,约定也是建立在这条前提之下,现在事情暴露了,约定自然不作数?!?br />
    “我只是答应你,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父皇?!崩蠲髦榈乃盗艘痪?,“这一点我做到了,并没有违背当初的约定,所以约定还是作数?!?br />
    这件事她不会说谎,李易仔细的想了一想,她说的好像是实情,当时也没有考虑到皇帝会通过其他的途径得知。

    可是心里为什么还是这么不舒服呢?

    早知道瞒不过去,还约个屁的定啊,这下损失大了……

    “小心!”

    低头正郁闷间,忽然感觉胳膊上传来了一阵大力,整个人被拽到了一边。

    一辆马车从他的身旁呼啸而过,扬起一路烟尘,路上的行人纷纷躲避,等到马车过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李易也想骂人来着,前些日子在庆安府,就差点被在街上纵马的家伙撞到,到了京城,又险些和马车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他娘的上辈子活了二十年,没被汽车撞死,该是走了多大的运?

    连庆安府的街道上都不允许纵马,马车更不可能这么快,更何况这里是京城------李易觉得以后走路的时候还是少走神比较好。

    回头问李明珠道:“你们京城的马车都是这么快的吗?”

    “那是齐国的使臣?!崩蠲髦榭醋怕沓翟度サ姆较?,皱眉说道。

    “难怪……”李易喃喃说道。

    无论古今,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在如今一超多强的时局之下,齐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强国,武力值第一,景国到现在还在受人家的欺负,对方嚣张一些也很正常,人家有这个本钱。

    不过,这他娘的也太嚣张了,这可是景国都城,外邦使臣竟然比京城的勋贵都嚣张,看来齐国人的自信心肯定超级强大。

    “有了“天?!?,这一次,一定要让齐国付出足够的代价!”李明珠握紧拳头,咬牙说道。

    看来她也看这些家伙不爽很久了,作为一国公主,只能看着异邦人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耀武扬威,心中该是多么的憋屈。

    这些人嚣张不了多久了,火药在如今的世界,如果利用的好,无异于核武器一般的震慑,“天?!币怀?,战马没了用处,对方的骑兵就算是废了,听说齐国的骑兵最是骁勇,铁蹄踏过,莫不臣服,要是骑兵没了用场,战力至少要折损一半,几个陶罐扔出去,收割人不比收割稻草困难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