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府大冬天居然有绿菜可以吃,虽然蔫巴巴的不太新鲜,但比那些吃起来和吃棉絮一样的窖藏蔬菜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果然还是生在皇家好,这样的天气,新鲜的蔬菜可比金子要珍贵。

    火锅旁边围了四个人,场景并不陌生,在庆安府的时候,两位皇室贵胄没少来他这里蹭饭,这一次总算可以蹭回来了。

    多出来的那位小公主,绝口不提早些回宫的事情,小心翼翼的将刚刚捞出来的肉卷吹凉,沾上独门配料之后,这才不急不缓的放进嘴里,小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你怎么会来京城?”李明珠看着他问道。

    “有些事情要办,过几天就走?!崩钜子霉昙辛艘恍┦觳朔旁谕肜?,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这个问题李轩已经问过一遍了,解释起来颇为复杂,狼的再和她解释,早点吃完饭回家才是正理。

    李明珠又道:“天罚已经被用在军中了,威力到底如何,过几天就会有消息?!?br />
    李易对天罚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心中有些郁闷,一国公主,整天关注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干什么,况且那东西的威力她已经见识过了,毋庸置疑,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景国用火药来对付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要倒霉。

    “什么天罚?”李易不感兴趣,有人感兴趣,李轩竖起了耳朵,一脸八卦的问道。

    “等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崩钜状庸锢坛隼醋詈笠黄焱傅娜饩?,惹得对面的小姑娘怒而相视。

    天罚的事情,是瞒不住的,最多再过半个月,一旦景国大胜,军队班师回朝,这个攻城破敌的无上利器就会被众人所知晓。

    “一旦“天?!绷⑾麓蠊?,父皇一定会重重的赏你?!崩蠲髦榧绦档?。

    “什么?”李易手上的动作一顿,猛的抬头看着她,问道:“为什么要赏我?”

    随后他就意识到了什么,一脸悲愤的指着她,说道:“你不守信用!”

    “不是我?!崩蠲髦橐×艘⊥?,说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父皇一直没有派人找你,你应该清楚,父皇对你是何等的看重?!?br />
    李易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倒了谷底,本以为老皇帝日理万机,早就不记得他是谁了,但有了火药这东西,就算是他再傻再昏庸,也不会当做不知道。

    看来还是不能低估这个国家的最高者,天知道自己的身边有没有他安排的特务间谍之类的,以后做事还是要小心才是。

    最让人郁闷的是,自己根本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就这样放任他在安溪县做一个小小县尉,凭心而论,就算自己是皇帝,也不可能这般不作为。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填饱肚子这一件事。

    “哼,父皇才不会赏他呢!”那小姑娘冷哼了一声,显然还在为刚才没抢过李易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天罚到底是什么东西?”李轩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人,心中似有百爪挠心。

    “别问那么多了?!崩钜卓戳怂谎?,说道:“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br />
    看到李易和明珠在这件事情上都保持了沉默,李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果真不再去问了。

    世子府厨子的刀工显然和柳如意差了十万八千里,肉卷没那么薄,要在锅里煮好长一会儿才能熟,而就在李易和那小姑娘抢肉吃的时候,李家,一处宽敞的厅堂里面,老夫人眉头皱起,看着刚刚下朝回来的李明泽,说道:“难道陈家当真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弹劾事小,都是些捕风捉影之事,无须担心,但弹劾之人全都是陈家近系,定然是受了国公府的指使?!崩蠲髟笕粲兴嫉乃档?。

    “这么多年来,陈李两家虽然摩擦不断,但从未将这些事情搬上台面,为何……”

    李明泽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一旁的方氏打断了。

    “还能因为什么,二十年前我们让陈家丢尽了脸面,前两日打了陈家小公子,又将何家人?;て鹄?,换做是任何人,都不会善罢甘休的?!狈绞下媾莸乃档溃骸暗笔蔽揖退倒?,不要去插手何家的事情,你们不听,现在好了,陈家开始出手了,我们拿什么和他们斗?”

    老夫人一言不发,虽然方氏的话语难听了一些,但却也是问题的所在。

    李明泽脸上并无任何紧张的表情,哪个官员没有经历过弹劾,陈家的小动作,对他造成不了多少影响,此刻想起了一件事情,说道:“陈家三小姐似乎身染重疾,下朝之后,陛下特地派遣了御医过去,莫不是因为此事……”

    “冤孽??!”老夫人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位笑容明媚的少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拄着拐杖走了出去。

    ------

    ------

    “心病还需心药医,三小姐这是心病,并非药石可医,老夫只能为她开一付安心养神的方子,陈大人还需记住,切勿让三小姐再受到刺激?!碧搅盍跫妹翊臃考淠谧叱隼?,对等候在门外的中年男子抱拳说道。

    “如此便谢过刘太医了?!背虑旃笆殖菩?。

    “陈大人客气?!?br />
    送走了刘太医,陈庆站在妹妹的房门之前,想到她如今憔悴的样子,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推门进去。

    “大哥,刘太医怎么说?”陈冲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陈庆摇了摇头。

    陈冲攥紧了拳头,咬牙道:“那李明翰死的太早了,他若是还在,我非要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br />
    陈庆知道他自小便最宠三妹,看了他一眼,说道:“弹劾李明泽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吧?”

    陈冲没有回答。

    陈庆叹了口气,说道:“堂堂吏部左侍郎,几次弹劾起不了什么作用,朝堂之上,和李家交好的人有不少,你想要做的事情,没那么容易?!?br />
    “难道要放着三妹的仇不报吗?”陈冲眼中浮现出血丝,咬牙说道。

    【ps:第二更不一定能写出来,如果没有,明天补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