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你说他会来吗?”铜镜之前,正在描眉的女子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姐这么漂亮,他一定会来的?!笔辶甑哪昵崾膛塘⒃谒纳砼?,立刻说了一句。

    看着眼前的女子,就连她的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艳羡之色。

    如果二十年后的她也能够像小姐这样保持容颜不老,那该是多好的事情?

    “漂亮吗……”铜镜中的女子眉眼如画,容姿端丽,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唯有眼角的一丝尾纹,怎么都无法抹去。

    二十年的时间,又怎么会不留下一些痕迹,即便是当年豆蔻年华的少女,到如今,也早该变成人们口中的“妇人”了。

    “二十年前他已经拒绝了我一次,今天还要再拒绝我第二次吗……”女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眼中浮现出一丝痛楚,喃喃道。

    那少女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话,小声道:“小姐,饭菜都凉了,要不要我拿下去热一热?”

    少女走到桌前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那女子猛的站起,目光透过纱帐看向了门外。

    “进来吧……”她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声音颤抖着说道。

    ……

    ……

    李易还是没有想到除了公主殿下之外,他在京城有什么认识的人------认识的女人。

    更何况,还是一位会给他送手帕的女人。

    这东西当然不会是公主殿下送的,如果是她,李易一定会带着如意连夜逃跑,老夫人的寿诞也不用过了,敢接公主殿下定情手帕的人,一定是活够了……

    房间中央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几碟小菜,对面的帷幕里,隐隐有两道身影,看不真切。

    帷幔被掀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快步的退了出去。

    李易还没有开口询问,里面又有声音传了出来。

    “你终于肯来见我了吗?”

    这一次李易听的清楚,声音的确是在颤抖,同时他也确定了一件事,刚才那小厮真的找错人了。

    声音很陌生,更重要的是那一句话里面包含着种种复杂的感情,绝对不会是冲着他的。

    李易将那手帕放在桌上,正准备告辞的时候,那女子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又道:“二十年前,你将我送你的这块手帕退了回来,如今又要退第二次,你既然不想见我,又何必过来?”

    “二十年前?”李易摇了摇头,二十年前,二十年前他还在娘胎里面呢……

    “姑娘,你认错人了?!崩钜滋玖艘豢谄档?。

    也不知道是哪个绝情的家伙,居然让一个女子等了二十年,有什么话不能说清楚,非得耽搁人家女孩子的青春,这------这个套路,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你不是他!”

    帐幔忽然被掀开,李易看到一位陌生女子从里面走出来,似乎是要说话,走了两步,抬头看向他的时候,却忽然怔在了那里。

    “这位姑------,你怎么了?”李易再次开口的时候,“姑娘”这两个字,却是怎么都叫不出口了。

    刚才对方说等了一个人二十年,二十年前她情窦初开的时候,至少也得有十四五岁了,如今的年龄,怕是和他的小姨差不多,自然不能再叫做姑娘。

    只不过,对方似乎驻颜有术,三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居然和二十多岁一样,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姑娘?”那女子看着李易,惨笑一声,说道:“原来你早就将我忘记了吗?”

    李易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这位姑------阿姨难道是近视吗,连自己的情郎都不认识了,还是说,自己不仅长了一张大众脸,而且还特别显老?

    如果她没有近视的话,那就一定是傻了,这么漂亮的女子居然是傻的,老天爷还真是残忍,李易叹了口气,转身向门外走去。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恸哭的声音,接着,李易就发现自己被人从后面抱住,心中一惊,正要分开她的手,却听她声音哽咽着继续说道:“明翰,不要走,我愿意给你做妾,我去求父亲和哥哥,他们要是不同意,我就以死相逼,他们一定会答应的,你不要再丢下我……”

    “明翰!”

    李易脸色剧变,整个人如遭雷击。

    “你说过的,小时候你说过的,你说过等我长大就娶我为妻的……”

    “我等了好久好久,十年,十年啊,我终于长大了,可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好怕,好怕你再也不回来了,我每个月都去求菩萨……”

    “你终于回来了,哥哥他们都不告诉我,可是我真的好想再见到你啊,陈家嫡女不能为妾,没关系,我去求他们,他们会答应的,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

    ……

    那女子声音哽咽的说着,短短的时间之内,李易就感觉到背后湿了一片,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许久之后,李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她的手移开,转过身,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低声道:“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李明翰?!?br />
    “我又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女子来不及擦眼泪,抬头望向李易的时候,身体忽然一震,立刻推开了好几步,脸色苍白了下来。

    “你不是他,你是谁?”她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道:“为什么会……”

    “我叫李易?!崩钜壮辽档溃骸袄蠲骱?,是我的父亲?!?br />
    “------”

    “是了,是了……”女子沉默了许久,看向李易的眼神,变的无比复杂。

    两人长得如此之像,便是她刚才激动之下也没有认出来,手下的人会认错也丝毫不足为奇……

    她的眼神恢复了清明,将桌上的手帕放在李易手里,说道:“这一块手帕,帮我交给你的父亲,告诉他,明天晚上,同样的时间,我在这里等他?!?br />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我不能帮你?!?br />
    女子抬头看着他,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母亲争什么的,我只想------再见他一面而已?!?br />
    “我帮不了你,并非是因为这个原因?!?br />
    李易沉默了片刻,艰难的开口,“因为他------已经去世十多年了?!?br />
    女子脸上的表情凝滞,在一刹那间变的苍白如纸。

    “你,你说什么?”她的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

    李易低头不语。

    女子身形不稳,倒退了几步,靠着桌子才没有倒下去。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明翰他怎么会……”

    她不停的摇头,口中喃喃自语,脸色却更加的苍白,紧紧的摇着嘴唇,一丝鲜血沿着嘴角滑落……

    李易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知所措。

    只是动了一下脚步,那女子便惊叫起来,“你走,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这个骗子,明翰怎会死,明翰不可能死的!”

    “罪孽大了啊……”看着已经变的癫狂的女子,李易的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

    ……

    李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李家的,没有理会家中下人的问候,小胖子想来烦他,被关在了门外,敲了许久的门,只能无奈离去。

    “你怎么了?”柳如意跳下墙头,看着站在院子里,表情呆滞,一动不动已经有一个时辰的李易,走过来问道。

    “真他#妈#的!”

    李易握紧了手中的锦帕,无比烦闷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柳如意猛的抬头,目光不善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