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是让客栈小二送过来的,小胖子和李易一起留下吃了饭,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小胖子对于客栈的饭食兴趣明显不大,端午则拿着李易撕给她的鸡腿猛啃。

    以前是很少有机会吃到肉的,舅舅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偶尔会给她带一些小的吃食,两文钱能买一大堆的那种,那便是她最快乐的时刻了。

    吃饭的时候,李易陪着老人家说了一会儿话,尽量避免提及他那位已故的母亲。

    老人家对于举家搬到庆安府没有什么意见,有家人的地方才有家,在京城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对于这里根本没有多少留恋的地方。

    本来在有意无意的打听李易母亲的事情,在听说李易已经成家之后,老人家的注意力被引开,情绪明显激动起来,空洞的眼神都仿佛重新焕发出了光彩。

    “算起来,你也马上就要加冠了,抓紧时间传宗接代才是正理……”吃饭的时候,老人家连连说起这句话。

    谈及这个话题,李易只能报以苦笑,如果不是京城这档子事情,这一个伟大的任务,他早就开始进行了。

    吃完饭,喝过药之后,老人家就沉沉的睡去了,李易看了看天色,几乎忙活了一天,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留下了几十两银子,以备不时之需,让端午的母亲收好,走到门外,看到世子府的几名护卫站在院子里面。

    “这几天,要麻烦几位了?!崩钜鬃吖ザ运潜Я吮档?。

    “李公子客气了?!蔽椎囊幻の佬α诵?,说道:“你放心,有我们在这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br />
    对于世子府护卫的能力,李易是很放心的。

    也并没有再多说几句,和送他到门口的端午小姑娘挥手告别之后,带着小胖子回李家。

    刚刚和小胖子以及李家的两名护卫从客栈出来,走到街上的时候,迎面有一人走了过来。

    “这位公子,打扰了,我家主人请您到金凤楼一叙?!币桓鲂∝舜虬绲哪昵崛俗吖?,微笑着说道。

    李易疑惑道:“可否告知,令主人是谁?”

    “公子去了自然知道?!蹦切∝讼匀徊辉敢馔嘎抖苑降纳矸?。

    “那不去!”

    李易很干脆的扭头就走。

    他在京城可没有什么朋友,对方显然不可能是李轩,更不可能是李明珠,当然也不可能是那个刚刚认识的老和尚------

    既然连朋友都不是,还叙什么叙?

    “公子留步,留步!”那小厮也没想到李易拒绝的这么干脆,有些急了,上前一步说道。

    李家的两名护卫站在了李易的两边,只要眼前之人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便能立刻将其拿下。

    “公子,我家主人并无恶意?!毙∝肆馐?,从袖中取出一物,说道:“您先看看这个?!?br />
    李易警惕的退后了一步,万一这家伙从袖子里拿出来的东西是暴雨梨花针或者是雁荡飞箭之类的东西,趁他不备给他来这么一下,那他岂不是要冤死?

    所幸这小厮没有这样的心思,拿出来的东西,像是一方手帕。

    这手帕怕是已经有些年头了,边角的地方有些微微泛黄,上面绣着两只戏水的鸳鸯,绣这手帕的人显然精于女红,李易倒是收到过不少手帕,论精致程度,手中这一块当属第一。

    李家两名护卫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了,看向李易的眼神,带着一种佩服和羡慕,女子送给男子手帕,还能代表什么意思,如今更是大胆的邀请,这位少爷还在等什么呢?

    倒是没有想到,他才来道京城短短两天,就有女子为之倾心,看来他们还是远远的低估了这位刚刚回到李家的少爷。

    李易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如果是在庆安府,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稀奇,可这里是京城啊,怎么可能有人认识他?

    况且,送手帕送的都是女子的贴身手帕,哪有送旧手帕的,看这手帕的老旧程度,没有十年的时间绝对达不到这效果。

    “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李易看着那小厮问道。

    “公子可是姓李?”那小厮也有些怀疑的看了李易一眼,没错,和他看过的画像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有一点想不通的是,这位公子,似乎有点年轻的过分了。

    不过,画像是不会错的,再看到他点了点头之后,小厮就再也没有一点怀疑了。

    “既然公子姓李,那便不会有错了?!毙∝宋薇瓤隙ǖ乃档?。

    “你们两个,先带英才回去吧?!崩钜锥粤矫の婪愿懒艘痪?,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之所以不用两名护卫跟着,是因为以他们的战斗力,自己都搞不定的事情,他们肯定也搞不定。

    更何况,金凤楼就在街对面,大晚上的正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人来人往的,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两名护卫自然不会耽搁自家公子与美人相约,强行拉着想要跟去看看的小胖子离开了。

    “公子请?!蹦切∝寺承θ?,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等一下”。李易还是觉得不太保险,将世子府的护卫叫出来了两位,小心点总不会有错,万一真有女子心怀不轨,觊觎他的“美貌”怎么办?

    万一对方人多的话,以他那三脚猫的功夫,怕是反抗不过??!

    ……

    ……

    李易记得庆安府好像又一家青楼叫金凤楼,那里的头牌清倌人还给他送过手帕,不过在这里,金凤楼就真的只是一家酒楼而已。

    酒楼的生意很好,楼下大堂坐满了客人,李易跟着那小厮上了二楼,小厮对于李易身后跟的两名陌生人一点也不在意,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歹意一样。

    “公子,我家主人就在里面,您自己进去就行了?!苯钜兹舜阶呃壬畲σ患溆木驳姆考淝懊嬷?,小厮就立刻退了下去。

    暂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李易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

    房间里面传来了轻柔的女声,声音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不知道是不是李易的错觉。

    门是虚掩着的,李易推开门之后,犹豫了一瞬,还是迈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