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的明代,也有一个拥有飞天梦的人,名字叫做万户。

    他将火箭绑在椅子上,想要飞到月亮上完成和嫦娥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结果当然是以失败告终,还因此丢掉了小命。

    李轩显然要比万户的智商高很多,从不以身犯险,只是一心想送自己------的护卫上天。

    不过,以他的知识储备,要想实现这一个理想,难度不亚于地狱级,一辈子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

    李易能为他做的,就是将他引领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减少他因为走弯路而耗费的时间。

    他在纸上画的图纸,是最简易最原始的滑翔机,简单到没有动力驱动,即便是这样,李轩想要将它制造出来,也要花不少时间。

    挑选了六名护卫,吩咐他们跟着李易走之后,李轩就捧着图纸细细的研究了,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他,李易也没有告别,不声不响的带着两个孩子离开。

    穿过某处长廊,和迎面走来的几道身影撞上。

    “见过世子妃!”身后的几名护卫纷纷行礼道。

    李易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位陌生的秀丽女子。

    算起来,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看到李轩的妻子,昨天在寒山寺之上,因为她戴着幕离,那个时候并没有看清楚她的面容。

    李轩还在庆安府的时候,曾经说过他那位未过门的妻子长得国色天香,是世间一等一的美人,今日一见,才知传言非虚。

    对面的年轻女子不仅容貌出众,更是隐隐的透出一股常人不具备的贵气,大家族千金小姐的气质尽露无疑。

    只可惜,李轩在这方面,似乎还未开窍,丝毫不像是最开始认识他时装出来那一副阅尽花丛的样子,一张滑翔机的图纸,对他而言,远远要比一个绝世美女要有吸引力的多。

    “见过世子妃?!倍苑街站亢退橇礁鍪澜绲娜?,李易拱手轻声的说了一句,见对方微微点头之后,便大步的向前走去。

    那女子目光深深的望了李易离去的方向一眼,柔声道:“胭脂,你认识刚才的那位公子吗?”

    “回世子妃,那是李易李公子,是世子在庆安府的朋友?!鄙砼缘囊晃簧倥氐?。

    她本是宁王妃的贴身侍女,这次王爷和王妃回庆安府,并没有带上她,如今这世子府的一切内务,都是她亲自打理的。

    “哦,他便是李易?”女子回头望了一眼草坡的方向,眼睑微垂,夫君向来喜欢研究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从不和人交往,包括自己在内,仿佛任何人都融入不到他的世界里面------除了刚才那位年轻人。

    两人的言谈其实并不多,但她听到这个名字,已经不止一次了。

    能和夫君互拍肩膀的,这世上,应该也只有这一个吧?

    倒是真的好奇,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夫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

    李易很快就将李轩漂亮的世子妃忘在了脑后,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比如先将小姨和姥姥接到客栈的小院里,老人家好像病了,得请一位靠谱的大夫,过去之后,需不需要再置办一些生活必需用品,也不知道客栈里会不会提供……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到底该如何向老人家解释他那位已逝的娘亲,在心里盼望了二十年,却得知女儿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先自己而去。

    都说悲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其实更悲的是白发人连送黑发人的机会都没有。

    老夫人已经很可怜了,再遭受一次这样的打击,能不能撑过去还两说。

    可真相是瞒不住的,李易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重新走回巷子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快步的走进去,看到几个陌生男子躺在何家的门口,不停的哀嚎着,李家的护卫冷冷的站在一边看着,远处还有不少人在围观。

    “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易走过来问道。

    一名护卫走过来说道:“少爷走了不久之后,这些人就出现了,想要阻止我们,然后我们就和他们动了手,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br />
    很显然,李家的护卫虽然不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但对付几个街霸泼皮,还是没有问题的。

    李易都没有问他们是受什么人指使的。

    李轩刚才告诉他,昨天下午,陈家就派人来世子府赔罪,结果连世子府的大门都没有进去,现在正自顾不暇,这些人应该是他们早先就安排的。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老妇人已经醒过来了,被端午的母亲搀扶出来,喃喃道,“是玉娘来接我们的吗,玉娘在哪里,她自己怎么不来?”

    被李家护卫搀扶着坐上轿子的时候,老妇人脸上的皱纹都是舒展开来的。

    老妇人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李易的舅舅,在外面做工,早出晚归,李易让李家的一名护卫在这里等着,等到他回来之后,直接带他去客栈。

    回到客栈之后,李易就让李伯和李家的护卫先回去了,这里有世子府的那些人,不会出什么问题。

    房间里面,端午正将胖哥哥送她的那些美食,小心的送进老妇人的嘴里,李易站在院子里,远远的看着屋内祥和的一幕,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几位亲人。

    名叫何秀的妇人从屋里走出来,来到李易身边,抬头看着他,轻声问道:“孩子,你告诉------告诉姨姨,你娘她……”

    李易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我娘她,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br />
    妇人身体颤了颤,即便是早就猜到了事实,脸色还是不由的一白,眼泪瞬间就滚落下来。

    “这件事……”

    “放心,我不会告诉娘的?!备救瞬亮瞬裂劢?,说道:“姐姐走了以后,娘哭瞎了眼睛,这二十年来,天天盼望着她能回来------就这样瞒着她吧?!?br />
    李易再次叹了一口气,从来都以为哭瞎眼睛只不过是文学作品里夸张的表达而已,直到现在才明白,那只是自己孤陋寡闻而已。

    “易儿,易儿,我的外孙呢?”

    屋内传来老妇人的声音,李易快步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