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勋贵无数,勋贵家族地位尊崇,就连府上的下人都自觉高人一等。

    门房被人踹的在地上滚了一圈,门牙差点磕掉在青石板上,登时大怒,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正要破口大骂,恼怒的脸色在转过头时立刻变成了谄媚,“林护卫,您有什么吩咐吗?”

    林护卫是跟着世子殿下从庆安府来到京城的,除了世子和世子妃之外,是府里权力最大的人,借他十个胆,也不敢在林护卫面前放肆。

    林护卫却压根没有理会这门房,走到李易身边,笑着说道:“李公子来得巧,殿下刚刚从宫里回来,等候您很久了?!?br />
    听到林护卫的话,那门房差点没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什么人会让世子殿下等那么久,更重要的是,他刚才居然把这样的人拦在了门外?

    直到那年轻人和两个孩子在林护卫的带领下走进了世子府,门房终于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冷汗直冒,脸上的苦笑比哭还难看。

    ------

    ------

    “这边走……”

    世子府很大,至少比李家要大多了,李轩的护卫长在前面带路,李易带着两个孩子,一刻钟的时间之后,还在世子府里面穿行。

    心中暗自计算着,这么大一间府邸,要多少钱才能买到,按照这里的地理位置,差不多相当于京城一环之内,后世北京一环内的房价是多少来着,真要是有这么大一块地,子孙十八代怕是都不用发愁了。

    向来胆大包天的小胖子在进了世子府之后就不说话了,毕竟他成长的环境也不一般,见识自然也多一些,知道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要比李家厉害多了。

    至于端午小姑娘,则是抓着李易的手,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只是觉得这个地方真的好大好大,走的脚都有些酸了,还没有走出去。她们要搬去的地方,可不要这么大才好。

    世子府后面的草坡之上,年轻的护卫背着一个巨大的风筝形状的东西,一个助跑之后,沿着倾斜的草坡冲了下去。

    逐渐的,他的脚尖开始离地,整个人慢慢的腾空,离地足有两丈的距离,随着他手臂的摆动,身体倾斜,巨大的风筝也倾斜出一个角度,宛如一只大鸟一样,开始在空中盘旋起来,引来草坡之上众护卫一阵喝彩的声音。

    吧嗒!

    小胖子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一幕,手上刚刚拿出来的一块糕点掉在了地上,随后眼神就变的惊恐,指着天上的那名护卫,大声道:“他……他,他在飞!”

    小姑娘也睁大眼睛,小嘴微张,说不出话来。

    两个孩子就像是看到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脚步再也迈不开了。

    李易只好一个人走了过去。

    “怎么样?”李轩脸上有着得意之色,他发现这种东西不只是能够让人从高处跳下来免于摔伤而已,只要改变一个小小的角度,就能在空中完成转弯,掉头这样的动作,在他看来,这已经和鸟儿没有什么区别了。

    就是王府的护卫暂时还不敢从几十丈悬崖上跳下来,而这种难度的操作,也不是一头猪一条狗能够代替的,等他研究出来了那种可以背在身上跳悬崖的东西之后,这些护卫就能向更高的天空发起冲击了。

    “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崩钜椎愕阃匪档?。

    生在这个科学还未萌芽的时代,是李轩的悲哀,若是他晚生几百年,或许发明飞机的人,就应该是“李氏兄弟”了。

    “原来人真的可以飞上天空,如果他们能飞的更高,岂不是真的就和鸟儿没有什么区别了?”李轩喃喃说道。

    “如果他们能飞的更高,那么战场上就再也不需要骑马的斥候了,也不会再有什么埋伏,敌方的兵力分布,粮草数量,作战地形,在天上看起来,一目了然……”李易拍了拍李轩的肩膀,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肩上的责任忽然重了起来?”

    李轩很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说道:“我只是想要看到他们飞起来而已,至于皇伯伯想要怎么用,那是他的事情……”

    天上的护卫已经飞的越来越低了,地上专门有护卫记录他飞行的时间和高度,李轩走过去的时候,忽然一怔,指着不远处的小姑娘,转头望着李易,问道:“她怎么会在这里,你不会真的……她还是个孩子??!”

    李易强忍着没有说出来那个滚字,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口道:“那是我妹妹,昨天那位卖面的老板娘,是我小姨?!?br />
    “------”

    李轩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搞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问道:“你来我这里借人,是要?;に堑陌踩??”

    李易点了点头。

    “也好,陈国公府想要对付普通人家,的确有很多方法,世子府的护卫你随便用,他们都是父王精挑细选出来的,有他们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br />
    李轩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昨天我们在县衙见到的那人是京城令,叫做陈越,也是陈家的人,想必他之所以会为难那对母子,背后也有陈家的意思,不过这一点不用担心,皇伯伯很不喜欢徇私枉法的官吏,尤其是在京城这种地方,陈越过两天就会调去外州,新任京城令还不知道是谁,但肯定不会姓陈?!?br />
    李轩说完,就去那边检查他的风筝了。

    李易既然没有想着将母亲那边的家人接到李家,自然也就不会用李家的护卫。

    偌大的京城,他能够绝对信任的,也就只有两个人而已。

    李明珠在深宫之中,不可能随意见到,李易也没想着见她,就只剩下李轩一人。

    他的干脆态度让李易颇为感动,虽然有时候他的人傻了一点,但也属于那种关键时刻能在靠得住的朋友,看到他走过去检查那只大风筝,李易对一个护卫招了招手。

    “去拿纸笔来?!?br />
    那护卫虽然不清楚李易要纸笔干什么,还是遵从他的吩咐,很快就将东西拿了过来。

    这里本来就有纸笔,一张桌子被摆在草地上,上面摆满了简易的图纸,两名护卫直接接桌子抬了过来。

    李易提起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飞快的勾勒起来。

    很快的,一个类似于鸟儿,却又有着长长翅膀的东西就出现在了纸上。

    “这是什么东西?”李轩走过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滑翔机?!?br />
    “滑翔机……”李轩还是有些疑惑。

    “能够让你的护卫飞的更高更远的东西?!奔蛞椎男巫匆丫辛?,李易开始标注尺寸。有几个关键的部位,还需要局部放大的画出来。

    “更高,更远……”听到这几个字,李轩的眼前猛地一亮。

    不远处的草坡顶上,小胖子看着又有一个人背着大风筝飞了起来,眼睛里面满是羡慕,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眼里的光芒又灰暗了下去。

    更远一些的地方,一座精致的阁楼上面,秀丽的女子站在床边,听着草坡上传来的喝彩声音,低头为桌上的画卷添上了最后一笔。

    画卷里,湛蓝的天空上,飞着几只奇怪的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