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起来喝药了?!贝植既棺暗母救私煌牒诤鹾醯囊┲油饷娑私?,走到床边,柔声对床上躺着的老妇说道。

    “咳,咳!”

    老妇满头白发,脸上布满皱纹,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摸索着坐起身来,那妇人急忙将手递了过去。

    “你哪里有钱买药的?”老妇抓着妇人的手,眼睛怔怔的望着门外问道。

    这时才看清,她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神采,应该是早就瞎了。

    “这几天的生意好,攒了些钱?!备救私┩氲莸搅死细救说淖毂?,说道。

    老妇喃喃的说道:“浪费这些钱做什么啊,老婆子没多少日子好活了,还不如给端午留着……”

    “娘别再说这些话了,快点喝药吧?!备救颂玖丝谄?,催促说道。

    她瞥了一眼墙角的一个罐子,那罐子下面,埋着昨天那位公子给的银子。

    用那钱给娘买了药,还剩下九两多,省着点用,够一家人几年之用,千万不能让那些人找到。

    那两位公子都是好人,好人就应该有好报的,她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他们千万别出什么事情才好。

    老妇默默喝完了药,妇人将药碗拿起来,还未放下,门外就传来了清脆的声音。

    “娘,我回来了?!?br />
    听到女孩子的声音,妇人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等明天去外面买上几尺花布,可以给端午做一身新衣服,她想要漂亮的花裙子很久了。

    小女孩迈着欢快的步伐跳进了屋里,将手中一块白色的东西塞进了妇人的口中,高兴的问道:“娘,甜吧?”

    没来得及反应,便又有几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妇人面色一变,急忙将小女孩护在身后,莫非是那些人又来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老的面孔。

    妇人微微一怔,脸上警惕的表情消失了,这些年来,每当他们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这位老人家就会出现,虽然从未和他交流过,心中却也大抵猜出了他的来历。

    而当另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妇人立刻站了起来。

    “是不是有人来了?”老妇人看不到,但能感受到家里来了外人,出声问道。

    看样子,似乎不是那些常来的恶人,儿子白天做工,晚上才回来,她心中奇怪,这个家已经有多少年没来过外人了?

    李易进屋之后,就四下里打量了一下。

    家徒四壁,用这个词语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除了一张灶台一张床,没有其他的家具,真的就只剩下了四面墙壁而已,那张唯一的小床就在角落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半躺在上面。

    里面还有一间小小的屋子,用布帘隔开,透过缝隙也能窥得一点端倪,空间不大,怕是也只有摆放一张床的位置而已。

    “恩公……”

    妇人急忙走过来,搓着手,显得十分局促。

    要不是眼前的公子,她根本没有给娘买药的钱,那十两银子,算得上是她们的救命钱也不为过。

    “小姨?!崩钜卓醋鸥救怂档?。

    妇人正要张嘴说些什么,忽然见那年轻贵公子说了一句,蓦然一怔,嘴巴张开一半,脸上的表情变的茫然起来。

    “何家小娘子?!崩钚绽险呱锨耙徊?,看着妇人说道:“这是你姐姐的孩子?!?br />
    “玉娘,是不是玉娘回来了,玉娘在哪里?”妇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道焦急的声音忽然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那老妇人着急要从床上下来,因为看不到的原因,脚下踩空,从床上滚下来,却丝毫都不在意,挣扎着要往门口的方向爬。

    “娘!”

    妇人惊呼了一声,急忙跑过去,将老妇人搀扶起来,老妇人怔怔的望着门口的方向,两行眼泪从空洞的眼睛中滚落,喃喃道:“我的玉娘,我的玉娘在哪里?”

    小姑娘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次见到奶奶这样,小脸苍白,不知所措。

    “姥姥别急,娘不在京城,这次我过来,就是接你们回去的?!崩钜撞恢廊绻嫠呃戏蛉怂谥械挠衲锸嗄昵熬鸵丫攀懒?,她还能不能遭受这样的打击,此时只能这样出言安慰。

    至于事情的真相,还是慢慢再告诉她吧。

    而在看到了她们这些年就住在这样的地方之后,也能猜想到他们过得是什么苦日子,他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就在刚才,李易已经动了将她们接回庆安府的心思。

    京城勋贵的手伸的再长,也伸不到庆安府去。

    “你是玉娘的孩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老夫人暂时忘掉了玉娘的事情,抓着李易的手,另一只布满老茧的粗糙手掌在他的脸上不停的摩挲着,喃喃道:“玉娘的孩子,我的外孙,长得真俊,随玉娘……”

    老妇人说着说着,声音逐渐小了下去,侧着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大喜大悲最是伤神,李易急忙将老妇人扶到了床上,让她平躺着,盖好被子之后,回过头,看到那妇人,也就是他的小姨,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

    其实,在得知小姑娘是叫做何端午的时候,李易就明白对她那种既熟悉又亲切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因为两个人身上,同样留着一半的何家血脉。

    而之所以对那小摊上的面熟悉,怕也是因为小时候就吃过的原因。

    “秀姨,收拾一下,今天就离开这里吧?!贝永畈目谥械弥?,何家最小的女儿是叫做何秀,李易看着回头看着妇人说道。

    “好……?!碧嚼钜孜阌怪靡傻目谄?,妇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吐出了一个字。

    看到小姑娘和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李易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妇人跟着走来,看着小姑娘,说道:“端午,这是哥哥?!?br />
    小女孩机械的点了点头,抬头看着李易,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小声的说了一句:“哥哥?!?br />
    小小的脑袋还没有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却知道,这一声“哥哥”,和她之前默默在心里叫的,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