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瘦的小女孩坐在巷口的一块大石头上,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层层打开之后,淡淡的甜香味道就弥漫开来。

    那是一块只剩下一小半的蜜饯,女孩子小心的在边缘撕了一小块之后,又将剩下的包起来,放在怀里藏好。

    一小块蜜饯被她放在嘴里含着,舍不得咽下去,直到那种比蜜糖还甜的味道彻底的没有了,才细细的咀嚼一番,再次掏出小布包,重复刚才的动作。

    娘最后给她的那半块蜜饯,她用这样的方式已经吃了一整天了。

    记忆中这种香味,只有在那一家叫做“十里香”的店铺门口才能闻到,而且还不能被店里的伙计发现,他们会一边赶自己走,一边骂着“小叫花子”。

    她不是叫花子。

    虽然没有漂亮的新衣服穿,但她总是将身上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比她见过的所有孩子都要干净,客人是不喜欢面摊里面有一个脏丫头的。

    她不喜欢“十里香”的伙计,他们总是叫她“小叫花子”,她喜欢昨天见过的那个哥哥。

    因为他请她吃了很好吃的东西,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请他吃面,不收钱的。

    姥姥病了,娘今天没有出摊,所以她今天是肯定见不到那位哥哥的。

    小姑娘有些失望,从来都没有人夸过她的名字好听,除了娘和舅舅之外,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就连爹爹也不例外------自从那一天爹爹把她和娘送回姥姥家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何端午,小叫花,有娘生,没爹教……”

    一群孩子从远处跑过来,指着坐在石头上的女孩子,嘻嘻哈哈的说着。

    女孩子没有看她们,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向巷子里面走去。

    那群孩子显然不愿意让她就这么离开,加快脚步跑过来,将她团团围住,她要走出去,却被一个年龄大的猛地推了一下肩膀,跌坐了地上。

    “嘻嘻,何端午,你今天怎么没有去擦桌子???”

    “你们家不卖面了吗?”

    “嘿嘿,何端午,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你爹了呢!”

    ……

    孩子们大的看起来有十岁,小的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女孩子从地上爬起来,咬了咬嘴唇,想要从人群中出去,又被推了进来。

    ------

    ------

    “这些年,何家的日子,过的也不太好?!崩钚绽险咛玖艘豢谄?,说道:“当年少爷和何姑娘离开了京城,丢了国公府的面子,李家虽然日渐衰落,但在京城还有根基,他们做事还会顾忌,但何家就不一样了?!?br />
    “何姑娘的父亲本就病重,没几天就归了西,何家的大儿子已经订了亲,但迫于国公府的压力,对方很快就上门退了婚,你的另一个姨姨也耽搁了好几年才嫁出去,不过没两年就被夫家送了回来,怕也是因为国公府的原因?!?br />
    老者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也幸好何家只是平民,国公府碍于面子,倒也不会用那些更加下作的手段,李家不能明着帮衬,暗地里却帮她们化解了不少麻烦,少爷去见一见也好,何姑娘的事情,也该让她们知道?!?br />
    街上人流不息,李姓老者给李易细细的讲述着这些事情。

    李易甚至还能记得大雪天的夜晚背他四处求医那个男人的面容,脑海深处另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却总是看不清眉眼。

    而那道身影,就是他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

    无论是李家还是何家,在他的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的身上流着的是和这具身体极为相似的血脉,带来的是一种不可替代的亲切感,这一点,是从如仪她们的身上感受不到的。

    “咦,这里以前是有一家面摊的,今天怎么没有了?”小胖子一路之上都在期待着什么,走到一处街角的时候,忽然惊讶的说道,语气中有些难掩的失望味道。

    还打算让大哥见识一下这一家的面有多好吃,顺便再求求他教自己武功的事情,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暂时落空了。

    从昨天开始,小胖子就明显的有些缠着自己,这次更是要跟着一起出来。

    听到他的话,李易抬头望了一眼,昨天吃面的地方空空如也,那个妇人和小姑娘不见了,不过想想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今天她们没有再出来摆摊也算正常。

    那对母女看起来倒是怪可怜的,如果可以的话,李易想要将那面的配方买下来,几百两银子,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坐吃山空,也至少够一个五口之下殷实富裕的生活一辈子了。

    一来是因为他的确喜欢那面的味道,而之所以愿意花远超其数倍价值的银子去买一个配方,则纯粹是因为对于那小女孩的莫名好感。

    “少爷,前面就是何家了?!?br />
    转过一个街角,又向前行了数十步,李姓老者指着一处深巷说道:“何家就在里面?!?br />
    即便是在后世,再繁华的都市之中,也有老旧破烂的地方,更何况是这个时代,京都之中,住的不仅仅是皇室和各种达官贵人,京城内城之内,照样有吃不饱饭的贫苦人家。

    这里显然是类似于贫民巷之类的地方,李易三人沿着一条狭窄的小巷子往里面走的时候,前方的路被一群孩童堵住了。

    巷子本来就狭窄,七八个孩童围在一起,就没有办法再通行。

    “小叫花子,你爹不要你了?!?br />
    “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给我们看看?”

    “松手,再不松手我就揍你了!”

    ……

    ……

    “你们在干什么!”看到被他们围在里面,推推搡搡着的一个小姑娘,李易快步的走了过去,大喝一了一声。

    见到有人来了,熊孩子们顿时一哄而散,那女孩子捡起地上的一个布包,那是刚才被他们争抢的过程中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小心的收在了怀里。

    然后,她才抬起头望着走过来的人影,小脸上的表情不禁微微一怔。

    李易走过来,帮她轻轻的拍去了身上的尘土,问道,“端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娘呢?”

    “我家就住在里面,娘在家里给姥姥煎药?!庇旨侥俏桓绺缌?,小女孩扬起头,笑着说道。

    说完,她忽然偏着头,看着小胖子将一块散发着香味的糕点往嘴里塞。

    小胖子被她看的有些脸红,将手里的一个纸包递过来,问道:“你要吃吗?”

    “端午?”像是想起了什么,李易忽然看着她,问道:“你姓什么?”

    “姓何,何端午?!?br />
    小姑娘抬起头,用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小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