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的脸色十分苍白,单手扶墙,偶尔还会干呕几下。

    李易相信,他绝对不是为了锄强扶弱才对那位“虎爷”这么狠,吃的肚子滚圆的时候,首当其冲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没把苦胆吐出来都算好了。

    那个王八蛋,到底几个月没洗过脚?

    “公子,不能打,不能打??!”妇人从面摊里面冲出来,满脸的惊慌之色。

    李易看着妇人,皱眉问道:“京城里面怎么会有这种泼皮恶霸,官府难道不管吗?”

    “打不得,真的打不得!”妇人一脸慌乱,急忙说道:“两位公子,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吧,等官差来了,可就走不了了?!?br />
    这些恶霸还只是抢些铜钱而已,怎么能和官府的手段相比,要是落在那些官差手里,那可是要命??!

    李轩脸上怒意难平,冷声道:“我今天还真不打算走了,倒是要看看,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因为皇室之人身份特殊,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皇家的颜面,因此皇室对于他们的约束十分严格,决不允许有欺霸平民的事情发生,否则,御史们弹劾的奏章一定会雪片一般的飞上皇帝的案头。

    当然,虽然不能欺负别人,但是也不能被别人给欺负了,欺压良善的皇室子弟最多受到一顿惩戒,欺压皇室也不是什么大罪------最多也不过是砍头而已。

    看到眼前的公子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妇人脸上焦急之色更浓,这位贵人明显出身不凡,但又怎么能和那一个庞然大物相比,自己不能拖累他??!

    “你们两个,住手!”

    不远处传来了两声暴喝,几名巡街捕快迅速的向着这边跑过来。

    没有得到世子殿下的命令,两名护卫是不会停手的,那个冒犯世子的家伙还能大声的惨嚎,简直是对他们的羞辱------这样想着,两人的手脚上又多用了两分力气。

    “何方暴徒,胆敢当街行凶,还不快住手,不然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领头的就是刚才见过的那名宋姓捕快,人还没走过来,一句捕快的经典语录就传了过来。

    锵!

    五名捕快拔出腰刀,将两人围了起来。

    “停手吧?!崩钚吖?,淡淡的说道。

    两名护卫这才收手,回头看着将他们围起来的几名捕快。

    “你是什么人?”宋姓捕快知道眼前之人才是这群人中最重要的人物,看着他问道。

    李轩冷冷的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恶霸当街作恶,你身为官差,为什么不管不顾,任由他欺凌这一对母子?”

    那宋姓捕快闻言,心下郁闷至极,这他娘又是一个多管闲事的。

    要是王虎敢对别人这么做,早就被抓进县衙打断腿了,但这何家母子,却不在此列,上面早有吩咐,对她们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这条街上的泼皮都知道缺钱花的时候可以到这里来取,只要别做的太过分,官府是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

    “哼,你那只眼睛看到她们受到欺凌了?”那宋姓捕快同样哼了一声,说道:“我只看到了你们当街行凶,影响极其恶劣,和我们去一趟县衙吧?!?br />
    李易在一旁终于看出了一点不一样来。

    这群捕快,和地上躺着的那群恶霸,明显是针对这对母女的,并且一定有着不小的依仗。

    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做任何事情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在街上看到一位从妓院出来的公子,不是哪个宰相家的独苗就是哪个公爷家的继承人。

    如果那宋姓捕快对谁都是这么嚣张,肯定活不到现在。

    不过他这次,很明显是看走眼了。

    宋捕头并不觉得他看走眼。

    京城的水很深,不像是在地方,一个小小的捕快都能横行乡邻,在这个勋贵遍地走,随便拉个人都是皇亲的地方,做事当然得小心,不然指不定哪天就会人头不保。

    所以,对于那些不能招惹的人,宋捕快再也清楚不过了,他甚至专门有一个小册子将那些人的名字记下来,平日里多多留意,也清楚他们的长相。

    这些人里面,当然不包括眼前之人。

    其实,之前像这样多管闲事的人也不少,但当他发现,县令大人连一位国候的面子都不给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们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靠山。

    “是我连累了你们……”妇人的脸上苍白一片,到最后只剩下一脸苦涩。

    其实在刚才那位“虎爷”出现在面摊之上的时候,从街边的店铺里面,就探出了不少脑袋,心中暗道造孽,这何家娘子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整条街的恶霸专挑她欺负,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真的不容易。

    这一次,她今天卖面的钱,怕是又保不住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发展。

    王虎居然被那位瘦弱的贵公子踢飞了,死狗一样的任人拳打脚踢,捕快们来了,那位公子麻烦大了,以前也有想要帮何家娘子的人,下场都很凄惨。

    “我还真想看看,京城县衙的大门朝那边开?”李轩制止了那位护卫想要亮明身份的举动,双手环抱,饶有兴趣的说道。

    捕快们也没有将几人当普通人对待,毕竟人家不把县衙当一回事,肯定也是有身份的人,或许惹不起找何家麻烦的那人,但绝对能惹得起他宋捕头。

    于是,街道之上,就出现了这样的一道奇景。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向着县衙的方向而去,前面两位年轻公子闲庭信步,有说有笑,身后妇人拉着小姑娘的手,脸色苍白一片,几名捕快跟在后面,像是为他们保驾护航一样------

    ……

    ……

    人常说,京官难做,在京城做官的,无不是一国仕子中的翘楚,真正的国之栋梁,说是光宗耀祖也不为过。

    当然,这并不包括京城县令。

    京城县令虽然名义上是县令,但好歹是在天子脚下,品级很高,相当于外州知府,甚至还略有胜之,但品级再高也掩饰不了京城县令的尴尬地位。

    原因很简单,京城是什么地方,一国之都,皇城所在,王公贵族不计其数,从街头走到街尾,都能遇到几个比县令品级还高的官员。

    陈越便是这样一位窝囊的县令,年纪刚过四十,两鬓已经出现了不少的白发,自从升任京城县令,到如今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此时的陈越,正在因为一桩案子而发愁。

    赵国公家的公子和魏国公家的少爷因为青楼女子争风吃醋打了起来,两家的护卫合起来将那座青楼给拆了,现在他要判定这到底是两个人谁的罪责------这他娘的怎么判?

    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他惹不起的,能做的只有和和稀泥,至于那青楼,就只能算老鸨子倒霉了。

    心中正烦闷间,有衙役来报,又有新的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