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寺,后院某处厢房之中。

    “嘶,轻点儿,疼,疼……”一位李家下人将寺庙里和尚送过来的药酒涂抹在小胖子脸上青紫的地方,刚才还一身血性,宁愿被揍也不低头的小胖子不停的倒吸凉气,痛叫连连。

    直到一边的小姑娘将一个包子塞到他的嘴里,厢房里才终于安静下来。

    “你怎么来京城了,你真的在这里有个弟弟?”李轩满脑子疑惑的望着李易,等着他的解释。

    何止是有个弟弟,什么七大姑八大姨隔壁家的王二妞全有了,要给李轩解释这件事情,首先要从上一代的恩怨情仇说起。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在京城了?!崩钜装诹税谑炙档?,实在是不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再说一遍。

    抿了口茶,撇了李轩一眼,说道:“倒是你,不是来京城完婚吗,怎么还不回去,居然有兴致和老和尚论禅,这可不像你的风格……,难道是成亲以后,乐不思蜀,连性子都变了?”

    如果李易没有记错的话,除开一些特殊的情况,没有皇帝的允许,王爷是不允许长时间留在京都的,他从庆安府出发的时候,宁王都回去了,李轩却还留在这里,看样子,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李轩郁闷的说道:“皇伯伯说,父王的封地迟早要我来打理,让我留在京城,跟朝堂上的百官学学这些,短时间内,怕是不能离开京城了?!?br />
    李易心道这皇帝管的还真多,连这些事情都要操心,以他的身体状况,想要活到寿终正寝,怕是只能看运气。

    这样想来,在这里看到他和老和尚论禅,就不足为奇了。

    他的性子,当个闲散王爷绝对适合,做一个科学工作者更是再适合不过,要他治理哪怕是一府一州甚至是一县之地,或许对于百姓来说是一件好事,但他自己,一定会吟着“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郁郁而终……

    李轩没有再追问李易为什么会出现在京城,他要是想知道的话,根本不用费多少力气。

    不过,正如他所说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在这里,以后的日子就不会那么无趣了。

    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李易转过头,看着李轩,一脸严肃的说道:“对了,我来京城的消息,你可千万别告诉明珠?!?br />
    “为何?”李轩疑惑的看着他,明珠在宫里也无聊的紧,其实他打算今天就入宫,若是知道李易来京城了,想必她也会十分高兴。

    原因当然是如果公主殿下知道了他来京城的消息,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他留下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李易只当这一次的行程是一次旅行,没想着一辈子都在这里。

    才离开家几天,他就有些想念如仪和小环了……

    甚至在街上看到一个壮硕的汉子,老方的脸都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这是病,只有回到家里才能痊愈。

    叹了口气说道:“实话说吧,我在京城只停留几天的时间,再过几日,就要回庆安府了?!?br />
    虽然到京城不和她打个招呼有些不太好,但斟酌了好久,李易觉得两个人还是不见的好。

    生死命运被别人掌握的感觉,对于有着来自21世纪灵魂的李易来说,是一件很不习惯的事情。

    很不巧,在景国这样的封建王朝,皇室就具备这样的权力。

    如果没有必要,他不想和皇室的人扯上什么关系,李轩已经是例外了,如果和公主再牵扯的更深,李易担心以后可以安心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当然,如果她还是那个酷酷的不敬上官的明珠捕头,他还是十分乐意接受的。

    “这么快?”李轩脸上难免的露出失望之色,没有了刚才的那股兴奋劲头。

    上好了药的小胖子倒是再次兴奋起来了,头一次在冤家对头面前扬威,即便是受点小伤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激动,手里拿着吃食,在房间里面乱转起来。

    忽然,小胖子望着房间四周的墙壁,眼珠转了几转,跑到李易面前,指着墙壁上奇形怪状的痕迹问道:“大哥,墙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

    虽然李易没有在京城长大,但却是实打实的李家如今小辈中的第一人,小胖子叫他大哥很正常。

    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小胖子对这位才见过两次的大哥充满了好感,当然,更期待的是让他教自己两招,到时候再和陈小天他们打架,一脚踢飞一个,想想就觉得心中热血沸腾。

    “嘻嘻,哥哥读书不用功,不认识字……”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笑嘻嘻的说道。

    小姑娘也是李家族人,是李家三叔一位妾室所生的女儿,小胖子李英才同父异母的妹妹,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小的原因,有些认生,躲在小胖子后面眨着眼睛好奇的眼睛望着李易。

    小胖子闻言,羞得满脸通红,虽然他的确没有好好用功读书,但字还是认识几个的,可墙上面写的东西歪歪扭扭的,根本不像是书本上写的那样,他哪里认得出来?

    “那是梵文,你不认得也算正常?!崩钜仔α诵λ档?。

    “你居然认识梵文?”李轩一脸惊奇的望着他。

    小胖子不认识梵文很正常,李易从小在庆安府长大,正常情况下,也应该不认识才对。

    李易再一次确定这货小时候上课的时候肯定只顾着打瞌睡了,这里是寺庙,佛教起源于古印度,虽然历史的车轮跑偏了,但在这个世界应该也差不了多少,最早的经文,肯定都是用梵文书写的,翻译过来之后,才是如今的样子。

    李易仔细的研读过历史,前朝初年,的确有一名叫做玄奘的和尚西行去往天竺国,取回了无数经书,只不过和另一个世界不同,玄奘回国之后,还没来得及翻译经文,唐国就已经四分五裂,玄奘也重病身亡,一代高僧就此陨落,直到现在,那些经文也没有被翻译完全。

    这里是寺庙,墙上写的那些古怪的文字,除了梵文,还能是什么?

    “略懂一二……”李易脸不红心不跳,无比谦虚的说道。

    梵文他当然不懂,虽然图书馆的佛教典籍,甚至梵文字典都有,但他一直觉得这东西学来没用,而且不是认得几个字就能学会一门语言的,没必要花那么大的功夫。

    “这墙上写的什么?”李轩看着他,一脸不信的问道。

    会写诗作词,懂得很多他不知道的知识也就罢了,连梵文这么偏门的文字都懂,人与人之间差距之大,让他的心里再次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李易随口说道:“这是佛门经典《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说的是菩萨道……”

    见大哥连这些歪歪扭扭的东西都认识,小胖子的眼睛已经在放光了。

    李轩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极度意外之色,虽然他不认识梵文,但李易说的若有其事,什么般若波罗蜜,舍利子,又是色又是空的,听起来就很专业,再加上对他的信任,根本不会怀疑他说的是假话。

    “小施主果然博学,前朝玄奘大师通译《般若心经》,只完成了一半就早登极乐,半部心经至今还在我寒山寺藏经阁中,并未流出,却不知小施主是从何处习得的?”一位老和尚从外面走进来,笑着问道。

    “檀印大师,莫非这墙上的梵文,真是那什么心经?”李轩走过去,将信将疑的看着老和尚问道。

    老和尚抚须一笑,摇了摇头。

    “那是《金刚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