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陈立诚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

    眼前之人斯斯文文的明明是读书人的样子,却偏偏不按照读书人的规矩,铁了心要武斗不要文斗,对方的护卫明显是千挑万选的高手,就算只有两个人,他们几个也万万不是对手的。

    傻子才会同意和他们武斗。

    李轩皱了皱眉,一副赶时间的样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算了,你说文斗就文斗吧,到底是怎么个章程?”

    见对面的人终于开始讲道理了,陈立诚心中一喜,说道:“很简单,此时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我们又身处在这一片梅林之中,不妨就以梅花为题,做一首诗词出来,让在场的诸位评判出高下,这便是文斗了?!?br />
    说完,他小声的对身旁的一人说了一句:“快去将沈公子请过来?!?br />
    “该你了?!崩钚只繁?,看了李易一眼,再次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皮球踢了一圈,又回到了李易这里。

    “文斗就不用了吧……”李易还是比较倾向于李轩刚才的建议,有什么事情不能用一只拳头解决呢?

    如果不行,那就两只。

    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如果柳二小姐在这里,肯定早就这么做了,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了,做事也难免受到她的影响。

    “呵呵,你们要是怕了,也可以直接认输?!背铝⒊闲α诵λ档溃骸爸恍枰泵娴狼?,打断那几个动手之人的手脚,此事便可就此揭过,如何?”

    看出了对方的犹豫之后,陈立诚心中更是认定了对面不过是两个草包而已,心中最后的一丝顾虑也没有了。

    “你看,人家不愿意,那就是没得谈了……”李轩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庆安府的才子已经被他祸害了个遍,提起“李易”这个名字心里就会发憷,他很乐意看到同样的一幕发生在京城,这样才公平。

    周围开始有小声议论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陈立诚也是小有名气的才子,却不辨是非,行事无耻,今日真是开眼了?!?br />
    “他身边几人,都是京城有名有姓的才子,要论诗词,那两位公子怎么可能比得过?”

    “你们看,他居然将沈公子也请来了,难道是要------沈公子虽然刚来京城不久,但就在上元节一鸣惊人,用诗才折服了大多数才子,听说有意要攀附陈家,看来陈立诚为了取胜,真的是连脸面都不要了?!?br />
    ……

    周围的才子小姐们虽然大都站在李易和李轩的立场,但却不认为他们能够取胜,籍籍无名的两人,怎么能比得过那几位出类拔萃的才子?

    更何况,还有沈公子那样的顶级才子压阵。

    “疼不疼?”李易帮小胖子擦掉了脸上的灰尘,问道。

    “不疼!”

    虽然因为被碰到了伤处而疼的龇牙咧嘴只吸气,嘴上却一点都不承认,拍着胸脯说道。

    “这小子倒是有些骨气?!备詹判∨肿哟蠓⑸裢氖焙?,李轩也在场,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听到别人夸赞,小胖子的胸挺得更高了,牵着小姑娘的手,像是一只斗胜的公鸡一样。

    “沈兄,你来了?!辈辉洞σ晃荒昵崛俗吖吹氖焙?,陈立诚笑着迎了上去。

    被称为沈兄的年轻男子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陈兄叫陈某过来,所为何事?”

    “的确有件事要麻烦沈兄?!背铝⒊闲α诵?,说道:“我们过去再说?!?br />
    “呵呵,都是朋友,就不要这么见外了?!蹦昵崮凶右馔獾目戳顺铝⒊弦谎?,笑着说了一句,心中却暗自留了一个心眼。

    他自己心中自然清楚,虽然他明面上和这些人兄弟相称,但对方大都是出自于京城豪门,自己只是一个外来客而已,身份上的差距,对方可不会真的将他当做朋友看待。

    更何况,京都才子和庆安才子向来都互相看不起,若不是他在京城没什么背景,需要借助他们,而对方也需要他的诗才,表面上绝对不会像这样融洽。

    带他走过来的时候,陈立诚将刚才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笑道:“我辈读书人,自然不像那些山野莽汉,凭力气定胜负,简直是有辱斯文……,只不过要是文斗的话,还要沈兄相助,毕竟在诗才上,还是沈兄更胜一筹,这样我们就万无一失了?!?br />
    “陈兄太过谦虚了,上元节只是小弟幸运罢了,在场几位都是京城有名的才子,诸位面前,小弟怎敢班门弄斧?”年轻男子拱了拱手说道。

    两个互相恭维着,人群自动的为他们让开一条道路。

    陈立诚走到前面,看着李易,说道:“公平起见,双方各派一人文斗,一诗定胜负?!?br />
    他在人前到底还是要点脸面的,干不出一群知名才子欺负两个无名小辈的事情,只要沈照出手,就足以横扫他们了。

    虽然沈照来自于庆安府,但听说他在那边的时候,名气也不低,要论诗词之道,整个京都也没有几个人敢保证一定能胜过他。

    有他在,今日不会输。

    李易帮熊孩子拍掉了身上的尘土,转过身来。

    刚才从那边走过来,看到那道背影的时候,沈照的一颗心就在往下沉。

    直到那人转过身来,看清了他的脸,沈照的心才终于沉到了谷底。

    作为庆安府第二才子,走到哪里都有无数人跟随,数不尽的千金小姐追捧,逛青楼甚至可以让那些妓子倒贴银子------如果他愿意的话。

    当然,这些都是前事了。

    好好的庆安府才子领袖不做,他为什么要辗转来到京都,还不是因为没脸在庆安府待下去了,一首《鹊桥仙》,一首《水调歌头》,几乎让他在那个地方丢失了所有的傲气,直到来到京城,上元节一诗扬名,名动京城,才稍微找到了那么一点点的信心。

    比试诗词,他不怕杨彦州,不怕庆安府所有才子,甚至连京城闻名遐迩的那些才子也不惧------唯独畏惧一人。

    那人现在就站在他的对面。

    “沈兄,这一首咏梅诗,就麻烦你了?!背铝⒊献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见识过沈照所做诗词之后,他对于沈照有着无匹的信心,也是在场众人中最不可能输的那一个。

    如果今日他能够替自己找回面子,即便是稍微出上一点力,让他成功的攀附上陈家又如何?

    沈照回了回神,终于意识到陈立诚要他做的是什么事情。

    “陈兄?!?br />
    沈照回过头,无比认真的望着陈立诚,缓缓的开口。

    “我觉得,你们还是武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