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了一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佛语------也不知道是不是佛语,反正那句不明觉厉的话是将那老和尚唬住了,趁着他还没缓过神来赶紧跑路,谁知道他清醒了以后会不会用大慈大悲千叶掌来劈自己。

    寒山寺面积不小,佛堂楼阁不计其数,老夫人好像是要听哪位有名的高僧讲经,一时间也不知道如意她们去了哪里,李易索性在寺庙周围闲逛起来。

    庙会会持续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面,寒山上的游客络绎不绝,既有拜佛上香的信徒,也有单是为了赏梅的青年男女。

    嗅觉敏锐的小商贩早就看准了这个时机,早早在山顶占好了位置,售卖一些梳子木牌之类的小玩意,口称这些东西都是由寒山寺的高僧开过光的宝器,十文钱买不了吃亏,十文钱买不了上当,十文钱当然也买不了一把梳子,高僧亲自开光的宝物,少于一钱银子不卖。

    此外,自然也少不了卖吃食的,远离梅花林的一片广场上,被清理出来一片位置,挑着担子的摊贩一个挨着一个,“包子”“面条”的大声吆喝着,梅花林那边不让去,说是会扫了那些贵人的雅兴,那里面随便一位公子小姐,就是他们开罪不起的。

    一个穿着锦衣的小胖子哼哧哼哧的从梅林里跑过来,扔下一把碎银子,不一会儿,就拎着一大堆吃食跑进了林子。

    一颗梅树下面,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翘首以盼。

    “小糖,吃吧?!毙∨肿哟糯制芄?,将买来的东西全都放在了地上的白布上。

    “谢谢哥哥?!毙∨⑻鹛鸬乃盗艘簧?,先拿起一快蜜饯递给了小胖子,然后才坐在那里吃了起来。

    林子里面像这般大的孩子不少,跟随家人一起出来,小孩子自然不可能和大人一起安安静静的诵经拜佛,为了不让他们在寺庙里吵闹,大多数人家都会让下人看着他们,让他们来梅花林自己玩耍。

    此时,便有几名下人侍立在两个孩子的身后,见两位小主人安静的吃东西,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

    “咦,李胖子,你也在这里??!”

    几个穿着锦衣的少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很快就从旁边围了过来。

    坐在地上的小胖子先是脸色一变,随后就挺起胸膛说道:“陈小天,我今天不想和你们打架?!?br />
    “为什么每次看到你你都在吃,我看你干脆别叫李英才,叫李肥猪算了?!奔溉讼匀皇窃缬谐鹪?,那锦衣少年看着白布上的东西,耻笑着说道:“果然是李肥猪,这些东西,怕是只有猪才会吃?!?br />
    “哥哥……”小女孩紧张的抓住了小胖子的衣角。

    “李肥猪,这是你妹妹啊,我还以为你家里人都和你一样胖呢!”锦衣少年大笑了两声,忽然跑过来将白布上的吃食狠狠的踩了两下,顺手扯了扯小女孩的脸蛋,指了指地上说道:“这样就是真正的猪食了?!?br />
    小孩子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屈辱。小胖子只觉得热血直冲脑门,一拳向那锦衣少年的胸口打去。

    “你敢动手,打他!”锦衣少年似乎等的就是这一刻,躲开了这一拳之后,立刻大声说道。

    身后的几名少年立刻一拥而上,将那小胖子死死按在了地上。

    一旁的小女孩儿吓的“哇”一声哭了出来,几名下人脸色一变,刚要过来将他们拉开,却被一直跟在锦衣少年身后的几人挡住了。

    梅林中人影不少,不少人都看到了这边的场面,见只是几个孩子玩闹,也并未放在心上。

    “嘿嘿,李胖子,只要你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放过你,怎么样?”锦衣少年蹲下身子,拍了拍小胖子的脸说道。

    “叫你孙子!”

    小胖子到底在体型上占着优势,猛地翻身,居然挣脱了身后的几名少年,一个虎扑,就将面前的锦衣少年压在了身下。

    “吃饱了,才有力气揍你!”

    大叫一声,握拳就向锦衣少年的脸上打去。

    他的拳头到底没有落在锦衣少年的脸上,一名年轻男子从后面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扔在一边,扶起了脸色苍白的锦衣少年,谄媚的说道:“少爷,你没事吧?”

    周围有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几个孩子玩闹不算什么,这年轻男子对一个孩子出手,就有些过分了。

    “把他给我抓过来!”刚才居然差点就被李英才给揍了,锦衣少年苍白着脸,气的直跳脚,对那年轻男子说道。

    “住手!”小胖子的几名下人被人死死的拦住,怎么也冲不过来,只能焦急的大喊。

    看着那个男人向自己走过来,小胖子揉了揉发青的手腕,扶着树站起来,盯着那人,脸上满是不屈之色。

    “他们是什么人,居然在寒山寺如此跋扈?”周围有人疑惑的问道。

    “小点声,那是陈国公家的小公子,那个小胖子叫李英才,应该是吏部李侍郎家里的晚辈?!?br />
    “难怪,这两家可是有十几年的恩怨了,只不过一个大男人对小孩子出手,未免有些太过无耻了?!?br />
    “那应该是陈国公家的护卫,小胖子身边只有几个不会武功的下人,这一次吃亏吃定了,不过到底是小辈间的玩闹,不会出什么大事?!?br />
    ……

    ……

    本来有几个看不惯那男子作为的人,在听到对方是陈国公府上的人之后,就立刻不再言语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几个字还是有着很重分量的。

    小胖子咬着牙,看着那男人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正要冲上去,从他的身后伸出一只手掌,握住了那男人的手腕,轻轻抖了一下,那人就捂着胳膊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同时,他感觉到背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被人欺负了,就自己打回去?!?br />
    小胖子回头望了一眼,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怔了怔之后,就大叫一声冲向了锦衣少年。

    锦衣少年想跑,但反应到底是慢了一拍,很快就再次被小胖子扑在了身下。

    周围的几名少年急忙围过去帮忙,但却没有来得及阻止小胖子的拳头落在锦衣少年的脸上。

    拦在小胖子下人前面的数名男子变了脸色,正要上前的时候,却见对面的年轻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小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我们就别插手了吧……”

    “滚开!”其中一人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正要越过年轻人,下一刻,身体就倒飞回去。

    “那就是,没得谈了?”

    年轻人看着目露警惕之色的几名男子,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