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两张熟悉的面孔,李易心中大惊------为什么李轩的护卫会在这里?

    这两人作为李轩的神级跟班,一般来说,只要李轩出现的地方,必定也会有他们的影子,难道说,他刚才听到的那道略显熟悉的声音,就是……

    果然,在李易心中想到某个可能的时候,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张欣喜若狂的脸。

    “你也来京城了?”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对于李轩来说,洞房花烛并不算喜事,身为宁王世子,身份尊贵,金榜题名也没有必要,唯独“他乡遇故知”,算得上是极致之喜,当浮一大白!

    “在下本就是京城人士,兄台认识我?”看到对面的年轻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李轩有些愣了。

    再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对方的穿衣风格和以前大不相同,用李易自己的话说,就是他不喜欢穿这么骚包的衣服,而且声音似乎也有很大差别,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人了?

    想来也是,明珠让他来京做官都被他果断的拒绝,十天之前,两人还在群玉院把酒言欢,除非他前脚离开庆安府,李易就踏上了上京之路,否则是不可能在这里见到他的。

    可是,这世上真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不知这位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李铭?!崩钜坠傲斯笆炙档?。

    《演员的自我修养》《戏剧表演基础》《演员学习手册》,吃透了这些书籍,此刻的李易,宛如影帝附体,再努力一下,拿到奥斯卡小金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改变自己的声音,易容变声之法,可是行走江湖的必备技能,稍微掌握一点技巧,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声优。

    李轩现在倒是不怀疑他的身份了,毕竟如果真是李易的话,不可能不认识自己,他此刻对于这位叫做李铭的人,开始感兴趣起来。

    长相有九分以上相似,又同样姓李,如果说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的话,打死他都不相信,难道,这个叫李铭的,是李易的同胞兄弟?

    自以为发现了天大秘密的李轩,立刻将什么忧愁烦恼忘在了一边,好奇的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李易的,他和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br />
    “你难道是从庆安府而来,认识我那兄长?”对面的年轻人十分意外的看着他。

    “哈哈,认识,当然认识?!崩钚笮α肆缴?,说道:“真是没想到,李易居然还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太好玩了!”

    李易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以李轩的智商,能安安稳稳的活到二十岁,也是上辈子积了不少德。

    不打算现在就暴露身份,在他意识过来之前,自己还能过两天清闲日子。

    “殿下,世子妃过来了?!闭馐?,一名护卫走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

    李易转过身,看到一群人向着这边走来。

    “哈哈,今天怕是没机会了,李铭是吧,有空了我会找你喝酒的?!崩钚α诵?,大步的向前走了过去。

    只要知道名字,想要调查他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世子妃?”

    看到一群侍女簇拥着一位带着幕离的女子走过来,那女子身材看起来还不错,至于到底长什么样子,被一层白纱遮挡了,看不太清楚。

    李轩到京城不久,看来成亲也就是前几天的事情,据说他的世子妃是景国某位豪门的嫡女,身份尊贵无比,长得也是国色天香,世间一等一的美人,只是两个人蜜月期没有整天腻在一起胡天胡地,李轩这货一个人和老和尚讨论愁不愁的问题,难道是夫妻生活不和谐?

    这样的话找老和尚也没用啊,应该去找老中医的……

    “夫君可见到檀印大师了?”李轩一脸笑意的走过去时,一道轻灵的声音从幕离中传了出来。

    李轩点点头,说道:“檀印大师通晓佛理,不愧为得道高僧,与大师一番交谈,受益良多?!?br />
    “夫君气色甚好,想来大师已经为夫君解惑,玲珑,离开之时,再给寺里添一倍的香火?!迸由羧崛岬乃档?。

    身边的一位侍女立刻点头称是。

    “进香礼佛完了,就早些回府吧?!崩钚盗艘痪?,大步的向前走去。

    幕离中的女子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一起赏梅的话,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走吧?!?br />
    豪华的马车沿着山道缓缓而下,数十名护卫环绕在马车周围,马车里面,已经摘下幕离的女子端正的坐在锦榻之上,看着窗外宁愿骑马也不愿和她同乘一辆马车的年轻男子,眼睑微垂,白皙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衣裙下摆。

    “不知道如果明珠知道了李易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会是什么表情?”李轩骑在马上,嘴角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

    “殿下?!币幻の榔镒怕砀侠?,小声的说了一句。

    “什么事?”李轩转头看着他。

    “刚才在寒山寺……”那护卫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好像看到了如意姑娘?!?br />
    “如意姑娘?”李轩眉梢一挑:“哪个如意姑娘?”

    随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猛地一拉马缰,问道:“你说的是柳二小姐?”

    “也可能是属下看错了,或许只是长得极为相像而已?!蹦腔の老肓讼胨档?。

    巧合出现一次是巧合,出现两次,就是必然了。

    李轩脸上露出兴奋之色,随手指了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跟我上山,其他人,先护送世子妃回府!”

    几道烟尘消失在了山道上,马车内,那女子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放下帷帘,说道:“走吧?!?br />
    李易正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老和尚。

    刚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足见这老和尚是一位高手,最起码他是打不过的。

    “老衲方才指着梅树,意思是一时的苦难不算什么,终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正如那位施主所言?!崩虾蜕行γ忻械目醋爬钜?,问道:“小施主缘和会有如此误解?”

    李易明白了,老和尚可能不满自己刚才的插嘴,这不是后世网络上的段子手,是一位真正的禅师。

    面对真正的禅师,自然就不能随口胡扯一个段子应付了。

    李易神色一正,随后神秘的一笑,看着老和尚,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说罢,潇洒的转身,大步的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老和尚愣在原地,许久之后,老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看着李易离开的方向,说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忧也是空,愁也是空,是老衲着相了……,小施主有大慧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