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李家自然是没有摇椅这种宝贝的,李易靠在小椅子上,望了望站在墙头的白影,懒洋洋的说道:“小意儿,难道是你小时候的乳名?怎么从来没听如仪提起过?”

    柳如意愣了一下,随后才想到这个称呼好像也适合自己,本来想用来取笑李易的,没想到反倒把自己搭了进去。

    俏脸上露出一丝恼色,扔下墙那边焦急呼喊着让她快点下来的丫鬟,从墙头跳了下来。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走到李易身边,抱着剑冷冰冰的说道。

    没大没小的柳二小姐几乎是从来不会叫他姐夫的,这一点李易早已习惯,或许从那天她骑在马上,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他,说了一句“带走”的时候,就没有做一个乖巧小姨子的打算。

    “老夫人寿诞之后我们就走,坐船的话,只需要两天就能回去?!?br />
    柳如意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没有多问,转移了话题说道:“老夫人明天要去城外的寺庙上香,我陪她一起去,你要去吗?”

    “不去?!崩钜缀芨纱嗟囊⊥匪档?。

    “不去算了!”柳二小姐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脚尖一点飞上了墙头,又惹得对面的丫鬟发出一阵尖叫。

    李易望了望隔壁院子,刚过十七岁的柳二小姐,不过还是个孩子而已,虽然平日里总是扮出冷冰冰的样子装成熟,少女的本性是改不掉的。

    一直以来,如仪都将她和小环?;さ暮芎?,如意武功虽高,心思却罕见的单纯,冷酷的外表下面,蹦跳着一颗活泼的玩心。

    如仪知道自己不愿与李家牵扯太深,没有和他一起过来,反倒让如意和他同行,?;な且桓鲈?,也存着让她出来走走,释放释放的心思。

    想想她的性格,李易不由的开始替如仪为她的将来担心……

    ……

    ……

    虽说春节之后没几天就是立春,但天气真正开始变暖,让人感受到一丝春意,还是要等到上元之后。

    惠风和畅,天朗气清,阳光明媚,山间的积雪早就消融,今天是一个适合出游的日子。

    每年的正月十七,都是城外寒山寺举行庙会的日子,每到这时候,四面八方的信徒都会上山朝拜,读书人奉上一些香火,祈求来年能够高中,到时候一定给佛祖度上金身,年轻的小姐盼望着能够早日觅得如意郎君,新婚的女子经常去拜送子观音……

    封建社会,人民封建一点也很正常,没有科学可信,总得信点什么嘛……

    老夫人今天也要去寒山寺还愿,一大群丫鬟跟随,十几名护卫全程陪同,更是有武功绝顶的女侠保驾护航,至于李易,纯粹是闲着无聊出去走走散心的。

    寒山寺自然在寒山上,和那个“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寒山寺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座海拔不过一百多米的矮山,因为香火鼎盛的寒山寺才得以出名,李易坐在马车里面,出城之后,开始了一路颠簸。

    马车里面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胖乎乎的熊孩子手里拿着肥的流油的鸡腿啃得正起劲,一点也不搭理李易,对于熊孩子来说,这只鸡腿要比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兄长要有意思的多。

    如果李易没有记错的话,眼前的熊孩子叫做李英才,是三叔李明远的儿子,这一次是被他娘从家里硬拽出来的,一只鸡腿到了他的手里,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几根骨头,上面啃得不带一丝肉,说明这小子啃鸡腿绝对是一个老手。

    直到他将十根手指全都吮吸了一遍,又从怀里掏出几块果脯开始往嘴里塞的时候,李易就知道这熊孩子小小年纪就长的这么壮实也不是没有理由。

    似乎是觉得吃独食有点不好意思,熊孩子拿出一块果脯,留恋的看了一眼之后,递给了李易。

    李易刚才还看到他舔熊掌一样的将那只手舔了个遍,看着他递过来的果脯,笑着摇头表示拒绝。

    熊孩子显然很高兴,一转手就把果脯又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寒山寺并不远,行了约莫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到了寒山脚下。

    青石铺就的石阶从山脚一直蔓延到山顶,已经有不少人在石阶上向上攀爬了。

    老人家身体不便,马车走的是另一条平坦的山道,熊孩子刚才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坐在马车里开始不停的放屁,李易只好跳下马车,告诉车夫他打算徒步上山,到时候在山上汇合就行。

    外面的空气新鲜了许多,空气中还有一阵淡淡的香气,李易注意到山道的两侧栽种了很多梅花,最近这两天正是花期正盛的时候,头上戴着幕离的小姐们几乎是人手一支,石阶上落满了花瓣,李易没走几步,居然看到一个青衫士子摘了一朵梅花插在了头上,颇有宋朝文人风采……

    一群大煞风景的家伙,好好的梅花被折得七零八落,居然还把这当成是一桩雅事,几个头上插着花,自称才子的家伙对着一颗光秃秃的梅树吟诗作对……

    石阶不陡,但却很长,李易花了大约一刻钟的功夫才走完了石阶,来到山顶的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一路上遇到了那么多年轻的公子小姐了。

    寒山寺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寺庙,事实上整个山顶都属于寒山寺的范围,包括周围这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梅花林。

    带着幕离的小姐们结伴游览梅花林,低吟浅笑从幕离中传出,才子们在梅树下铺就一张素布,盘膝而坐,举杯畅饮,一句好诗吟出,上方下起了梅花雨……

    在桃树杏树还只是一根根光秃秃的枝条时,这一望无际的梅花林,的确是一个郊游的好去处。

    难怪寒山寺要将庙会选在今天,这一片梅花林,不知道能吸引住多少才子佳人,赏完梅林,再进去拜拜菩萨神佛,自然也会奉上香火……

    这群秃驴,还真会挑时候??!

    李易一个人自然没有心思去赏什么梅花,两名车夫守在寺庙外面,说是老夫人带着众人去庙里上香了,还要拜会一位有名的高僧,怕是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深受马列主义教导,以前的李易是不信神佛的,但既然连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恭恭敬敬的上了一炷香,往功德箱里扔了一块碎银子,这才优哉游哉的在寺庙里游览起来。

    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专挑幽静的小道,古色古香的寺庙也别有一番韵味,质朴和厚重,是后世那些寺庙景点所不具备的。

    穿过几道拱门,人烟逐渐稀少起来,走出最后一道月亮门的时候,一片比外面更加繁盛的梅花林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施主因何发愁?”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梅林里面传了过来。

    “人生处处不称意,怎能不愁?”年轻人的声音接着响起。

    李易站住脚,脸上浮现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向前走了几步,在梅林深处,看到了一位老和尚和年轻人的背影。

    听到年轻人的话,老和尚随手指了一棵梅树,笑而不语。

    李易站在两人身后,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禅师与青年?

    年轻人恍然大悟,喃喃道:“大师的意思是说,梅花熬过了苦寒的冬天,才有了如今的芳香,苦难是一时的,但只要捱过去了,便是绽放的春天?”

    李易实在是不想破坏一个完美的段子,笑的捂着肚子说道:“不,大师的意思是------梅前你说个屁!”

    “谁?”

    年轻人猛地转过头,指着站在身后的李易,刚要说话,嘴巴张开一半,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

    李易笑的直不起腰,拱了拱手说道:“对不起,一时没忍住,你们继续,继续……”

    破坏别人论禅可不好,李易打算出去再笑,也没看那老和尚和年轻人的反应,估计他们还在琢磨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

    看到李易的反应,年轻人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见他已经快要走出去,急忙道:“兄台,留步!”

    听到那年轻人的话,李易脚下的速度更快,心道这家伙不和那老和尚继续论禅,怎么还赖上自己了?

    “站??!”快要走出那月亮门的时候,忽然从前方闪出了两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站在他面前的两名男子,李易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同样像是见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