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真的很大,重要的是道路都弯弯绕绕的,七拐八拐,月亮门一个接一个,李易在认路上不太擅长,简单的洗了把脸之后,依旧是由一个小丫鬟领着,在府内穿行。

    大家族就是大家族,连吃饭都有特定的地方,不像是小村小寨里面出来的,哪里有一块能蹲下的地方,哪里就是膳堂。

    刚刚从门外走进去,迎面就有一位三十岁出头的美妇走过来,拉着他的手,上下打量。

    “果然是大哥的孩子,和大哥年轻的时候长得简直一模一样?!?br />
    李家的女人有一见面就拉别人手的习惯,兴致来了,或许还会在脸上揉捏两下。

    李易的脸都快被那美妇扯的变形了,还要强行挤出来一个笑容:说道:“您一定就是小姑了……,侄儿见过小姑?!?br />
    老夫人膝下三子一女,根据她刚才的称呼,李易很快就判断出来眼前这位美妇的身份。

    老夫人年纪最小的女儿,也是他名义上的小姑。

    “好孩子,快过来坐,这一路上一定累坏了吧……”李家的女人也都很热情,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半年多了,李易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被所有人欢迎,宛如游子归家的感觉。

    当然,触动归触动,心里面极为清楚,他的家在庆安府,不在京都。

    被那美妇拉到老夫人旁边坐下,对面就是换了一身衣服的柳二小姐。

    手腕上套着老夫人送给她的玉镯,头上的钗子也换了一对没见过的,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钗子上的蝴蝶翅膀都会缓缓的煽动,一看就价值不菲;几乎从来不离身的佩剑不知道放哪里了,一会儿没见,就从绝代女侠变成了大家闺秀,不用说,这一定是老夫人的功劳。

    在一起吃饭的也就是老夫人一脉,掌控着李家如今的权力核心,除了早上见过的二叔三叔一家,还有身边这位问个不停的小姑,桌尾处一个半大的孩子瞪大眼睛看着李易,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能坐在老奶奶的身边感到十分好奇。

    都说大户人家吃饭,食不言寝不语是最基本的规矩,李易发现这个规矩在李家并不适用,身边的美妇一直拉着他问长问短,就连老夫人偶尔也会插上几句,当然,大部分都是有关他这些年的生活,更多的则是关于那位“未曾谋面”的父亲。

    也幸亏他最近这些日子做的那些怪梦,怕就是隐藏在这具身体深处的记忆,回答起来毫不费力,他只是在讲述事实,老夫人和美妇却都听的红了眼睛。

    “你的父亲,从来没有和你说过有关我们李家的事情吗?”老夫人不动声色的揉了揉眼眶问道。

    李易摇了摇头,事实也正是这样,有关京城李家,从小到大,没有人和他说过半句。

    老夫人叹了口气,伤感的说道:“当年老爷为了拆散他们,差点害的你的娘亲身陨,他还是对我们有恨啊……”

    李易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在记忆中父亲对于母亲的死总是耿耿于怀,看来他不愿意提起李家,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

    不想老夫人太过伤神,美妇急忙转移了话题,问道:“听李管家说,小易儿如今是一县之尉,还是当今陛下御笔亲封的?”

    对于这一个称呼,李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面的柳二小姐差点一口汤喷出来,拍了拍胸口,望向李易的目光满是揶揄。

    “陛下厚爱而已?!崩钜字荒艿懔说阃匪档?。

    “既得皇恩,就应该更加勤勉,你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可见天资非凡,为何这几年却未曾再继续参加科举?”坐在美妇对面的中年男子放下筷子,看着李易问道。

    没等李易回答,他就再次开口:“但凡我朝七品以上官员,非进士不取,你虽承皇恩,也该用功读书,争取早日取得进士功名?!?br />
    他话一开口,就是一副训诫的味道。

    皇恩浩荡,而且是经常浩荡,或许因为一篇诗词,一篇文章,入了陛下的眼睛,就能获得一官半职,李明泽身为吏部左侍郎,对于这些事情见了多了,每年没有一百件也有八十件。

    虽然他对于李易做了什么事情能够得到陛下嘉奖也有些好奇,但还不至于太过惊讶,不过无论如何,他也算是李家小辈最有出息的一个,想到李家小辈的境况,望着下首处的两人,说道:“英杰,英才,你们两个,也得向兄长学习才是,英才要听先生的教诲,不要整日只想着玩闹,至于英杰,再过几个月便要完婚,以后少去花街柳巷?!?br />
    对于自己的儿子,李明泽已经不抱希望了,打算着以后帮他谋个一官半职,安稳的度过这一生就行,就算几十年后李家被去了爵,这么多年来的经营,也不至于沦落到被人欺负的境地。

    李明泽一番话说完,桌尾处一名年轻人点了点垂下来的脑袋,有一种胸口中箭的感觉。

    不过,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反驳父亲的话。

    至于一旁正用一把木勺飞快向嘴里扒饭的少年,也只是晃了晃圆圆的脑袋,他最怕这位二伯了,二伯说啥就是啥,赶紧吃完饭,院子里那棵树上的鸟窝该掏了。

    幸亏李易已经对这种话免疫,还要感谢冯教授,微笑着表示自己一定会用功读书的,心里面想着距离老夫人的寿诞还有七天,有时间感受一下京都的风土人情,然后就收拾行李飞奔回家,听说坐船的话,从京城顺流而下,不到两天就能到庆安府了……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说的应该就是这种场面吧?

    一顿饭吃的十分和谐,从一些零碎的言语间,李易对于如今的李家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在景国的政治中心京城,一个子爵的确算不了什么,大街上随便扔一块青砖就能砸死两个,但那些曾经显赫过的家族,多少都有些底蕴,没那么容易衰落,自己的这位二叔,除了具有爵位之外,还是吏部侍郎,也算是当朝大员,而且以他的年纪,有生之年再进一步也有很大可能,只有不犯什么*****最起码能保李家数十年平安。

    这样的李家,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干什么都被人管着的感觉很不舒服,还是回到小小的庆安府,守着那个小院子和如仪过日子比较好。

    打发走了老夫人给他安排的丫鬟,坐在分给他的院子里,正月十六的月亮倒是圆的可以,就是星星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

    京城啊,李轩那货大婚应该已经结束了,也不知道回去了没有,公主殿下怕是也不可能再扮成捕快招摇过市……

    “小易儿……”

    李易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墙头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