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

    陆巧巧怔了怔,因为花魁之争的关系,庆安府有名气的同行,她自然是认识的,甚至包括对方的长处短处,心中都有大致的了解,事实上,这样的信息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份。

    因此,对于曾醉墨这位极具威胁的对手,她一直都很在意。

    这种关注,在了解到她并不参加任何邀宴,似乎并未争锋花魁之意的时候,才逐渐的消减,将精力全都放在了柳依依的身上。

    不过,心底却依然不敢小瞧她,因为她们都十分清楚,对方才是这次花魁大赛最不稳定的因素。

    因此,在今夜这样的场合看到曾醉墨,陆巧巧自然的会多想些东西。

    难道她改了想法,决定在最后的这段日子,再争一争?

    错过了最佳的时间,这个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除非……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是陆巧巧一个人,柳依依也没有预料到,从来都不参加这种宴会的曾醉墨居然会在今晚过来,迎上去说了几句话之后,心里没来由的忐忑起来。

    柳依依离开之后,曾醉墨四下里望了望,发现园子里各处幽静的去处都被人占据了,只好拉着小翠来到一处相对僻静的桌前,打算坐上一会儿就直接告辞,也算是完成了老鸨交给他的任务。

    “那边……,好像是醉墨姑娘?”

    “这种场合她不是从来都不参加吗,怎么会------果然是她!”

    “好些日子都没见过醉墨姑娘了,都说她无意花魁之争,难道传言有误,不过,就算是她要争的话,这也太晚了吧?”

    ……

    ……

    虽然曾醉墨这些日子很少出现在人前,但积累的人气却不是那么容易消退的,反倒因为最近这段日子的沉寂,使得今夜关注她的人多了起来。

    “想不到醉墨姑娘也来了?!痹对兜耐艘谎?,杨彦州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

    万启良在乎的是其他事情,说道:“正好啊,听了彦州刚才的话,我倒是也想从醉墨姑娘那样购一幅画,不知道她会不会看在彦州的面子上,减免几十两银子,毕竟小弟可不像彦州兄那么有钱?!?br />
    几人笑谈间,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曾醉墨自然不知道远处那些人心里的想法,看着身旁依旧愁眉苦脸的小翠,终于还是不忍心让她担心下去,附耳过去,小声的说了两句。

    “???”小翠怔了怔,随后小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丝喜色,“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以后……”

    “嘘,小点声?!痹砟运隽艘桓鼋氖质?,这个消息暂时还不能公布出去。

    “嘻嘻,我知道了?!毙〈淞成系挠巧∪?,既然小姐已经赎了身,那争不争这花魁还有什么用,小姐去哪里,她就去哪里,以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说道:“对了小姐,小翠有件东西要给你?!?br />
    虽然小姐已经用不到那东西了,小翠还是打算交给她,至于她是要留下还是让自己还回去,那就是小姐自己的事情了。

    “什么东西?”曾醉墨疑惑间,却见小翠在怀里摸了摸之后,小脸一变,立刻变得慌乱起来。

    “糟了糟了,小姐,我把那东西弄丢了!”

    小翠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正要沿着来时的路寻找时,忽然看到了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躺在那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正要跑过去捡起来的时候,一双纤细的手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这是我刚才掉的?!笨醋乓晃慌咏〔嶙蛹衿鹄?,小翠急忙跑过去说道。

    “哦,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吗?”那女子淡淡的撇了小翠一眼,随手便翻了开来。

    “还给我!”

    小翠正要伸手去抢的时候,被那女子身边的侍女推了一下,倒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这是谁家的丫鬟,这么没规矩的!”那侍女瞪了小翠一眼,挡在了那女子的身前。

    那女子自然认出来眼前的少女是群玉院头牌清倌人曾醉墨的丫鬟,若非如此,以她的身份,不会和一个小丫鬟计较。

    但谁让她是曾醉墨的丫鬟呢?

    去年花魁评选,一直以来都对她青睐有加的某位公子在最后关头竟然转而支持了曾醉墨,使得她落选花魁,这一行,抢人饭碗如同杀人父母,这个仇,她可是一直记到了今天。

    风水轮流转,今年她的花魁之位已经是囊中之物,而对方------女子在心里冷笑一声,她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翻开手上的册子,脸上的讥讽之色更甚,难道她以为凭借几首破诗,就能挽回败局吗?

    随口便将第一页的诗词念了出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念出来之后,脸上的讥讽之色消失了,心里面有些后悔。

    但凡名妓,就算没有诗词造诣,又怎么会没有鉴赏能力,这首描写佳人的小诗,虽然体式并不规律,既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细致的描绘,语言简括单调,但------但为什么,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形象,已经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了?

    “敢问胡姑娘,此诗,可否让杨某看看?”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杨彦州大步的走过来,看着她问道。

    “杨,杨公子?!焙醋叛钛逯?,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册子不过是她刚刚才地上捡到的而已,怎么会知道这首诗到底是谁写的?

    “胡姑娘,此物,可否容杨某一观?”杨彦州再次指了指她手中的书册说道。

    胡凝儿怔怔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书册递了过去。杨彦州乃是庆安府诸才子之首,不是她能够得罪的。

    “《美人歌》……,想不到如今还有人能写出此等乐府诗,不知写出此诗的才子是谁,可否为杨某引见引见?”杨彦州脸上露出了赞叹之色,看着胡凝儿问道。

    “这诗是写给我们家小姐的?!彼孀叛钛逯莺吐角汕傻牡嚼?,人群逐渐向着这边聚集,小翠的声音被阻挡在人群外面。

    胡凝儿的脸色变了几变,忽而露出了笑容,说道:“实不相瞒,这首诗,是一位公子赠与凝儿的,那位公子特地叮嘱过,不要泄露他身份,还请杨公子不要见怪?!?br />
    她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似乎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起什么责怪的心思。

    这首《美人诗》,完全不同于那些淫词艳曲,通篇没有一句描述,给人以无限的遐想空间,就连作为女子的她听了,也迫切的生出了想要见一见那诗中美人的心思,如果此诗能够从杨彦州的口中宣扬出去,对她的名气一定会有极大的提升。

    “曾醉墨,这份礼物,我就勉强收下了?!焙闹朽痪?,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倾城倾国?这女子得有多美??!”

    “传说中的美女褒姒,也不过如此了吧!”

    “只是听了几句诗词,想要见到诗中美人的心思居然如此迫切,接下来的几天里,金凤楼的门槛,怕是就要被人踏破了!”

    “凝儿姑娘的花魁怕是稳了,若是金凤楼再砸进去一些资源,想来魁首也能争一争!”

    ……

    ……

    听到众人的言论,胡凝儿心中已经笑开了花,今夜的惊喜对她来说未免太过巨大了。

    便在这时,只见杨彦州翻开一页,下一刻,疑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院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却不知凝儿姑娘是何时从金凤楼转到群玉院的?”

    “群玉院?”

    胡凝儿脸上的表情僵住。

    【ps:此诗是李白的《清平调》,为了贴合剧情,原诗第三句“若非群玉山头见”改为“若非群玉院中见”,考据党不要当真?!?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