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李易还想再努力的争取一下,如今两人刚刚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正应该是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相看两不厌的时候,等到了京城,算算日子,应该也是时候了……

    若是和如仪一起去,也不用这么着急的赶回来,好不容易能有一次二人生活,到了京城之后,四处游览一下,顺便补上蜜月,多么完美的计划啊。

    可是,计划再完美,也终于抵不过该死的姨妈……

    这绝对是古往今来男同胞们最痛恨的两个字之一,好像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叫法?

    总之,只要是女子,哪怕是天下无敌的武林高手,在面对这两个字的时候,也得败下阵来。

    于是,度蜜月的对象就变成了柳二小姐。

    李易忽然对这一趟旅途充满了担忧。

    柳如仪笑了笑,说道:“此行路途遥远,妾身身体不太方便,相公知道的……,京城不比庆安府,如意性子顽劣,相公多看着她点儿,别让她闯出什么祸事?!?br />
    知妹莫若姐,李易觉得最了解柳如意的,还要属如仪。

    仅凭那一句不要让她闯出什么祸事,而不是不要让她受委屈或者受欺负……

    “谁性子顽劣了,我什么时候闯过祸?”一道不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柳如意皱眉走了进来,对如仪刚才对她的评价很不满。

    “没有人说你顽劣,柳二小姐温婉大方,贤良淑德,宜室宜家,乃是天下女子的典范……”一句话说的柳二小姐俏脸微红,准备拔剑感谢一下李易对她的称赞时,见势不妙的李易急忙溜了出去,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晚上记得收拾好行李?!?br />
    抛开她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性格不谈,柳二小姐实在是居家旅行的必备神器,远可观赏陶冶情操,近可充当贴身保镖,这一路上免不了要跋山涉水,若是遇到山贼水盗,以自己的半吊子功夫,不一定能应付得来。

    至于那老头两个人,李易从来就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关键时刻,还是自家的小姨子靠得住。

    看到小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早就习惯了有她在耳边絮絮叨叨,忽然意识到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听不到她的声音,心里面还有些不适应。

    脚步放缓,悄悄从后面接近,忽然伸手蒙住她的眼睛。

    “呀!”小丫鬟发出一声惊叫,反应过来之后,一边将李易的双手拿开,一边嘟起嘴不满的说道:“姑爷,你又吓我……”

    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家里会和她互相玩这种无聊游戏的,也只有姑爷了。

    “走吧?!崩钜兹嗔巳嗨哪源档?。

    “去哪里?”小丫鬟扬起头问道。

    “带你去外面逛……”

    “好呀,好呀,姑爷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出来!”小丫鬟急忙站起来,一边跑向房间,一边开口。

    ……

    “姐,真的要我一起去京城吗?”房间里面,柳如意看着如仪问道。

    “怎么,你不愿意去?”如仪一边收拾包袱,一边说道:“那就让方大叔去吧,方大叔早上还找我说过这件事情,说是在家里无事可做,想一起去京城看看?!?br />
    “既然姐姐让我去,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に恕绷缫馄擦似沧?,做出一副其实我不愿意去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表情,飞快的溜出了房间。

    “我回房收拾东西?!?br />
    要是走的晚了,姐姐临时反悔,真的改变主意让方大叔去了,她可没地方后悔。

    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庆安府一步,早就想去外面看看了,怎么会白白把这个机会送给别人?

    ……

    ……

    大清早从温暖的被窝里面爬出来,如仪拿来热毛巾让他擦脸的时候告诉他,那位老人家已经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了。

    昨天陪着小环一直逛到晚上,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已经不算早了。

    胡乱了抹了一把脸,三两下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看到院子里的情形,也是微微一愣。

    包含那位老人家和上次见过的年轻人在内,院内居然又多了七八道人影,衣着打扮相同,看起来有些眼熟。

    “少爷,我们该出发了?!崩险咦吖?,笑着说道。

    “也不急于这一时,吃完饭再走吧?!崩钜装诹税谑?,老者只能点头同意。

    临行前的饭菜总是特别丰盛,邀请老者的时候遭到了拒绝,一家人吃饭被这么多人看着有点不习惯,干脆把他们全都打发了出去。

    吃饭的过程中,如仪又嘱咐了不少事情,小丫鬟的脸上满是不舍,平时喜欢吃的菜都没动几口,倒是柳二小姐心情好像不错的样子,似乎对于这一次的行程颇为期待……

    李易觉得如仪嘱咐他,让他看好如意,别让她惹麻烦这件事实现起来难度不小,这位姑奶奶做事,向来都不是他能控制的。

    抬起头说道:“要不,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要不,带上老方也行?”

    啪!

    柳二小姐手中的筷子断成数截,看了李易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咳,算了,就按之前说的办吧?!崩钜茁裢烦苑?,对于刚才说的话绝口不提。

    ……

    ……

    “少爷,少夫人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一架颇为豪华的马车停在宅子外面,李姓老者看着李易,疑惑问道。

    李易上了马车,说道:“夫人身体不便,我一个人去就行了?!?br />
    “夫人身体不便?”老者闻言愣了一下,随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若是这样的话,的确不适合折腾,等过上一年半载,再将母子两个一同接过去,可是府里的大喜事??!

    随行的还有十一名护卫,据说本应该是十四个的,但因为一人受了伤,留下两人照顾,过些日子伤情好了再自己返程。

    柳如意没有坐马车,自己骑了一匹马走在前面,李易掀开车帘,和站在门口的众人挥手告别。

    他的视线一直望着门口,看着站在最前面的身影从清晰到模糊,在她身侧,一道小小身影不?;幼攀?,直到马车转了一个弯儿,就再也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