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圆房吧……”

    守得云开见月明,等这一刻不知道等了多久,此刻的李易,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天呐,她终于过了心里的那一关,李易猛地将一脸羞红的如仪拦腰抱起,原地转了几个大圈之后,直奔床铺的方向而去。

    房间之内,烛光摇曳,床上的两人额头对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彼此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李易能够感受到如仪的心跳在加快,事实上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两辈子的雏哥儿,就要在今夜进化成真正的男人吗?

    “相公?!本驮诶钜椎氖挚忌煜蜓氖焙?,如仪忽然小声的开口。

    “恩?”

    “妾身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彼纳粢丫⒉豢晌?。

    “什么事?”李易无意识的问了一句,手已经摸到了腰带,却没有心思听她接下来的话,关键时刻,是说其他事情的时候吗?

    “妾身……,好像昨日来了月事……”

    李易手上的动作一滞,身体僵住。

    缓缓抬头看着她,声音颤抖的问道:“认真的?”

    如仪点了点头,脑袋快要埋到胸口,说道:“刚才,刚才忘记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几乎听不到了。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迈出这最后的一步,却偏偏忘记了这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她还wei经人事,但有关夫妻之间的事情,那日拜完堂之后,方家婶婶早就给她普及过了,女子来月事的时候,是不能圆房的。

    本来脸皮就极薄,又闹出来这么大一个乌龙,她已经没脸再抬头看李易了。

    “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李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腔热血在瞬间被尽数浇灭。

    从山顶一下子跌落到山谷,过山车一般的感觉,还真是------他娘的爽!

    “相公……”见身边久久的没有传来声音,如仪以为他生气了,抬起头,小声的开口。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有发出来,嘴唇便被封住,李易捧着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一下,抱起被子就往外面走。

    “相公,你去哪里?”如仪急忙问道。

    “睡厨房!”李易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抱着被子恨恨的走了出去。

    今天晚上,他还是一个人冷静冷静的好。

    如仪从床上坐起来,想起刚才的事情,俏脸红的像是要滴血一样。

    那一刻的勇气,此时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是时光回溯,怕是再也不敢说出那样的话来。

    “小姐……,姑爷怎么了……”

    小环抱着自己的小被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门外走进来,嘟着嘴问道。

    刚才她已经睡着很久了,却忽然被姑爷叫起来,让她过来和小姐一起睡,然后就霸占了她的位置。

    关上门,走到床前,习惯性的爬到里面,将被子卷成一个筒,从外面钻进去,半眯着眼睛看了如仪一眼,小声的说道:“小姐,你真好看?!?br />
    说完,眼睛就缓缓的闭上,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音。

    如仪伸手帮她掖了掖被子,然后便屈起修长的双腿,靠在床头,睡意全无。

    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思绪却不知道飘向了何处,嘴角偶尔勾起一抹动人的弧度,红晕从脖子升到了耳根。

    相隔不远的厨房里面,李易同样的辗转难眠。

    白天睡饱了觉固然是原因之一,被撩到一半才告诉他残酷现实所遭受的打击是其二,这个夜晚对他来说,注定会无比的漫长。

    脑海中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那京城来的老头出现之前,像今天这样,身体里面仿佛有另一道声音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难道是因为这老头的出现,激发了身体原主人隐藏的很深的执念?

    要是那小子的意识还在影响着这具身体,刚才如果真的和如仪圆房了,岂不是相当于夫妻生活的时候,有一个猥琐的家伙躲在一旁偷看?

    想到这里,心里面瞬间就变的不舒服了。

    “王八蛋!”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上,不多时,黑暗的房间里面传来了倒吸凉气的声音。

    ……

    ……

    “姑爷,你昨天没有睡好吗,我去给你煮两个鸡蛋敷一敷?!毙』吩谠鹤永锩?,看着李易盯着两个熊猫眼从厨房走出来,疑惑的说了一句,从储物间拿了两个鸡蛋出来。

    用熟鸡蛋敷在眼睛上,可以消除黑眼圈,这是姑爷教给她的绝招,几个相熟的姐妹都在用这种方法。

    李易在院子里洗脸的时候,如仪走到门口,看到他之后,俏脸不由的一红,又退了回去。

    细柳枝蘸着青盐清洁了牙齿,猛地喷出了漱口水,清晨的阳光透过水雾,形成了一道七彩的虹光,那老头可恶的面孔,出现在了彩虹的另一侧。

    “少爷?!?br />
    李姓老者抹了一把脸,一点也不恼怒,这一次称呼李易的时候,将前面的“小”字抹去了。

    “少爷”这个词,是用来称呼李家小辈的,虽然他心中的少爷只有一个,但“小少爷”叫习惯了,回去之后,岂不是让他在李家小辈面前,凭空降了一辈?

    “什么时候走?”李易看着他问道。

    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说道:“越早越好?!?br />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那就再等七天吧?!?br />
    刚刚走出房门的如仪俏脸又红了起来。

    老者脸上露出苦色,说道:“此行路途遥远,途中还不知道要耽搁多少时日,少爷,七天后再走的话,怕是就赶不上老夫人的大寿了?!?br />
    李易心中暗骂了一句,转身向房间走去。

    这些家伙还真的会挑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这不是成心捣乱吗?

    “姑爷,鸡蛋煮好了,你快过来吧?!毙』肥掷锬米帕礁鲋笫斓募Φ?,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片刻之后,李易躺在摇椅上,小丫鬟站在他的背后,手上拿着两只鸡蛋,在他的眼睛上滚来滚去。

    院子里,那老者和叫做李正的年轻男子小声说着什么,后者时不时的转头看一眼站在院子里的持剑女子,眼中浮现出一丝惧色。

    这一次,就算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说出“二夫人”这三个字了?!?br />
    【ps:看了上一章结尾的评论,差点没敢码字,深思熟虑之后,还是不想改大纲。断章是我的错,吊胃口也是我的错,要寄刀片的,我都接着-----反正你们也不知道地址……,另外,请文明一点,脱了的裤子,可以提起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