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你,你别告诉我们家小姐?!?br />
    叫做小翠的少女小跑着离开了,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巷口,走之前说的话又在李易的耳边响起。

    “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啊……”李易揉了揉眉心,喃喃的说道。

    以她的性格,明明不可能自暴自弃,这般不作为又是为了什么?居然还是小翠偷偷的跑过来,他才知道曾醉墨的境况已经到了那样的地步。

    难道是因为脸皮???

    不过,无论有没有发生那天晚上的事情,李易都不能看着她被动的去接受那样的命运,如果李轩说的没错,有那些东西,问题如今已经得到解决了吧?

    可心里为什么还是没来由的感到烦躁呢?

    “姑爷,吃饭了……”

    小环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从里面传过来,李易将心里的纷乱念头暂时压下,转身走了回去……

    ……

    ……

    名叫小翠的少女怀里紧紧抱着那本书册,跑出了小巷。

    街上的人流开始密集起来,她的脚步放缓,小心的将那书册从怀里取出来,翻看了几页,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迹,俏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看来那坏人,也不是那么坏嘛?!弊怨俗缘泥艘痪?,在街边买了一根糖葫芦,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

    自小就跟在小姐身边,虽说小姐会的琴棋书画她样样-----也不通,但至少跟着小姐识过字,认得诗词。

    那坏人------现在已经不是坏人了。

    那公子写的诗可厉害呢,上次在那园子里,把那么多人都吓到了,还听说想要争花魁的那些人,哭着求着让他给自己写诗,上次妈妈给陈妙妙五百两银子,让她去找那位公子的时候,她可是全都听到了。

    哼,她陈妙妙凭什么让那位公子写诗,还没飞上枝头当凤凰呢,最近这些天,整天在小姐面前说那些怪话,要不是小姐拦着,看她不上去撕烂她的嘴……

    不就是妈妈想要把她捧成花魁吗,她长得没有小姐好看,才艺更是差着小姐十万八千里,更重要的是,她让那位公子看过身子吗?

    什么都比不过小姐,还想做什么花魁,做梦去吧!

    还有那些人,求着人家写诗也求不到,自己今天还没开口呢,就拿到了她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可见那位公子心里面牵挂的还是自家小姐……

    想到这里,小翠的心里就更加高兴了。

    悄悄的从后门溜进了群玉院,小姐刚才出去找若卿姐姐了,她才有机会偷偷跑出去,轻轻推开房门,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小翠,你刚才去哪里了?”

    赶忙将怀里的东西藏好,要是让小姐知道了,肯定会让她还回去,咧嘴露出两排白牙,说道:“小姐,我刚刚出去买了两串糖葫芦,给你一串……”

    ……

    ……

    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里面终于传来了动静,刘一手吐掉嘴里的枯枝,看到那老者和青年从户房走了出来。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崩险叨运傲斯笆?,说道。

    “老人家找到想要的东西了?”刘一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心里面猜测,看他刚才哭的那么伤心,应该是找到了,而且------结果似乎并不是那么的让人满意。

    老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问道:“敢问这位捕头,本县的所有户籍,是否全都在这里面了,可有缺失?”

    “不敢说所有人口的户籍都在这里,但大抵也差不了多少?!绷跻皇只卮鸬?。

    前段时间才带着兄弟们挨家挨户的清查了人口,除非那些躲在深山里不出来的黑户,各个村寨有多少人口,就有多少户籍,这是不会差的。

    “多谢?!崩险吆蜕频囊恍?,指了指今天被杖责,如今被两人搀着的年轻人,对刘一手说道:“老朽御下不严,初到贵府,便让他犯下如此大错,不知……”

    刘一手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已经施了刑,就可以带走他了,记得不要在城内纵马就是了?!?br />
    刘县令显然也不愿意和这些人结下太深的梁子,白天特地嘱咐了刘一手这些,想来县尉大人也不会说什么。

    看着这群人出了县衙,刘一手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自己也该出去巡逻了。

    不然的话,手下那帮家伙一定会趁机偷懒的。

    活动了一下腰背,疲惫略微减轻了一些,还好,距离上元没几天了,上元之后,城内就会再次实行宵禁,再也不用大晚上受罪……

    “李伯,我们要现在去那村子吗?”老者带着十余名护卫走出县衙,那名叫做李正的男子转头问道。

    被称为李伯的老者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先找个客栈住下吧,明日一早再说?!?br />
    回头再次望了望高大的县衙大门,脸上露出了浓的化不开的哀伤。

    第二日清早,便有一行人牵着马出了城门,十余名护卫飞身上马,一匹马牵引着马车,向着某个方向飞驰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李家村迎来了一批奇怪的客人。

    说是奇怪,不过是因为这十余人都骑着高头大马,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赶了不少路,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了外人,大多都是村子里谁家的穷亲戚,什么时候有过这种阵仗?

    “不知几位来我李家村有何贵干?”看着这些人下了马,李家村村正老者走过去,拱手问道。

    向着不远处的大壮兄弟暗暗使了一个眼色,在不知道这些外人来意的时候,警惕一些总没有错。

    “老哥哥,这里是李家村吧?”

    看着对面那个和善的老头,好像不是来找麻烦的,村正稍稍放下了心,说道:“这里正是李家村?!?br />
    “不知道老哥哥认不认得李明翰?”

    “李明翰?”

    原来是来找人的,村正嘴里喃喃着这个名字,明明有些印象,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村子里都是些没读过书的粗人,起名也都是大壮二壮,二狗三炮之类的名字,李明翰,这么文雅的名字可不像是村里人能够取出来的。

    便在这时,另一位年长的村民喃喃了一句,“李明翰,李秀才是不是就叫这个名字?”

    村正一拍脑门,恍然大悟的说道:“怎么把李秀才忘了!”

    转头看着那老者,说道:“有的有的,村子里以前是有这么一个人,二十年前和娘子从外面搬过来的,后来在村子里落户,是村里唯一的秀才,不过他已经死了好多年了,你们找的是他吗?”

    “二十年前,是了,是了……”

    听到村正的描述,老者眼中有两行浑浊的老泪落下,声音哽咽道,“少爷,老奴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