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他们刚才说的群玉院,应该就是这里了?!毖盍嗵鹜?,看了看上方的匾额,试探的问了一句,“我们要不要进去找找?”

    站在门口就看到一位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台上搔首弄姿,台下的男人丑态百出,柳如意皱了皱眉,正经女子哪里会去这种地方?

    转头向身侧望了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杨柳青见她没有纠正刚才的那一声“师父”,心中窃喜,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

    不远处的墙角传来了一阵惨叫的声音,几道身影将墙角围了起来,里面传来的声音凄厉无比,惨绝人寰,片刻之后,李轩一脸满足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舒展了一下筋骨,只觉得全身上下畅快无比,心情也立刻愉悦了不少。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抬眼就看到了两双不善的眼睛。

    他眨了眨眼睛,很自然的开口:“两位姑娘,巧啊……”

    ……

    ……

    李易发现,只要遇到李轩,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事,尤其是被他拉来群玉院的时候。

    如意就在门口,现在出去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要是被她抓到自己逛青楼看艳舞,老脸以后可就没有地方搁了。

    猫着腰从桌旁溜走,前门不能去,悄悄的绕向后方,看到一道小门,飞快的钻了进去。

    不多时,几位年轻的公子大摇大摆的进了群玉院,一位俊俏的白面小生抖了抖折扇,眼神在厅中扫视了一眼,摇了摇头,“没有?!?br />
    另一位年轻公子的目光立刻看向了最前面的年轻人。

    李轩脸上也浮现出疑惑之色,指着一处已经被别人占据的桌子说道:“不可能啊,他刚才还在这里的?!?br />
    回头望了望几个护卫,问道:“你们几个,刚才看到他出去了没有?”

    “没有?!奔该の婪追滓⊥?。

    年轻公子掂了掂手里的折扇,淡淡的说道:“进去找?!?br />
    台上的舞蹈显然已经到了最紧张刺激的时候,舞女的动作也更加的开放大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众人的眼前直晃,在胸前抚摸的手恨不得将胸围子一把扯下来。

    “不要脸!”俊俏小生只是看了一眼就面红耳赤,暗自啐了一口,转头看到旁边的年轻公子脸色也有些发红的时候,心里面才平静了许多,视线却是再也不敢向台上看了。

    “该死的,难道这群玉院没有后门不成?”不知道走过了多少道回廊,穿过了几道月亮门,兜兜转转了一圈,居然又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

    打算偷偷过去看看如意走了没有,刚刚迈出一步,就看到两位俊俏的公子从那道小门走出来,再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俊俏公子,分明就是女扮男装的柳如意和杨柳青!

    以为换身衣服扎起头发就是男人了,别人或许没那么容易认出来,相处了这么久,李易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距离最近的月亮门还有一段距离,后退肯定来不及了,前进更是死路一条,李易此时恨不得自己会遁地之术……

    吱呀。

    身旁的一道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像是黑暗中的一道强光,李易怔了一下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迈了进去。

    两位俊俏公子的视线望过来的时候,院内已经空无一人。

    “呀,你是谁,赶快出去!”一道惊慌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穿着绿色衫子的少女惊叫着想要把他推出门外。

    这还了得,母老虎就在外面,傻子才会这会儿出去,那少女的力气当然抵不过李易,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说道:“抱歉,在下并无冒犯之意,只是想要在这里暂避一会儿,还请……”

    李易一句话说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因为房间里面,除了他和那位少女之外,还有一人。

    正对着他的是一个月亮门,月亮门里面是床铺,床边放着一个大大的浴桶,女子站在浴桶旁边,身上不着寸缕,还沾着不少水珠,应该是刚刚出浴。

    乌黑亮丽的长发,雪白的肌肤,两团浑圆挺翘,**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

    一览无余,当真是一览无余。

    这一刻,李易仿佛看到了上天打造的最完美的艺术品,脑海中一片空白,那丫鬟的惊叫声听不到了,外界的声音也在逐渐的消失,只有眼前那一道身影,越发的清晰起来。

    “你看够了没有?!币坏览淅涞纳舸斯?,声音里面有着压抑不住的怒气。

    被这一道声音拉回了现实,不管看没看够,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立刻转过身去。

    李易面对着房门,身后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对面那穿着绿色衫子的少女看他的眼神里面像是有火焰在燃烧。

    李易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下是真的冒犯了……

    “我刚刚好像看到他进去了?!泵磐獯戳艘坏狼宕嗟纳?,敲门声随后传来,李易的脸色再次一变。

    ……

    ……

    杨柳青敲了敲房门,片刻之后,房门打开,一个翠色衣衫的少女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易是不是在里面?”李轩首先开口问道。

    那少女点了点头,说道:“李公子在和我家小姐研讨画技,你们是李公子的朋友吗?”

    李轩三人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李易站在桌旁,似乎是在作画,一年轻女子站在他的身旁,神情专注的看着。

    两人衣衫整齐,丝毫不显凌乱,不像是在做什么龌龊事情。

    柳如意的目光在房间里面扫了扫,房间不大,充斥着一种淡淡的香味,不到就寝的时间,月亮门上的帷幕放下来有些奇怪,不过女子闺房有外人进入,此举也算正常。

    “你看这里,只要将比例再做一点小小的调节,立体感会有很大的增强,你平时作画的时候,要注意体会比例上的变化……”

    李易表情认真的将立体画的技法告诉曾醉墨,转过头看到李轩,奇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又看了看李轩旁边的两人,愣了一下之后,脸上露出极度震惊的表情,“如意……,你们两个……”

    老鸨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看到房间里面这么多人,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走到曾醉墨面前说道:“醉墨,快点准备一下,该你上场了?!?br />
    “抱歉,失陪一下?!痹砟约溉饲敢獾囊恍?,又对绿衫少女说道:“小翠,帮我招待一下这几位客人?!?br />
    “是,小姐?!鄙倥郧傻乃档?。

    曾醉墨走出房间,少女回头说道:“几位客人要不先在这里等一下,小姐最多半个时辰就回来了?!?br />
    “不用麻烦了?!崩钜装诹税谑?,转头对李轩说道:“碰巧遇到醉墨姑娘,和她讨论了一下画技,既然醉墨姑娘有事,我们回去吧?!?br />
    “走吧走吧?!崩钚诹税谑?,刚才揍了那汉子一顿,出了气,既然没有什么大新闻,也没有再留在这里的意思。

    “急什么,既然来了,就多看会儿再走,这可是我第一次进青楼,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绷缫庥靡馕渡畛さ难凵裢死钜滓谎?,淡淡的说道。

    “不行,女子逛青楼,成何体统!”

    李易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带着小姨子逛青楼,这他娘的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