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那个人看起来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崩钜撞幌牍刈⒛橇礁瞿锘哪昵崛?,刚才开口嘲笑他的那个小子却再次说了一句。

    不由的转头多看了他们两眼,很陌生的面孔,确定以前没有见过。

    两个年轻人长得十分俊俏,李易再次多看了两眼,随后就立刻打了一个激灵,刚才居然感觉这两个家伙长得好看,呸呸呸,娘炮而已,不仅长得娘里娘气的,说话更娘……

    对着指着他的那小子做了一个鬼脸,继续和眼前的美食战斗。

    “噗……”

    旁边刚刚喝了一口茶,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的年轻人看到他的鬼脸,没忍住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急忙掏出手帕去擦嘴。

    无意中瞥见这一幕的李易,心底立刻涌起了一阵恶寒,看到一个长得漂亮的娘炮女性化的用手帕擦拭嘴角,再美味的饭菜也吃不下去了。

    大男人谁会随身带着手帕?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两个小受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一张桌子居然能容得下两个娘炮?

    为了自己刚刚吃下去的东西着想,李易决定背对着他们,坐在了旁边的位置。

    “你家娘子管得严,没见过这种场面吧?”李轩看到李易换了一个视野开阔,正对着台上舞姬的位置,脸上露出了些许得色。

    李易不屑的撇了撇嘴,当年他偷偷看小日本*****的时候,这货还不知道在哪里呢,露个肚脐就算是大场面了,要是让他见识见识后世的脱衣舞,鼻血非喷出来三丈不可。

    似乎是没有看到他脸上的不屑,李轩诱惑说道:“反正你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和我一起去京城玩玩如何,京城的青楼,可不是这里能比的,天下名妓,京城占了多一半,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更何况到了那里,你娘子就管不住你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李轩试图用这件事情来诱惑李易,孤身赴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没有了李易,他的研究遇到了困难的时候,得不到启发,可能会无限期的搁置下去。

    “呸!”似乎是刚才的鬼脸让旁边的那俊俏小子对李易产生了不满,此时听到李轩说什么京城的青楼,名妓之类的,暗自啐了一口,脸上露出无比鄙夷的表情。

    “得了吧,我这辈子就打算在庆安府混日子了,没有去京城的想法,祝你一路顺风……”李易很干脆的举了举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李轩对于他的拒绝很失望,明珠说的对,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志向,无论使出什么样的诱惑都无济于事。

    不知道这次皇伯伯召他上京,除了完婚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京城虽好,但还是庆安府来的自在。

    “嘿,两位小兄弟,看起来面生啊,不是这里的熟客吧?”俊俏小生正用鄙夷的眼神望着李易和李轩两人,心道这两人长得一表人才,内心却是如此的不堪,冷不防身边多了一道身影,转过头的时候,看到一个大汉坐在了他的旁边,身上一股熏人的味道,他急忙向旁边移动了一点。

    “哎呀,第一次见到二位,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不知道两位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啊……”壮汉脸上露出笑容,就要去摸那小生放在桌上的手。

    “呀,你要干什么?”俊俏小生吓了一跳,立刻从座位上跳开,求助的望向旁边的同伴,“公子……”

    李易竟然从那大汉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淫邪的目光,没错,就是淫邪。

    一个大男人,居然对另外两个男人露出了淫邪的目光,妈的,这汉子看起来这么强壮,居然是个死玻璃!

    “没什么,哥哥只是想要多交两个朋友而已?!蹦呛鹤恿成系男θ莞?,说着就伸手想要摸另一人的脸颊。

    “请你自重!”

    那年轻人立刻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的说道。

    周围众人的注意力本来都在舞台上越跳越妖娆的舞姬身上,冷不防听到一声呵斥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

    “怎么是他?”

    “这家伙又来物色那些俊俏的小公子了?”

    “这两个俏相公倒是可惜了……”

    ……

    ……

    众人明显对这大汉很熟悉,脸上纷纷露出厌恶之色,有几人甚至挪远了位置,和他保持足够的距离。

    那大汉的眼神眯了起来,看着两人说道:“交个朋友而已,不至于吧……”

    “公,公子,我们走吧?!笨∏涡∩ё拍昵崛说氖?,脸色发白,小声的说道。

    看着那面露不善的大汉,年轻人的脸色也有些发白,有些后悔今夜偷偷跑出来,正要拉着小生离开,那大汉冷笑一声,挡在了两人前面,说道:“精彩的才刚刚开始,别急着走??!”

    李易叹了一口气,打算站起来,他对于那两个娘炮没什么好印象,对于这大汉的癖好也没有什么歧视,但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个你情我愿,强迫威胁的话,可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作为本县县尉,既然遇到了这种事情,眼睁睁的看着也说不过去。

    不过,这个时代的人情还远不像后世那么淡漠,不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正义感一直都爆棚的世子殿下显然就是这样的英雄。

    “滚,别打扰了本公子的兴致?!崩钚姆绞郊虻ゴ直?,挡在大汉和那两人之间,表情不屑,将一个纨绔的样子演绎到了极点。

    几名护卫已经跟了过去,那大汉只要有任何异动,立刻就会被大卸八块。

    那小生和年轻人看向他的眼神里面立刻就充满了浓浓的感激。

    “呦,这位小兄弟长得倒是挺俊俏?!蹦呛鹤颖纠聪胍⑴?,看到拦在他面前的,居然是一个同样俊俏的小公子时,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李易注意到李轩脸上的表情开始凝固,就知道对面这家伙完了。

    被一个玻璃称赞长得俊俏,换做是他的话,已经在这汉子的身上演示了一整套降龙十八掌了。

    “多谢这位公子?!敝姥矍爸耸窃谖馕?,年轻人急忙对李轩拱手说道。

    “你们退开?!崩钚渥帕?,伸出手臂,示意那两人退到后面,不小心触及那年轻人胸口的时候,轻轻拍了两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看不出来,兄台身体倒是挺结实的??!”

    “公,公子……”那小生眼睁睁的看着那男人在自家“公子”的胸口上拍了两下,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至于被李轩称赞身体结实的年轻人,低头望着胸口,怔了怔之后,再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时,脸色已经涨的通红。

    李轩已经不再去管那年轻人了,回头冷冷的看着那汉子,淡淡的说了一句,“把他拖出去?!?br />
    这些天心中积郁着满满的怨气,也是时候该抒发一下了。

    大汉开始对于他的话不明所以,但当两只肩膀被人按住,再也使不出一点力气的时候,脸色就开始有些发白了。

    大汉被李轩的护卫拖出去了,李轩也跟了出去,李易知道他心里有气,这汉子出现的倒是时候。

    倒是那两个年轻人,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一动不动的样子。

    这里的情况只是引起了一少部分人的注意而已,当场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叫好声时,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台上的舞姬吸引住了。

    李易也转头望了一眼,发现她居然将身上的轻纱扯了下来,露出两段光洁的玉臂,上身只穿了一件抹胸,两团饱满呼之欲出,时而从裙中探出**,引得群狼嚎叫……

    原来青楼里的艳舞就是这样,李易瞄了一眼就没有了兴趣,打算出去看看,从座位上站起来,看到杨柳青以及另一道出现在门口的身影时,脚步猛然一顿,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