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之夜,整个府城都处在一片热闹欢腾之中,包括那些有钱的富户,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怕是连盗贼都不愿意这个时候行窃。

    劫富济贫的女侠正是趁着这个机会,翻过高高的院墙,盗走那些人的财物,不为私利,只为了救济这些孤苦无依的孩子,将那些财物拿出去典当的时候,还得时刻小心,不要被狗官和他的爪牙发现,自己要是出事,孩子们就只能去外面乞讨了……

    很明显,她终究还是出了疏漏,那狗官带着一群捕快追到了这里……

    李易觉得自己就是故事里的狗官,贴切的不能再贴切了。

    难怪有两天没看到杨柳青,原来那两天她在干这些事情。

    “都放下兵器?!蔽弈沃?,只能对刘一手他们摆了摆手说道。

    劫富济贫,李易并不认为这是什么恶事,事实上他自己也想这么干过,更何况早上换下来的外衫还是人家拿去洗的,这个时候让手下用刀指着她,就有些不太好了。

    “把你偷的那些东西全都拿出来吧?!崩钜鬃吖タ醋潘档?。

    她做的事情虽然合情但是不合法,总要有东西给那些人交代。

    “不行,他们会饿死的?!鄙倥房醋潘?,眼中有着一丝倔强,摇了摇头说道。

    李易看着她身后的十几名孩童,女孩子躲在男孩子的后面,几个男孩子护着她们,仍旧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等人,虽然身体还在微微颤抖,但却都握紧了拳头,李易相信如果刘一手他们一有动作,他们下一刻就会冲上来。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br />
    他看了杨柳青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

    “姐姐,官差大人不抓你了吗?”看着那些凶恶的官差都走出去了,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从后面走出来,拽着杨柳青的衣角说道。

    杨柳青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放心,官差只挂坏人,姐姐是好人,他们不会抓姐姐的……”

    小女孩闻言,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从篮子里面拿出一只包子,递给她,咧嘴笑道:“姐姐,吃包子……”

    杨柳青从她手里接过包子,咬了一小口,抬头望向门外的时候,那些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

    ……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做错了,不该放过她?”一路之上,看着刘一手好几次欲言又止,李易停下脚步,看着他问道。

    刘一手恭敬的抱拳道:“大人心善,属下能够理解,但此举却不合律法,若是传扬出去,大人怕是会有麻烦?!?br />
    李易笑了笑,说道:“律法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今日抓了那女子,或许那些孩子就会饿死,情理与法理有时候其实是冲突的,如何决断,对得起你的内心就行了?!?br />
    看着县尉大人走远,刘一手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情理与法理……”口中喃喃着这几个字,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迷茫。

    许久之后,迷茫才逐渐的变为清明,叹了一口气,那些大户人家丢失的首饰珠宝,是被一个流窜各个府州的大盗盗走的,想要追回来的概率,实在是太过渺茫了……

    ……

    ……

    杨柳青将院子又扫了一遍,坐在角落里的石凳上,看着那年轻的书生捧着一卷书,身下那奇怪的椅子一晃一晃的,看上去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十分文弱的书生,居然是一位官员,旁敲侧击的去问那个小丫鬟的时候,对方得意的告诉她,自家姑爷是县尉,手下管着好多官差呢。

    除了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和他说过一句话,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流,对于那年轻书生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一个“懒”字上面。

    只要外面太阳还不错,就会看到他躺在那个奇怪的椅子上,有时候手里会捧着书,有时候不会,他似乎也练武,每天至少会练功一个时辰,就是不知道他学的是哪一路武功,拳法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道,可能只是学着玩吧。

    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和八品官联系起来。

    不过,他的心肠还不错,要不是他今天放过自己,那些孩子就要上街去乞讨,虽然她认识那些孩子也没多久,但既然从人贩手里救下了他们,就不愿意让她们再回到以前的生活。

    对了,那一套奇怪的拳法,未来的师父有时候也会练,从来都不避讳她,真是想不通,她和自己相仿的年纪,武功怎么这么厉害,一定要拜在她的门下啊,如果能学到她的本事,应该就能报仇了吧?

    李易放下书,回头望了一眼,那少女又开始发呆了,倒是没想到,她居然就是那女飞贼,听说城里的大户被偷了不少,大晚上看到穿白衣服的女子在屋顶飞来飞去,扑通一声跪下大喊“女鬼饶命”……

    那些孩子都是孤儿,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孤儿院,如果没有杨柳青,她们只有上街乞讨一途,饿死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在冬天的时候,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不可能让她一直去偷大户,总会有暴露的一天,如果能给她们找些活计,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也算是一件功德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的时候,又是一天过去,杨柳青从大宅子出来,心中琢磨着今天学到的那两招时,身后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大人……”她转过头,看到年轻书生时,有些慌乱的行礼。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手里剩下的钱还能用多久?”

    杨柳青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色,说道:“帮他们购置了住处之后,就没剩下多少了,省着点用,应该能撑一个月?!?br />
    “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让几个年龄大一些的在剧院做事,打打下手之类的,剧院你知道吧,擦擦桌子扫扫地,做些轻松的活计,应该能自己养活的起自己?!?br />
    “真的可以?”杨柳青的眼中浮现出一丝亮色,猛地抬头看着他。

    李易点点头,“长平街剧院,就说是我的意思,他们会帮你安排的?!?br />
    杨柳青的脸上浮现出喜色,正要感谢的时候,几道身影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李易打算先回家躲一躲,不知道李轩的飞机研究到什么地步了,这次是不是用孔明灯把狗带到天上了,依照现在的条件,没有合适的材料,热气球这玩意儿实现不了啊,就算他问自己也没有用。

    “我要走了?!?br />
    没想到李轩不是来问他如何飞上天的事情,开门见山,一脸颓废,生无可恋的样子。

    李易脸色微变,急忙道:“不就是娶了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吗,这没什么,蒙上被子都一样,况且你还说那女子长得国色天香,怎么算都亏不了,千万别想不开……”

    “不是因为这件事?!?br />
    李易脸色再变,“难道你得了不治之症?这是有点麻烦,不过也不要放弃,你是宁王世子,什么样的名医找不到,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我要去京城了?!崩钚ぬ玖艘豢谄档?。

    李易拍了拍胸口,撇了他一眼,这么大人了,说话都说不清楚……

    去京城就去京城吧,又不是下地狱,至于这么生无可恋,想要自寻短见的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