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洗漱的时候,李易居然发现鼻子下面有些血迹,最近火气的确是有点大,经过几个晚上的“增进感情”,晚上都可以和如仪钻同一个被窝了,但每每快要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就自己钻进了另一个被窝……

    这就是造孽啊……,李易甚至在怀疑她是不是在故意撩拨自己,但也只能在心里暗自长叹,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

    往年春节,从大年初二开始,就要到处走亲访友,从压岁钱收到手软到给小辈发到手软,今年倒是用不着再继续一遍这样的流程了。

    他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里,虽然出自李家村,但却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说是人生地不熟也不为过,对那里自然没有什么归属感,如仪这边也没有什么亲戚,这个年过的极为清闲。

    从初三开始,叫做杨柳青的少女就又准时出现在了家里,手脚勤快,哪里有活就会在哪里出现,早早的就来了,直到晚上才回去,完全带入了丫鬟的身份,似乎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打动如意。

    有时候如意练功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如意也不会赶他,让李易心里面微微有些奇怪。

    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也不打算去管,收不收徒是她的事情,这几天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半个月差不多是庆安府城最热闹的一段时间,大小官员都不能休沐,作为县尉,维护好城内的治安就是他最主要的责任。

    街道上捕快巡查的频率明显增多了起来,每天都会处理几起小案子,所幸要案命案倒是没有发生,有刘一手在,手下人就能搞定一切。

    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李易就会在县衙里喝喝茶看看书,县尉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省心到了极点。

    大牛在他眼前走来走去已经有一会儿了,晃得李易心烦,这货自从伤口好些能下床之后,就屁颠屁颠的跑到衙门报道了。

    除了喜欢往青楼钻之外,这货的性子也算得上敦厚,不过再敦厚李易也不会允许他继续在自己的眼前晃,放下书,拍了拍桌子说道:“要转去外面转,刘捕头那边不是缺人手吗,要是闲着没事就过去帮忙?!?br />
    大牛终于停下了脚步,一脸苦色的说道:“大人,刘捕头带着几位兄弟捉拿那小贼已经好几天了,连人家的影子都没见到,每天夜里都有大户遭窃,那小贼怕是不好捉啊?!?br />
    看到李易面前的茶杯空了,急忙跑过来帮他倒满,一脸谄媚的说道:“我还是就留在县衙里吧,还能帮大人端杯茶倒杯水的……”

    相处的时间久了,大牛早就摸清楚了县尉大人的脾性,李大人可不像以前的周县尉一样,整天板着一张死人脸,经常训斥他们,如今的县尉大人,不仅本事姓周的比不过,也非常平易近人,就算是看到他们偷懒,也顶多在屁股上踹一脚了事。

    上次大人在他这里拿了蒙汗药,事后还给了他许多银子补偿,不要都不行,哪像那姓周的,貔貅一样只进不出,差使兄弟们办事,自己收孝敬,王八蛋活该蹲大狱。

    大牛刚刚帮李易添满茶水,门口就出现了一阵骚动,几名捕快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

    看到几人鼻青脸肿的样子,李易站起来,奇道:“你们怎么了,怎么弄成这幅样子?”

    捕快虽然在县衙里连品级都入不了,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算是半个官了,殴打捕快可比后世袭警的罪名要严重多了,不仅可以免费的享受县牢几日游,还能免费赠送一顿板子,实在是划算至极。

    “大人,那女飞贼实在是厉害,我们本来都已经顺藤摸瓜抓到她了,谁想她功夫了得,一不小心被她给逃了……”一名捕快郁闷的说道。

    抓贼不成反被贼揍,而且还是一个女贼,让他们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刘一手呢?”李易问道。

    “刘捕头让我们回来多叫几个兄弟,已经确定那女贼的住处了?!蹦遣犊煳兆湃?,恨恨的说道。

    听他的描述,那女飞贼应该是有功夫在身,怕不是他们这些半吊子能够解决的,被揍一顿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手下被人揍了,李易的面子上也过不去,方家嫂子今天带着柱子回娘家看丈母娘了,老方闲在家里,刚好带着他去压阵。

    这一个差事明显让老方来了兴致,对于捕快们的战斗力做了一番鄙视,强烈推荐刘一手的捕头位子让给他来坐,如果他当了捕头,保证衙门的捕快不会再被打成这个熊样。

    刘一手就当没听到老方的话,捕头的位置不是谁拳头大谁就能做,需要靠脑子办事,懒得搭理那些有勇无谋只会使用暴力的家伙,对李易抱了抱拳说道:“那女飞贼虽然来无影去无踪,却总有疏忽的时候,属下调查了城中的几个当铺,发现有几个交易的物件,正是那些大户丢失的东西,那女贼倒也聪明,每次都在不同的当铺典当,几个兄弟蹲守了两天,才将她等到,奈何那贼人身手了得,才让几位兄弟吃了亏。不过,她的住处,属下已经追踪到了?!?br />
    刘一手带了几名捕快在前面带路,李易和老方跟在后面。

    有老方在,本来李易不打算来凑热闹的,纯粹是因为想要看看他们口中的“女飞贼”到底是什么样子。

    趁着月黑风高,飞檐走壁,抢劫大户,劫富济贫,这可是武侠小说中侠士的标准套路,眼前他们要抓的人,可能就是这么一位女侠。

    至于李易自己,在小说里就是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和侠士作对的反面角色,最后的结局一般都不太好……

    几人一路走来,进入了城北的区域之后,房屋明显的变的低矮破落起来,李易记得大牛家就是住在这里。

    “大人,就是这里了?!绷跻皇种噶酥盖懊嬉淮ζ坡涞耐ピ?,小声说道:“一位穿着便衣的兄弟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进了这处院子?!?br />
    李易挥了挥手,两名捕快一脚踹开大门,众捕快顿时鱼贯而入,兵器出鞘,警惕的望着院中。

    毕竟刚才在那女飞贼的手下吃了大亏,谁也不会因为她是女子就小瞧于她。

    院子里面,十几名孩子正聚在一起,手里拿着包子狂啃,看到这么多官差进来,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吓了一跳,不小心将包子掉在了地上,愣了一下之后,又立刻捡起来,藏在衣服后面。

    “兀那女贼,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不快束手就擒!”一名捕快望着众孩童当中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子,大声说道。

    “姐姐快跑!”

    看到拿着刀的官差闯进来,一个男孩的脸色一变,高声说了一句,人群中几个男孩子立刻就跑了出来,最大的有十一二岁,最小的不过七八岁,此刻都在冲着刘一手他们龇牙咧嘴,仿佛随时都要冲上来的样子。

    “怎么会是她?”老方张大嘴巴,看着李易,脸上满是意外。

    看到那些孩子做出凶恶的样子,眼睛死死的盯着刘一手他们,李易发现自己刚才居然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