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意抬头撇了那少女一眼,埋头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武林豪侠榜的事情她也有耳闻,对于榜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感到十分不忿,如果不是姐姐拦着,早就去找那天榜第二高手的麻烦了。

    太极剑的精髓她已经完全掌握,剑法精进之后,又面临一个新的瓶颈,这一次,突破就变的没有那么容易。

    太过遥远的目标,总会让人失去动力,这几天都没怎么练习,李易的故事里说扫地也是一种修行,就干脆死马当活马医了。

    不过,这几天下来,剑法虽然没有什么精进,心态却平和了许多,所以她闲下来的时候就拿着扫帚扫扫院子,以至于这处小院前所未有的干净。

    “让一让?!?br />
    扫过少女脚下的时候,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

    “江湖规矩,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挑战,天榜第一的位置就是我的了?!北凰奘?,少女也不生气,看着她说道。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只知道眼前的女子很不简单,天榜第一居然是一位女子,岂不是说,除了那几位宗师之外,她就是景国最厉害的女子了?

    老方抱着胳膊,一副看戏的表情。

    这小姑娘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来挑战大小姐,更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把二小姐当成了大小姐,真不知道该算她幸运还是不幸。

    要论武功,当然是大小姐更厉害了,可大小姐性子和善,下手也有分寸,至于二小姐,动手的时候,可是从来都不会留情面的。

    “没想到天榜第一,竟然只有这么一点胆气?!鄙倥擦似沧?,扭头就走,“我会告诉他们,柳如仪也不过如此,连接受挑战的勇气都没有,算什么第一?”

    话音刚落,脸色忽然一变,猛地转过头时,一只白皙的手掌就落在了她纤细的脖子上。

    即便是武林高手,脖子也是她们最脆弱的部位,只要这只手稍稍用力,她的脖子就会被扭断。

    “你这是偷袭!”她瞪着眼睛,不服气的说道。

    柳如意一只手拿着扫帚,另一只手放开她的脖子,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可以不在乎这少女的挑战,但却不会任由她出去污蔑姐姐的名声。

    少女持剑站在她的对面,问道:“你不用兵器?”

    柳如意懒得搭话,对手是这位小姑娘,她连拔剑的兴趣都没有。

    “小心了?!庇忻挥斜?,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区别不大,刚才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其实也有很强的防备之心,却依然被她捏住了脖子,已经足以让自己小心对待了。

    开口的时候,长剑犹如灵蛇一般,吞吐着寒光,向前直刺而去。

    眼前一花,前面那女子的身影消失了,随后脖子一紧,又出现了刚才的感觉,那只白皙的手掌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

    “打也打过了,你走吧?!绷缫獾氖执铀牟弊由纤煽?,拿着扫帚继续清扫地上的尘土。

    李易看的一脸羡慕,云淡风轻,潇洒写意,波澜不惊,这才是高手应该有的姿态。

    几次三番的打击对手的自信,输也要让对手输的心服口服,末了再淡淡的说一句,“以你的资质,回去苦练三十年,再来找我吧……”

    宗师气质,显露无疑。

    当然,这样做也有一点小小的风险,如果挑战者具有主角光环,受此羞辱之后,忽然悟出了绝世武学,三年之后,再次登门,将宗师斩于剑下,一雪前耻,顺便上演一出草根逆袭的年度大戏……

    逆袭的戏码李易没有看到,故事的发展和他预料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出入。

    那少女呆立原地片刻之后,忽然单膝跪地,双手抱剑,大声说道:“我打不过你,请你收我为徒吧!”

    少女的弯拐的很急,老方嘴巴张大,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李易诧异的看着她,忽然觉得,上门挑战只是幌子,拜师学艺才是她最终的目标吧?

    柳如意美目中也闪过了一丝讶色,很快就隐去了,摇头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也不会收你为徒?!?br />
    “你比我厉害多了,只有拜你为师,我才能学到更厉害的武功,我是不会放弃的?!鄙倥鹜?,眼神坚定的说道。

    她此行的目的就是来拜师的,虽然不知道传说中的柳如仪武功如何,但眼前这位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子,是她这辈子见过武功最厉害的人,便立刻打定了主意。

    捡起地上的小包袱,背在了背上,又从墙角捡起了另一把扫帚,跟在柳如意后面扫了起来。

    “姑爷,要不要把她赶出去?”老方试探着问道。

    “不用了,她想扫地就就让她扫吧?!泵坏壤钜谆卮?,柳如意就淡淡的说了一句,放下扫帚去了屋里。

    小环挽着如仪的手从屋里出来,问李易道:“姑爷,我们什么时候去外面买……,咦,这位姐姐是谁?”

    ……

    ……

    “呵呵,干了!”

    “豪侠榜天榜四十,恭喜赵大哥,真是想不到,赵大哥如此深藏不露?!?br />
    “赵大哥以前实在是太过谦虚,兄弟们都被你瞒过去了,酒足之后,一定要向赵大哥讨教几招?!?br />
    楚州,襄城,赵员外府上,十余名江湖人开怀畅饮,纷纷对坐在上首一位留着山羊胡的男子敬酒。

    “也不知是何人瞎编乱造,赵某何德何能,能在豪侠榜上占据席位?!闭栽蓖飧尚α艘簧档?。

    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心中最是清楚不过,有几分别人不知道的保命手段,但绝对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

    “哎,赵大哥此言差矣,那豪侠榜如今已经被武林中人认可,谁人不为登上豪侠榜而自傲,赵大哥不用再谦虚了?!币蝗税谑炙档?。

    赵员外这次倒是没有再解释了,此事对他的名气的提升的确有很大的作用,怕是能够引来更多的武林人士投奔,倒也不算是坏事。

    “哈哈,大家喝酒!”大笑两声,将话题暂时转移开来。

    砰!

    众人正喝的痛快时,忽然从一旁传来了一声闷响,赵府的大门轰然倒塌,溅起了一地的尘土,一道魁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是何人!”

    愣了一下之后,立刻有人放下酒碗,大怒着走过去说道。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破坏了赵府的大门,是不将他们兄弟放在眼里吗?

    走到大汉的身边,正要拦住他,被那大汉一拳轰飞,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沫,眼神中满是惊恐。

    桌旁的众人见此,纷纷站了起来,目露凶光。

    “吾乃青州庞德,天榜四十一,你们谁是赵员外,我倒要看看,排在老子前面的,到底是哪位好汉!”大汉狂笑一声,声音如巨钟一般响亮。

    “原来是天榜高手,失敬失敬!”

    “青州好汉,居然来我楚州挑衅,是欺我楚州无人吗?”

    “哼,不过是天榜四十一,如何能比得过我们赵大哥?”

    “是啊赵大哥,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

    ……

    闻听此人只排在天榜四十一,还在赵员外之后,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开口催促道。

    没有人看到,躲藏在人群后面的赵员外,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