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刚才的宫墙变成了眼前的瓦砾,终于意识到天罚真正威力的常德,身上破烂的衣衫瞬间就被汗水打湿。

    谁都没有想到,天罚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公主殿下一点都没有夸张,毁天灭地,这是真的毁天灭地??!

    就在刚才,他甚至感觉脚下的土地都震了一震。

    一想到刚才他居然想要在宫殿里面试验,额头上的冷汗就再次冒出来了。

    若是刚才他真的那么做了,绝对是殿毁人亡的下场,哪怕陛下出了一点差池,他常德就是死一万次也不够??!

    一时间,常德心里对于公主殿下充满了浓浓的感激。

    此时,数十名身穿甲衣的侍卫已经将此地团团围住,几名宦官模样的灰衣人出现在了景帝身边,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景帝喘了一会儿,呼吸逐渐的平稳起来,脸色还有些潮红,挥手甩开了搀扶着他的护卫,赶走了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御医,大步的向着殿墙倒塌的方向走去。

    看着灰黑的土地和满地的瓦砾,景帝沉默了许久,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好一个天罚,好一个天罚!有此神物,足以佑我景国数十年安稳!”

    一个黑乎乎的小小陶罐,居然有如此的威力,结实的殿墙都承受不住天罚之威??梢韵胂?,若是数个十数个甚至是数十个同时发威,当真可称得上是毁天灭地,天威之下,再坚固的城墙也会像豆腐一样被轻易摧毁。

    景国积弱已久,又有强敌窥伺,他这些年励精图治,才将一个大国经营成眼前的境况,好不容易求的片刻安稳,只是这些年病痛的折磨越发严重,等到他追随先皇而去的时候,便是景国的稳定祥和被打乱的时候。

    为此他时常寝食难安,然而,此等国之重器的出现,如同黑暗中的一缕曙光,让他似乎又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以景国如今的国力,不求开疆拓土,拓展版图,但以此物作为震慑,怕是没有人再敢打景国的主意。

    “老奴为陛下贺,为我景国贺!”

    常德侍奉景帝数十年,又怎么能不知他心中的想法,皱纹密布的老脸上同样的露出了笑容,单膝跪地,高声说道。

    哗啦!

    周围的侍卫也立刻跪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眼色还是有一些的,整齐洪亮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响彻整座皇宫。

    “为陛下贺,为我景国贺!”

    “为陛下贺,为我景国贺!”

    “为陛下贺,为我景国贺!”

    ……

    ……

    “明珠在信中说,此物除了可以作为破城利器,同时也是战场杀敌的重宝,瓦罐破碎的碎片,居然嵌入了墙内,若是用在战场上,怕是所在之地,立刻会成为人间炼狱?!惫钪?,景帝看着桌上的几枚陶罐,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点头说道。

    “父皇,这些只是用作测试之用,真正的“天?!?,为了增加威力,会在里面混上铁钉铁片,一旦爆炸,三丈之内,几乎不留活口?!崩蠲髦橹缸抛郎系耐吖匏档?。

    常德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破碎的瓦罐都能嵌入墙里,那是何等的力量,换了铁器……

    若是刚才自己引燃的那一枚“天?!?,像公主说的那样,恐怕他现在,已经被打成筛子了吧?

    个人的武力,在天威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景帝愣了一下之后,脸上的笑容更甚,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眼中忽而浮现出一丝厉色,“齐国,齐国,年节将至,朕打算送给你们一份大礼,希望你们会喜欢……”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齐国兵士在天罚面前,狼狈逃窜的场面,只觉心中积郁已久的一股沉闷之气一扫而空,转头看着李明珠,问道:“此物造价几何?”

    李明珠恭敬说道:“回父皇,此物制作简单,所用材料价格低廉,造价极低?!?br />
    天罚威猛,就算是造价再昂贵,景帝也不会放弃,如今听说此物造价低廉,心中大喜,目露思忖之后,又看着她问道:“此物是何人造出,此人现在哪里?”

    李明珠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就消失不见,说道:“造出天罚的,乃是庆安府一名叫做沈良的伶人,其祖辈都是烟花匠,无意间发现了“天?!迸浞?,儿臣得知之后,便立刻将他控制起来,现在已经带到京都,这些“天?!?,公主府的人也参与了制作,但核心的配方,只有沈良和儿臣知道?!?br />
    景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中最后一丝顾虑也没有了。

    “那沈良,以后便让他负责督造“天?!?,不允许和外人接触,朕会派人在城外划出一块地方,专门用于天罚的研制,另外遣五十工匠,由一千禁卫护送,速速前往战区,朕要看看,是齐国兵将厉害,还是我景国的天威厉害!”

    景帝一连发出了数道命令,回头看到女儿脸上的疲惫之色,柔声说道:“这一路辛苦你了,先回去歇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父皇了?!?br />
    “父皇,这是天罚的配方?!崩蠲髦榈愕阃?,一路的奔波,她也的确是累了,献出火药配方之后,缓缓的退出了宫殿。

    景帝拿着配方,端详了许久,又拿起一枚陶罐,放在手里小心的查看。

    亲身感受到此物的霸道和恐怖,常德恨不得离这座宫殿远远的,看到皇帝拿起了“天?!?,急忙道:“陛下……”

    景帝挥了挥手,将他要说的话打断,也把瓦罐放回了原位。

    “果然不愧是朕看中的人,李易啊李易,朕真的很好奇,你还能为我景国,带来多少福泽?”景帝缓缓的开口,若是李明珠在这里,定然会因为他此刻的话而震惊万分。

    常德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陛下,天罚之事,非比寻常,要不要……”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明珠不会看错人,朕更不会看错人,既然已经有了一个沈良,就一定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传旨下去,严令售卖硝石,硫磺,着令官府统一收购……”

    一道命令发出之后,身后立刻有人应了一声,走出了宫殿。

    “明珠可是从来都没有对朕撒过谎啊,这是第一次,你倒是比朕想的还有能耐……”想起那个在王府花园中和自己侃侃而谈的年轻人,景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献上如此国之重器,朕到底该如何赏你呢……,罢了罢了,年关将至,就让你再逍遥些时日……”

    景帝自言自语的喃喃了几句之后,又有几道旨意吩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