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既得公主垂青,日后自当勤勉,莫要再说无心仕途之言了,我很希望看到你我同朝为官的那一天?!倍盗思妇涿憷嵝幕爸?,就和冯教授离开了。

    很显然,他是将李易当成一位很有前途的晚辈看待的。

    冯教授说了一番话,走的时候,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觉得这一棵苗子虽然有所改变,但改变的并不彻底,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若是他以后能够位极人臣,自己也能和老友吹嘘,当初是自己令尚书大人或是宰相大人迷途知返,从此奋发向上,才有今日的地位……

    李易将那名帖收好,没想着去京城拜会那位严大人,不过根据冯教授所说,这纸片似乎也不是一文不值,就是不知道能卖多少钱,一百两怕是肯定亏不了的……

    关上店门,看到小环红着眼圈从瓦舍出来。

    还以为是谁欺负了她,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小丫鬟就主动交代,是被宁采臣和聂小倩的爱情感动到了。小丫头身子还没长成,感情却丰富的不得了,第一次听故事的时候眼泪就掉的吧嗒吧嗒的,刚才肯定也没少掉眼泪。

    本来有些低落的心情,在李易给她买了一个糖人之后,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拿在手里舍不得吃,只是看,李易一口咬掉了糖人的脑袋,剩下的部分就被小环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了。

    李易带着小丫鬟在府城的街道上闲逛,与此同时,风尘仆仆的公主殿下一行人,经过数日的舟车劳顿之后,终于抵达了京都。

    早有禁军在城外等待,刀兵开道,一路烟尘向皇宫而去。

    ……

    ……

    “这便是明珠在信中说的天罚?”大殿之内,景帝背着手,看着桌上摆放着的几只拳头大小,黑乎乎的陶罐,掩饰不住脸上的疑惑之色。

    “是的父皇,您千万不要小看这几个小小的罐子,此物虽小,却有毁天灭地之能?!倍嗳盏穆猛纠屠?,使得李明珠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但天罚之事实在太过重大,她入宫之后,并未进行任何休息,用最快的速度将此物放在了父皇的案头。

    景帝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怀疑,天罚的力量怎么可能掌握在人类的手里,就是他作为天子也没有这个资格,旁人何德何能?

    一直陪伴在景帝身后的常德,老脸上也闪过一丝狐疑之色,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竟具有毁天灭地之能,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那封信陛下让他看过,对于公主殿下的描述,还存有很大的怀疑。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李明珠知道,这件事情听起来的确匪夷所思,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父皇若是不信,大可亲眼见证此物的威力?!?br />
    “好?!本暗坌α艘簧?,说道:“朕就亲自试试,它是如何毁天灭地的?!?br />
    说罢,伸手便要抄起桌上的陶罐。

    “父皇不可!”李明珠的动作比他更快,抢先一步拿起了那颗“天?!?,看着景帝疑惑的看着他,解释道:“此物危险至极,稍有不慎便会引发,父皇乃是九五之尊,不可冒险?!?br />
    转头看了看常德,说道:“还是让常总管来吧?!?br />
    常德闻言,嘴角不由的抽了抽,不过还是很快的说道:“公主所言极是,陛下万金之躯,切不可以身犯险,就由老奴代劳吧?!?br />
    回头看着李明珠问道:“敢问公主,此物如何使用?”

    “用火折子点燃外面这根线就可以?!崩蠲髦橹缸盘展尥饷娴囊咚档?。

    眼看着常总管取出火折子,似乎就要在这宫殿之中进行这项伟大的实验,李明珠的心猛地一跳,大声道:“慢着!”

    “殿下还有何事?”常德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李明珠瞪了他一眼,说道:“这里太过危险,拿到外面去试吧?!?br />
    天罚的威力,她已经见过了无数次,尤其是在李易的启发之下,经过沈良数个日夜改进之后,威力更是提升了不止一筹,要是真的在这宫殿里面引发,一个不慎,她们所有人都会被埋在里面。

    常总管并不明白,陛下身边有这么多的护卫,这一个小小的罐子,能有多大的危险,公主殿下,小心的有些过分了。

    “那就听明珠的,去外面吧?!本暗鄣故俏匏?,笑了笑说道。

    陛下都发话了,虽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常德还是走了出去。

    试验用的“天?!?,当然不会在里面掺杂铁钉和碎铁片,这东西连墙壁都能穿透,万一父皇有个好歹,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不说铁片,就是破碎的陶罐炸裂开来,也十分危险,公主府的一名护卫,就是因此废了一条胳膊,若不是另一人紧急时刻将他踹倒,他要付出的绝对不仅仅是一条手臂的代价。

    本来走出宫殿,常德就准备将手里的东西点燃扔出去,但公主非要找一个废弃的小院子试验,对于从小就胆子奇大的永乐公主忽然变的如此胆小,他心中十分疑惑。

    不过,公主的吩咐不能违背,无奈的挑选了一处废弃的宫殿,用火折子点燃了引线,随手扔了进去。

    “轰!”

    站在殿墙下的常德,只听到公主殿下远远的喊了“小心”,身后便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被那一声巨响乱了心神的他,甚至都忘记了躲避,被倒塌的殿墙压在了下面。

    巨响过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景帝脸上淡然的神色不见了,潮红一片,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御医,快叫御医!”

    周围的十几名护卫已经乱成了一团,趴在地上不停叩拜者有之,站在原地脸色苍白腿脚发软者有之,好不容易有一个人缓过来,飞奔着去找太医,远处出现了更多慌乱的人影,整个皇宫,都因为这一声惊天的巨响,沸腾了。

    哗啦!

    倒塌的宫墙处,一堆砖石飞了出去,衣衫破烂,灰头土脸的常德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老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殿墙塌了,墙根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焦黑大坑,皇宫乱成一团,这------就是天罚的威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