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最近和柳如意的关系明显拉进了许多,因为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打麻将从来都没有赢过。

    弄出麻将本来是为了解闷的,结果越打越郁闷,输了钱倒是没什么,面子总得找回来吧,柳二小姐比他更好强,无论是哪方面都不容许自己输给别人,所以最近家里的牌局就没有停过。

    然后两个人就越输越多。

    李易总算明白了赌徒心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怪不得古往今来,有那么多人因为赌博而输的倾家荡产,这他娘就是一条不归路。

    本以为自己占着主场优势,如仪她们刚开始接触麻将,想要熟悉还要不短的时间,奈何幸运女神只想着眷顾小环和如仪了,他和柳二小姐从来都没有得到女神的祝福。

    不愧是中老年妇女的必杀神器,两天时间,宅子里面就出现了第二幅麻将,吃过饭之后,几个闲在家里的妇人,一搓就是一下午。

    老方他们在忙着给各家改造灶台,在方家嫂子来家里的厨房转了一圈之后,就再也不提老方私砸灶台的事情了,和几位妇人搓着麻将,估摸着自己家明天就能开伙了,做完饭之后,炕上就暖活活的,这夯货总算办了一件靠谱的事情。

    李易从外面回来,远远的就看到几个妇人在家门口,“吃”“碰”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边摇头一边暗叹世风日下,原本勤勤快快的媳妇们,怎么就突然变成了懒婆娘,孩子在旁边摇着胳膊喊饿,母亲只顾抓那些木块块,孩子喊饿,就扔给孩子几枚铜钱让出去买吃的……

    这样的婆娘,要是搁在以前,可是会被赶回娘家的……

    人活在世,不能只是为了吃穿,娱乐也是要有的,麻将的出现,无疑是为寨子里的女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找到了心灵上的寄托,至于到底会不会成瘾的问题,倒是不用太担心。

    也就是这几天图个新鲜,这股新鲜劲儿过去之后,麻将也只能沦为日常生活中的点缀,过惯了苦日子的人,是不可能一直闲下来的。

    比如孙老头,最近这段日子,越发的忙碌起来。

    李易刚刚从勾栏回来,孙老头不在,和宛若卿关于招揽伶人,扩大生意的事情谈了好久。

    城外已经重新建起了一座中等规模的勾栏,按照李易的意思,称之为剧院更加贴切一点。

    建造这东西不同于盖房子,和搭窝棚是一个道理,几天时间搭建起来的场子,结实和牢靠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粗制滥造的勾栏,绝对不会再产生被大雪压塌的情况。

    至于伶人,由于这一套模式还处在试验阶段,暂时只招揽了二十个,李易和宛若卿探讨过,一个中等规模的剧院,以二十人为宜,既能够满足表演要求,又便于管理。

    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食不果腹是常有的事情,每月固定有五百文的工钱,没有人能够拒绝,那些伶人起初还以为孙老头是骗他们的,白纸黑字的契约拿出来,短暂的惊愕之后,似乎是怕孙老头后悔,立刻就在上面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契约的内容除了工钱之外,也要求他们不能将在这里学到的东西传扬出去,这一点所有人都懂,对于他们这一类人来说,这是吃饭的东西,要是被别人学了去,饿死的会是自己。

    没有人敢违背契约,这东西就算是拿到官府也算数,那绝对是一个他们不能招惹的地方。

    舞台剧对于那些新招揽的伶人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东西,孙老头等人听了李易的建议之后,也是琢磨了很久才研究出来的,这些人没有经验,还需要经过一番培训才能正式上岗。

    《画皮》虽然热度仍然在,但明显已经比不上之前,下一个搬上大舞台的,将会是《倩女幽魂》,不同于前者靠恐怖元素来吸引人,情情爱爱,女鬼书生这样的段子,怕是对于这个时代的男人吸引更大。

    尤其是读书人,又有哪一位没有幻想过诸多的风流韵事,和狐仙,和漂亮女鬼共度**,市面上的志怪小说,百分之八十都是这样的套路,到现在依然是市场的主流。

    就是一群喜欢yy的古代**丝,满足了他们yy的幻想,不怕他们不“慷慨解囊”……

    对了,抽时间还得再多抄几个故事,要不就先把聊斋全本拿出来吧,打造成一个系列……

    ……

    ……

    李易舒服的躺在巨大的浴桶里面,其实古人也挺会享受的,如果给浴桶上面盖上盖子,是不是可以叫做桑拿?

    大冬天的,没有什么比在温暖的房间里面泡热水澡更舒服的了。

    如果有,那就是在泡澡的时候,还有一双柔软的小手在你的肩膀上不停的拿捏,一天的劳累就会被祛除。

    小环按摩的手艺越发的娴熟了,李易暗暗在心里面谴责这种奢华糜烂的生活,对于封建享乐主义无比的唾弃。

    睁开眼睛,透过水雾看了门口一眼,小环出去打热水了,怎么还不回来……

    吱呀……

    房门被推开,模糊的看到一道人影拎着水桶进来,李易又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身后传来脚步声,温水倒进了浴桶里面,小丫鬟打算出去的时候,李易眼都没睁的叫住了她。

    “等一下,再帮姑爷按按肩膀?!?br />
    脚步声一顿,片刻之后,一双柔荑便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感觉小环这次的水平比起刚才还有不小的进步,想起来上次逛街的时候,小丫鬟盯着金玉坊的一个手镯看了好久,明天去帮她买回来……

    按着按着,李易心里面开始有些奇怪了。

    小丫鬟按摩肩膀的手艺进步的再快,也不可能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之内就达到如仪的水准。

    而且,耳边熟悉的叽叽喳喳声音没有了,也没有央求自己给她接着讲刚才没讲完的故事。

    正打算回头看看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相公,水好像有些凉了,要不要再添点热水?”

    这是如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