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夫捧着那张纸,如获至宝的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对李易说,回去之后,要仔细的将上面写的东西重新誊抄一遍,亲自交到太医署刘大人手中。

    至于原稿也就是这张纸,要放在家里好好的供起来,每日上香参拜,留给子孙后代……

    好像对于古人来说,钱财并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在吃不饱穿不暖,下一顿饭都没有着落的情况下,仍然会把名声和荣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读书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入朝为官,有哪位最初没有存着施展抱负,做出一番事业,名留青史的想法?

    可能后来只想着捞钱掌权,但那是大坏境下的趋势,不能否认他们的初心。

    陈大夫放下面子,向他请教伤口缝合术,更是要从庆安府奔波千里赶到京都,亲自把这东西交到太医令刘济民手里,让天下医者学习,为的只是在史书上留下一点小小的痕迹,后世若是有人在进行伤口缝合的时候,有那么万分之一的机会想起陈沐风这个名字,恐怕他在棺材里也会笑出声来……

    执念如此之深,若是李易当时说出半个不字,怕是陈大夫就要一头撞死在他的身上,以死明志……

    从如意坊走出去的时候,叹了口气,什么名留千古,远远没有几百上千两银子来的实在,以后要是有个伤寒感冒拉肚子的,别的药铺不去,就认准回春堂了,能捞回一点是一点。

    ……

    ……

    李易手里握着一把剑在院子里挥舞。

    每天都会抽出一个时辰在院子里练练功夫,这已经是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拿着的剑是柳如意的宝贝,软磨硬泡了好久,好不容易才从她那里借来,再用十块桂花糕,作为她教给自己一套剑法的条件。

    桂花糕是宛若卿送给她的,没有成本的买卖他最喜欢,两天时间,柳如意教他的基础剑法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和只用了一根树枝,没有使用真气的柳二小姐切磋的时候,两招就被她挑飞了剑,树枝架在脖子上。

    得到的评价是只懂得死板的招式,不知变通,就算是学再厉害的剑法也没用。

    李易对此也很无奈,本来就没有什么对敌经验,也就是柳二小姐能陪他切磋切磋,指望他能有多少的变通?

    他也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里,练武这件事情,从来就不是哪个人学了一门厉害的功夫就能纵横天下,没有足够的经验积累,就像是白白拥有了一座宝藏,唯独缺少打开大门的钥匙。

    免费的陪练不用白不用,多和柳二小姐切磋切磋,总是会越来越厉害的。

    韩伯手里提着一个布包走过来,放在石桌上,布包里传来哗啦啦的响声,韩伯笑着说道:“姑爷,那些小木块全都做好了?!?br />
    “辛苦韩伯了?!?br />
    李易打开布包,看到里面一堆堆的小木块,已经初具麻将的外形,大小尺寸都和后世的相仿,四周的棱角也被打磨的十分光滑,摸起来不会伤到手。

    数了数数目,正好一百五十个。

    一副麻将一百三十六张,万一哪一张刻坏了,还有备用的。

    木块有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柳二小姐了。

    远远看着在不远处练剑的柳如意,李易拎着布包走了过去。

    她练习的是太极剑法,最近好像是遇到了瓶颈,经常提着剑乱砍,没事的时候,李易都不太敢和她说话。

    “如意,我们商量件事怎么样?”

    看着李易向这边走过来,柳如意收回手中的剑,撇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什么事?”

    她的语气有些烦躁,这些天学习太极剑法畅通无阻,前两日终于遇到了瓶颈,进境缓慢,就像是陷入了泥潭中一样。

    “你帮我在这些木块上刻些东西,我将太极剑法的精髓传授给你?!崩钜卓醋潘?,诱惑说道。

    谈判也是一门艺术,首先得知道对方需要什么,对症下药,才能收到奇效。

    柳二小姐这几天因为这件事,像是这个月姨妈第二次造访一样,脾气暴躁,小环都躲着她走,肯定抵挡不住诱惑,只能充当一次免费的劳力来换取她需要的东西。

    “你知道太极剑法的精髓?”柳如意脸上闪过一丝怒气,瞪着眼睛看着他,“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遇到瓶颈,吃饭睡觉都在想着如何突破,忽然有人告诉她懂得太极剑法的精髓,第一个念头不是高兴,而是恼怒。

    这才是柳二小姐的逻辑。

    看着柳二小姐看向自己的眼神开始变的不善,李易有些纳闷了。

    故事的发展,不应该是这样子啊……

    她不是应该痛快的答应下来,老老实实的刻好麻将,换取自己胡说八道的太极剑精髓吗,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等等,她抬剑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

    “等一下,有话好好说……”

    “你先放下?!?br />
    “别动手……”

    “救命??!”

    ……

    ……

    片刻之后,李易被柳如意逼到了墙角,柳二小姐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在后世叫做“壁咚”,只是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李易。

    李易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太天真了,女人本来就是不讲理的动物,如果这个女人叫做柳如意的话,就更不能以常理度之了。

    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真假的太极剑精髓来当做筹码的想法已经被证实行不通,看柳二小姐这幅样子,是准备霸王硬上弓了……

    家里没米了,如仪带着小环出去采购,韩伯刚才出去的时候带上了门,家里就两个人,哪怕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他的……

    “对于太极而言,剑招并不重要,只有记住圆转不断的剑意,忘掉招式的次序,才能得其神髓……,临敌时以意驭剑,千变万化,招式无穷无尽,融会贯通,才能随心所欲……”

    大丈夫能屈能伸,对于柳二小姐的强盗行径,李易还是决定暂时妥协。

    虽然自己也不太懂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武当山上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的时候,让他忘记招式,大概或许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应该能唬住柳二小姐吧?

    和柳如意打交道这么久,李易早就知道,越玄乎的东西才越能唬住她,至于到底能不能从中领悟到什么东西,就看她自己的悟性了……

    果然,听到这句话之后,柳二小姐终于放开了他,俏脸上又浮现出熟悉的茫然,李易松了一口气,要论忽悠的功夫,普通人远远不能和那些倒是和尚相比,张道长实乃神人也,自己拍马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