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十几个人,就是我们最原始的班底,你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久,如果其中有脑子灵活的,不妨让他们去外面负责新建起来的场子,当然,脑子不活泛也没什么,只要踏实肯干,这些东西慢慢学习也行?!?br />
    李易捏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将自己的计划说给宛若卿听。

    “一直这么靠赏钱吃饭也不是办法,过些日子,给椅子编上号,以后他们观看表演的时候,一人一票,按照号码落座,票价你们看着定,越往前越贵,座位全都卖完了,再开始卖站着的票,价格可以低廉一点……”

    宛若卿认真的听着,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自古以来,伶人的收入十有**都是靠别人的赏钱,观看之前先买票的方式,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就必定不会错。

    “这种方式也不一定适合,总之,慢慢改变吧,这里的事情你比我要懂,自己拿主意就行?!辈恢痪跫?,最后一块桂花糕已经吃完了,李易站起来,拍了拍手说道。

    宛若卿也站起来,认真的对他福了福身,说道:“如果这个方法可行,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可以避免颠沛流离,我先替那些伶人谢谢你了?!?br />
    “招揽伶人的事情,就交给你和孙老了?!崩钜坠傲斯笆炙档?。

    之所以会做这件事情,虽然也有想要改变一下这个行业的现状,让那些伶人过的更好一点,但更多的却是他自己的私心,不过无论如何,双赢的结果总是好的。

    习惯于当甩手掌柜,把这件事情交给宛若卿之后,就不打算再管了,同是伶人的她,是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选。

    从勾栏里面溜达出来,路过如意坊的时候,忽然从旁边冲出来一道人影,猛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县尉大人,我终于等到你了!”李易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来寻仇的绿林中人,正要挣脱的时候,听到那人影又惊又喜的说道。

    看样子,不是来寻仇的,定睛再看,有些疑惑的问道:“陈大夫,你这是干什么?”

    眼前之人,正是回春堂的陈大夫,多日不见,之前挺精神的一个老头子,居然憔悴了许多,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邀他进了如意坊,倒了一杯清茶给他,陈大夫抿了一口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语气颇有些幽怨的说道:“县尉大人,你可真是让我一通好找啊?!?br />
    “陈大夫找我做什么?”李易疑惑的看着他,难道自己欠他钱了?

    看他这样子,似乎自己欠的还不少。

    不可能啊,不记得什么时候借过他的钱……,看着县尉大人一脸迷茫,陈大夫的脸上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自从上次看到县尉大人用针线缝合伤口之后,陈大夫就知道这又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大事,郑重的请求他将这种方法传扬下去,当时县尉大人也痛快的答应,但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虽说那天他亲自看过县尉大人施救,但他去看过病人了,那缝合伤口的明显不是普通丝线,而在缝合之前,似乎还有一些细节,这些方面他还有不少疑惑,事关重大,不可能草草的将此法献上去。

    作为医者,陈大夫当然懂得此法的重要性,如果天下医者都能学会,不知会挽救多少人的性命,等着县尉大人传授此法的那几天里,他可谓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如果自己也能在这件大功德上留下小小的一笔,那该是怎样的殊荣?

    不过,左等右等,数天过去,却再也没有见过县尉大人,坐不住的陈大夫去县衙找了好几次,得到的都是大人不在的回答,去如意坊找了,可是店铺大门紧闭,外面一把大锁挂着,他在外面蹲了好几天都没有人过来。

    好不容易某天晚上看到店铺里有灯光了,还没靠近,就被几把刀同时架在了脖子上,大晚上的差点被吓死。

    要不是给那些人解释了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脑袋早就被人砍下来了。

    想到自己这些天来的遭遇,再看看县尉大人此时一脸迷茫的表情,明显是将那件事情抛在了脑后,陈大夫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强行把那口老血压回去,陈大夫站起来,恭敬的对李易行了一礼,说道:“老夫恳求大人将那伤口缝合之法推行天下,无数百姓将士都会记得县尉大人的大恩大德?!?br />
    陈大夫开口之后,李易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当时好像是说过要把缝合伤口的方法教给他的,只不多那个时候正头疼那些绿林匪徒之事,过后谁还记得这些,要不是他今天忽然提起,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太想的起来。

    大恩大德就不用他们记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伤口缝合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在战场上却是能够起到大用的东西,如果军中的大夫能够学会,最起码有两成以上的士兵能够从死亡线上逃回来,算下来不知道有多少级浮屠了。

    火药这东西就像是被关在潘多拉盒子里面的魔鬼,冷兵器时代收割人命的机器,李易就是那个把它放出来的人,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死在这个魔鬼手里,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但也算间接造孽,不想着造无数级浮屠立地成佛,消减一些罪孽也还不错。

    为了保证自己不漏掉什么关键的信息,陈大夫充分利用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真理,特意从李易这里借了纸笔,事无巨细的将李易接下来说的话全都记了下来,事后还让李易检查了好几遍,直到没有一点错误。

    看着密密麻麻的一页纸,陈大夫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张轻如鸿毛的纸片,在他的心里却重逾万斤。

    若是后人再提起伤口缝合术的时候,感激李县尉之余,能想起他陈沐风的名字,便是现在去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县尉大人,您的恩德,陈沐风此生不敢忘记?!背麓蠓蛄乘嗳?,再次恭敬的对李易行了一礼,刚才那一礼是为天下苍生,这一礼是为他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想要有千古留名,被后人记住的机会,陈大夫自然也不例外,给了他这个机会的李县尉,受得住他这一番大礼。

    “县尉大人的亲人朋友以后若是有什么灾病需要抓药,尽可来我们回春堂,汤药费分文不取?!蔽吮硎咀约旱某弦?,陈大夫拍着胸脯说道。

    李易看着他,比起只会压榨自己从来不给好处的公主殿下,陈大夫的诚意已经很足了,但是------为什么还是有一种想要踹他的冲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