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打开门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远去的一行人了。

    也不知道今日一别,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

    这年头,礼教森严,大户人家的姑娘轻易都不会抛头露面,李易就不信皇家会让一个公主当一辈子的捕头。

    虽然她说过完年就会回来,但从李轩那里得知,这个可能性小的微乎其微,她这次回京,到底还是因为从京都传来的压力。

    听李轩说御史台里面的官员都快疯了,堂堂一国公主,不在宫里好好待着,竟然跑到几百里外的地方当了一名捕头,要不是一位下派的御史偶然发现,所有人还都被蒙在鼓里。

    几天的时间里,奏折上了一道又一道,除了训斥公主之外,还多了一些其他的声音。

    十七岁的公主,几年前就该出嫁了,就算是往前数几百年,这么晚出嫁的公主也不多。作为皇家,就要给万民做好表率,公主十七岁还不出嫁,难道是要让天下的女子都效仿她待在家里做剩女吗?

    如果所有的女子都这么晚嫁人,国家的人口还怎么增加,景国还怎么变的强大……

    自古以来,御史们都丝毫不惧给别人找麻烦,尤其是找皇家的麻烦,三言两语就能够将一件小事上升到政治高度,一个处理不好,就会礼乐崩坏,距离亡国不远矣……

    很明显,公主殿下似乎遇到麻烦了,不知道她回去以后,会不会给御史台扔几颗炸弹送他们全都上天,对外还可以宣称老天爷看不惯他们的作为,降下天?!?br />
    这件事轮不到李易来操心,公主殿下就不是吃亏的人,相信她自己就能处理好。

    倒是她后来没有再提让他一起去京城的事情,让李易觉得那一顿送行宴没有白做。

    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脸上恢复了轻松的表情,摇摇头向院内走去。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这不过是一段插曲而已,日子还得继续,答应了小环下次下雪的时候,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雪人,不过看最近的天气,小丫鬟可能还要等很久。

    退而求其次,雪雕做不了,画一幅画像还是可以的。

    刚才出来的时候,就让她去好好洗漱,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再仔细打扮一下,平时舍不得带的金玉钗子也得插在头上……

    听说自己也可以有那样的一幅画,小丫鬟高兴坏了,比雪人更加的期待,毕竟天晴了雪人就会化掉,而姑爷画的画却能一直保存下来。

    虽然还是很想要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雪人,等到下一次下雪的时候再求求姑爷就是了……

    ……

    ……

    小环站在院子里的一颗腊梅树下,李易提笔在纸上描摹,如仪刚才出来看了一次,李易觉得不能厚此薄彼,小环拿到画之后,让她把如仪也叫了出来。

    柳二小姐凭什么也要,她不是已经有一幅了吗,居然还有要求,持剑的姿势要气派,最好能画出宗师的感觉……鬼才知道宗师是什么样子。

    李易现在越来越觉得二叔公才是真正的宗师气质,越厉害的人看起来越普通,君不见扫地神僧一人独战两位绝顶高手就和玩儿一样,耳背喜欢占小便宜的二叔公也完全可能是武林中boss一般的人物。

    当然,要是把柳二小姐画成二叔公的气质,代价太大了,他不一定能承受住这样做的后果。

    接连三幅画画完,手腕有些酸,柳二小姐居然还不满意,对李易的画工提出了置疑,懒得搭理她,不就是上次拍碎了和她长得比较像的雪雕吗,至于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喜欢给自己挑刺。

    女人太记仇,能少招惹尽量少招惹。

    今天的天气不错,躺在摇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想事情的时候,小环跑过来,告诉他勾栏里面那个说书的老爷爷找他。

    孙老头找自己干什么,难道勾栏那里又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

    李易最近正准备找他商量一些事情,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自己上门了。

    孙老头不是一个人来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跟在他的后面,肩上背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对于陌生的环境不熟悉,脸上的表情有些怯怯的。

    “勾栏遇到什么困难了吗?”看孙老头的表情,不像是遇到什么大事的样子,李易看着他问道。

    说到勾栏,老头子脸上就咧开了笑容,说道:“公子不用担心,勾栏里面的生意好得很,昨天演了五场,每一场都座无虚席,都快挤不下了,看样子这几天的人只会更多?!?br />
    没等李易再次开口,孙老头回头对少年招了招手,说道:“还不快拿过来?!?br />
    少年急忙将背后的袋子放下来。

    孙老头将粗布袋子放在李易面前,李易听到哗啦啦的响声,说明这里面装的都是铜钱。

    老头笑着说道:“这些都是昨天一天收到的赏钱,还有些银子玉器之类,全都换成了铜钱,总共是五贯钱,这是其中的三贯?!?br />
    三五贯钱对于现在的李易来说不算什么,不过这个数字还是让他惊讶了一下。

    一贯钱一千文,如意坊一天赚这个数目的十倍也不稀奇,毕竟进出店铺的,都是有钱人,但一个小小的勾栏一天能赚五贯钱,只是靠赏钱的话,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舞台剧在这个世界的受欢迎程度,这一个行业的发掘空间还很大,要知道未来的娱乐圈,堪称是捞金的宝地,要是能培养出几个全国皆知的明星,什么也不干,到处走走接个商演,开个演唱会什么的,还不得赚个盆满钵满?

    想的似乎有点偏,在这里伶人的地位低下,到底不能和后世的明星相比,理想要变成现实,首先需要颠覆这个世界的等级制度,李易自问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想想孙老头刚才说的,又意识到一个问题,看着他说道:“当初商议好的是四六分,我四你们六,应该是两贯钱才对,回去的时候记得从这里面拿一贯,以后可别弄错了?!?br />
    老孙听了直摇头,“没算错,我们合计了一下,觉得拿六成太多了,心里不踏实,以后就这么分,公子您千万别拒绝?!?br />
    没有人嫌钱少,孙老头当然也不例外,当初之所以答应六四分,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东西居然这么赚钱,一天就赚了五贯啊,要是以前,一个月都赚不了这么多。

    一堆铜钱放在眼前,所有人心里都踏实了,但要他们拿走其中的六成,怕是心里又会忐忑起来。

    这些钱怎么赚来的大家心里都清楚,以后要想继续赚下去,离不了好的故事,要想赚钱赚的踏实,他们绝不能拿大头。

    “还真有嫌钱多往外面送的?”李易看着孙老头,表情颇为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