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自古多事,数百年来,朝代更替,江山易位,武林之中,也是纷争不断。

    前些日子,韩前辈和赵员外搅起的那件大事刚刚落幕不久,不到十日,又起了新的风浪。

    韩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四海镖局……,这几个词语在最近的江湖中频频出现,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到有人谈论。

    已经无法查出这一个传闻最初是出自何人之口,短短数日的功夫,在庆安府以及相邻几州地界,已经人尽皆知。

    这其中,无数勾栏之中的说书人起了不小的作用。

    韩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在他们的口中不断夸大,最初只是以一种江湖趣闻轶事的方式传播,惊讶的发现这些事情很受武林中人欢迎之后,无数说书人抓住其中的商机,一夜之间,就衍生出了许多的故事话本。

    例如……辟邪剑法乃是如今江湖最为深奥玄奇的武功,如今的韩家家主只是领悟了皮毛,武功便足以纵横江湖,若是能够领会五成,便能够成为大宗师,笑傲天下,一?;映?,各路高手莫敢不从。

    有人拍着胸脯保证,他曾经见过韩前辈出手,瞬间将十余人斩于剑下,可他居然连对方到底是怎么出剑的都没能看清。

    还有一些专注于八卦的,洋洋洒洒数千字,分析了韩前辈为何娶了五房妻妾,到如今还没有子嗣的原因,印证了“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的正确性,从专业的角度对于韩前辈到底领悟了几层剑法做了深入剖析……

    一时之间,就连韩前辈年轻时候的诸多事情,也被人挖了出来,包括他的武功路数,仇家朋友,生平战绩------若是庆安府有哪一位说书人不能细致的将这位韩大侠的生平讲出来,会被所有的同行耻笑,混口饭吃的难度瞬间提升为地狱模式。

    总之,四海镖局火了,韩大忠也火了,火的一塌糊涂,在武林中的名气达到了人生中的巅峰。

    不只是江湖武林,就连那些普通的民众,也从说书人口中得知了韩家辟邪剑法的厉害,对那位只凭一只单剑就能纵横江湖的绝世侠客,起了敬仰之心。

    然而,作为当时人的韩家家主,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啪!”

    杯盏在地上开出花来,已经不知道这是他在最近几天里面摔碎的第几个茶杯了。

    就在刚才,又有一名弟子来报,昨晚有一趟镖被人抢走,韩家直接损失数百两银子,而从早上到现在,镖局连一趟镖都没有接到。

    “查到没有,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韩大忠脸上的肌肉抽动,说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

    “已经派人去查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碧孟抡咀诺哪昵崛私枵邓槠衿鹄?,摇头说道。

    这件事情,在江湖上已经人尽皆知,那里还能查得出来到底是从哪个人嘴里最先说出来的,想办法止住损失,挽回镖局的声誉,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废物,都是废物!”韩大忠暴跳如雷,很不得立刻将那躲在背后的卑鄙小人找出来,碎尸万段,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这一个传言,直接将他们韩家和四海镖局架在了火上。

    押送的货物被抢,就连在外面押货的弟子也被抓起来,逼问辟邪剑法的事情,别说弟子们不知道,就连韩大忠自己,都不知道辟邪剑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天下第一的剑法,学会了能够笑傲江湖,独霸武林,要是韩家祖传的疾风剑法有这么厉害,他韩大忠早就成为宗师高手,号令江湖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最最可恶的,是那些人居然认为自己为了练功自宫,变成了一个阉人,娶了这么多妻妾,只是为了掩饰而已,更是让韩大忠气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那散布谣言之人,心肠恶毒到了极点,必定是早有预谋,将他调查的十分清楚,否则也不可能有他自宫的传闻。

    他早年和人争斗,不慎被伤到下体,虽然其他方面并没有影响,但却失去了传宗接代的能力,因此,他才将在那之前生下的儿子当做韩家的唯一香火。

    或许正是因为他的过分溺爱和放纵,使得儿子最终惹上了人命官司,被官府盯上,本来想借助自己的势力,让他在外躲避几年,等风声过了再回来,没想到的是,还没逃出庆安府,就落在了那女子的手里。

    韩家唯一的香火被断送,他对那女子恨之入骨,才有了前些日子着急绿林中人杀她之事……

    这时,只见那堂下的年轻男子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问道:“师父,那辟邪剑法,到底是不是真的?”

    “滚!”被别人侮辱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位不成器的弟子也在他的心口补刀,怀疑此事的真假,不就是怀疑他韩大忠是一个阉人吗?

    韩大忠终于忍不住了,指了指他,怒骂道:“给我滚出去!”

    “弟子告退!”

    那年轻人知道问了不该问的话,立刻退了出去。

    走到门外,穿过几条长廊之后,脸上的慌乱之色尽去,浮现出一丝阴翳之色,心中暗骂:“老东西,有那么厉害的武功,竟然从未见他提过,众位师兄弟也从未听说,看来他从来都没有将这些弟子当做自己人来看待……”

    什么想要修炼辟邪剑法,就必须自宫的说法,他心里面是嗤之以鼻的,作为弟子,侍奉他多年,自然知道他的一些隐秘。

    自宫是假,但无风不起浪,辟邪剑法一事,他心中疑窦丛生。早就觉得师父对他们有所保留,从来都没有打算将最厉害的功夫传给他们,难道他想将这东西带到棺材里去吗?

    心中这样想的时候,府中一位下人走过来,小声的说道:“郑少,五夫人找您有事相商?!?br />
    “知道了,你下去吧?!蹦昵崮凶拥蜕盗艘痪?,向四周看了一眼之后,才转身向某个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刚才的大堂之中,韩大忠对坐在对面的一位老者拱了拱手,说道:“王兄好久不见,今日造访,不知所为何事?”

    “听闻镖局近日遇到了一些难处,特地来看看?!崩险咝ψ潘档?。

    “王兄有心了?!焙笾倚α诵?,心中暗自有些感动。

    这几天来韩家拜访的朋友不少,但却都是旁敲侧问的向他打听辟邪剑谱一事的,真正关心韩家安危的,少之又少。

    两个寒暄了一会,那老者站起来说道:“若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王家虽然比不上你们韩家,但也算有些家业,想来也能帮衬一二?!?br />
    “多谢王兄!”韩大忠再次抱拳,仅凭这份心意,等这件事过去之后,一定要到王家登门致谢。

    “客气了?!崩险咝ψ虐诹税谑?,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听闻韩家辟邪剑法冠绝天下,希望有机会能够领略一下?!?br />
    韩大忠脸上的笑容凝滞,额头上的青筋开始跳动。

    “老爷,不好了,又有两趟镖被人劫走了!”一名老仆从外面跑进来,惊慌失措的说道。

    “噗!”

    韩大忠脸上青白交替,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