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方有些郁闷的从家里走出来,抹了把脸,脸上本来只有一点碳灰,立刻被抹了个均匀,本来就不怎么白的肤色再次黑了三度。

    昨天晚上这场雪下的突然,别说柱子了,自己都冻了个够呛,幸好刚才那工匠把炉子送来了,想着马上装好,碳火烧起来,家里立马就能暖和。

    结果抱着两根竹子拼凑了半天,也没能弄成姑爷家的那样子,一怒之下一脚揣在炉子上,炉子翻了,碳火倒了一地,差点烫到旁边的柱子,被自家婆姨用扫帚赶了出来。

    摇摇头,看来这种细活还真不是他能干的,打算去姑爷那里再问问,这玩意儿到底应该怎么弄。

    还没走进院子,一道人影“嗖”的从里面冲出来,转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是真的“嗖”的一声,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老方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还犹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那……是姑爷?”

    从小环那里得到了答案,老方心里又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姑爷是越来越厉害了,老方觉得自己的作用在不断消减,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只能帮着砍砍竹子跑跑腿了。

    外边的生意,除了姑爷之外,就属他拿的分红最多,每天就这样闲在家里,也能赚之前一年都赚不到的钱------有钱的感觉固然好,但这钱拿的心里不踏实。

    瞅着自家男人从姑爷那里回来之后,就闷着头,不声不响的在那里捣鼓炉子,刘氏本来想要嘟囔两句,话说到嘴边就又咽了下去。

    虽然平日里没老骂他,必要的时候,也会祭出家法扫帚让他长长记性,但她懂得分寸,这么多年走过来,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

    男人之间的事情,她不会多问,此刻只能叹了一口气,默默的收拾地上的碳堆……

    ……

    ……

    李易一口气从家里跑到了街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头一看没有人追上来,才找了个路边的小摊坐下来歇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二叔公拍他的那一下,身体的旧伤好的差不多了,小腹没有再疼过,感觉身体状态比受伤之前还要好。

    当然,因为练出真气的原因,这两天似乎有一点得意忘形,在柳二小姐面前太嘚瑟了,揉了揉屁股上还在隐隐作疼的部位,终于意识到他和如意的差距有多大。

    想要翻身做主,光明正大的将柳二小姐压在身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目前还是得继续奉行低调原则,下一次想要出气,得挑她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做一个雪雕拍碎就好,今天的确是有些太过张扬了。

    家里暂时不能回,否则刚才那个雪雕可能就是他的下场,干脆在街上溜达溜达。

    昨夜雪势甚大,但府城的主要干道之上,此时已经看不到多少积雪,不用官府督促,天还没亮的时候,便有人陆续起床,将自家门口的积雪扫到路边,各家商铺更是积极,毕竟下雪天也得做生意,生活不易,少开一天的门,便多一天的损失。

    此刻天上已经不飘雪花了,街上的行人要比往日少一些,这么冷的天气,缩在家里不出门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途径卖早点的地方,买了两个热腾腾的包子,这里的包子听说也是几十年的老字号了,皮薄馅多,味道也还过得去,两个包子下肚之后,腹中就再也没有一点饥饿的感觉。

    一路看到的商铺中也没有什么人,不多的酒肆里面倒是有几个客人,都是府城里唯一出售烈酒的商铺,幕后老板是宁王府,也是家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收入来源。

    溜达着溜达着就溜达进了瓦舍里面,无论什么时候,这里都不缺人,茶楼酒肆,青楼妓馆,客人进进出出,热闹的紧。

    几个临时搭建的小勾栏被大雪压塌了,靠勾栏吃饭的伶人在清理现场,看来搭棚子的时候肯定没多费心,这东西虽然不结实,但也没有这么脆弱。

    大一些的勾栏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李易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说书的孙老头正指挥着那些人排练《画皮》,过两天就要演出了,这关系到他们以后能不能吃饱饭,大早上天还不亮就要从被窝里爬起来,很晚才能回去,却也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公子您来了,宛姑娘现在不在,我马上去叫她?!彼锢贤房吹嚼钜?,立刻跑过来,笑着说道。

    在看到后续的故事本子之后,他对李易的态度就更好了。

    “不用不用?!崩钜装诹税谑?,他只是顺路过来看看。

    老者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袋,看起来鼓鼓囊囊沉甸甸的,说道:“这些钱公子拿着吧,公子上次说的江湖故事,我找了几个老朋友去讲,果然很受那些江湖人喜欢,这些钱是他们昨天差人送来的?!?br />
    李易再次摆了摆手,说道:“钱都交给宛姑娘吧,勾栏再次开张,用度肯定不少,这些钱你们留着用?!?br />
    孙老头闻言,也就没有再多说了,他们这些日子,的确需要不少钱。

    对于李易将好故事让他通过几位同是说书人的朋友传播出去一事,孙老头表示很不解。

    武林中人大都豪爽,城外的那些勾栏,聚集的大都是那些人,他们出手阔绰,最喜听江湖武林之事,听到兴出,可不会吝啬钱财。

    有好故事不自己留着用,实在是可惜了,最不济也能换取一些钱财,可惜李公子就这么白白的送出去了,这可都是钱啊……

    猜不透李易的用意,孙老头也不去想了,这不是他该操心的,送他走出了勾栏,又回去督促那些人抓紧时间排练。

    ……

    ……

    “嘿,老头继续说啊,那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城墙脚下临时搭建起来的一处小窝棚里面,一个汉子将一小块碎银子扔在了前面的瓦罐里,催促说道。

    窝棚不大,里面的人却不少,大都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经常在外奔波之人。

    那汉子催促之后,其余众人也饶有兴趣的催那老头继续讲下去。

    老头年纪虽大,眼力却还是有一些的,看到一抹银光闪进了瓦罐,脸上的皱纹犹如菊花一般盛开,清了清嗓子,继续开口。

    “要说这韩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那可真是不得了啊,是传说中一等一的剑法,但却鲜有人知,一来是此剑法从不外传,二来使用此剑法之人个个动作迅捷诡异,外间无人得知其招法的名目,只知道其招式极快,已达匪夷所思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