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些经常在江湖之上行走的人来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他们性格大都豪爽,毕竟出门在外,谁还没有困难的时候,广交朋友是非常必要的事情。

    火焰正盛,有人从角落里抱了一些柴火添上去,屋内的温度又升高了几分。

    江湖人说江湖事,灌了几口烈酒暖身之后,话匣子慢慢的也就打开了。

    “大雪天的,走货可不容易,吴兄弟这是要去哪里?”汉子喝了两口之后,就将酒囊封起来,这东西贵着呢,要不是和这位吴兄弟投缘,他还真不舍得拿出来。

    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流过之后,已经知道对面的兄弟叫吴大,给人押镖走货为生,今夜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风雪耽搁在了路上。

    “楚州?!蔽獯笮α诵λ档?。

    “倒是不远?!焙鹤铀匙耪飧龌疤馑盗讼氯?,押镖的生意虽然辛苦,也有一定的风险,但相比于其他,报酬也是十分可观的。

    “呵呵,也只是能够勉强度日?!蔽獯笮α诵?,说道:“混口饭吃而已,大生意都被四海镖局揽去了,我们也只能捡捡他们看不上的,一趟下来,赚不了几个钱?!?br />
    韩家的四海镖局在庆安府赫赫有名,这汉子也经常听到,想起这两日听到的一个传闻,疑惑道:“听闻四海镖局的韩前辈前些日子对一女子下了必杀令,不少绿林中人想要和韩家搭上关系,去杀那女子,结果却被尽数诛杀,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什么韩前辈,不过是一个阉人而已?!币坏兰シ淼纳舸游獯笈员叽?。

    那汉子看着开口之人,疑惑问道:“阉人?敢问这位兄弟,此话怎讲?”

    那人看着汉子,也有些诧异,“难道这位兄弟没有听说过韩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

    汉子摇了摇头,这什么辟邪剑法,他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愿闻其详?!焙鹤庸傲斯笆炙档?。

    武林中人自带八卦天赋,韩前辈在武林中名气不小,虽说也有一些逸闻趣事,但远远没有眼前之人说的劲爆。

    这汉子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又要听到一段鲜为人知的隐秘了。

    坐在这里烤火也是无聊,左右无事,那人缓缓的开口说道:“事情,还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

    ……

    不知道为何,昨天已经点了炉子,屋子里面暖和了太多,昨夜还是感觉有些冷。

    李易一大早就被冻醒来,穿衣服的时候感觉到屋子里面寒风阵阵,撇了一眼窗户的位置,才发现对面的窗户居然开了一小半,应该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忘记关紧了。

    经过了一晚上,炉子怕是已经灭了,李易跑过去关窗户,视线从里面望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白茫茫一片。

    下雪了。

    不着急关窗户了,这场雪来的突然,现在天上飘着的雪花虽然细小,但是从地上厚厚的积雪来看,能够想象到昨晚的雪势有多大。

    寒风从外面灌进来,立刻清醒了许多,这个时候倒是不怎么感觉得到冷了。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下雪,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这样的大雪,每年冬天都会经历几次。

    那时候还在农村,一大早起来,山野全是一个颜色,大清早的和小伙伴带着家里的土狗上山追兔子,捡野鸡,雪下的厚了,兔子跑不快,野鸡撅着屁股一头扎在雪里不出来,抓它们像拔萝卜一样的简单,回家就有口福了。

    当然,在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看到下雪,心中到底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他今天起来的算是很早,如仪和小环她们还没有出房间,走过去打开院门,老方正拎着一把大扫帚在扫雪。

    “姑爷,早??!”

    老方和李易打了一个招呼,手下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变慢,人形扫路机一样横推过去,视野中,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忙碌了。

    它们早起了一辈子,早就养成了习惯,除了熊孩子之外,就算是冬天,也没有几个人会贪睡。

    李易回过头,看到院子里被他踩出来的唯一一行脚印,心里面成就感十足。

    这是从小就有的癖好,每当看到洁白的雪地上只有一行自己的脚印时,心情就会无端的愉悦起来。

    从地上抓起一把积雪,揉成团,想要体验一下小时候打雪仗的感觉。

    就在这时,院内的某处房门打开,看到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身影,李易下意识的就将雪团扔了出去。

    砰!

    柳如意衣袖一扫,那雪团顿时在空中爆裂,四散开来。

    看着柳二小姐望着自己战意盎然的眼神,李易下意识的就向门外跑去。

    刚才扔那一下之前忘记过过脑子了,柳二小姐,是他能够招惹的吗?

    几个雪团从后面飞过来,正好落在他的脖子上,从后颈灌了进去,李易打了一个哆嗦,脚下的速度更快了。

    虽然柳二小姐没有追过来,不过李易还是打算在外面转一圈再回去。

    大多数人都在清扫路上的积雪,不止是自家门前的,宅子里的积雪全都被清扫到路边,几个起得早的熊孩子已经玩high了,雪团横飞,砸在头上也不生气,从路边抓起一把雪反击回去,没一会儿,衣服便从里湿到外,站在路边一个个抖得跟筛子一样。

    被自家大人看到了,上去就是几脚,拎着耳朵往家里拽,赶紧换一身干衣裳,这要是着了凉受了风寒,药钱是小事,万一落下什么病根,可得遭一辈子的罪。

    几声哭叫之后,外面很快就看不到熊孩子了,李易溜达了一圈回到自己家里,院子里的积雪已经被扫到了一堆,小环正蹲在地上堆雪人,柳二小姐的雪人已经堆好了,李易分辨了好一会儿,才依稀的辨认出一点儿人形。

    李易笑的前仰后合,在柳二小姐不善的眼神中,从厨房里取了几把木铲,走向了对面的另一处雪堆。

    在这堆雪上面拍了两下,先堆出一个大致的形状,然后就用铲子在上面修修补补,一些细小的部分用手指处理,不一会儿,一个女子的样子就出来了。

    小环的雪人早就堆好了,向姑爷这边望了一眼之后,小脸一红,把自己好不容易堆起来的雪人推倒,跑过来站在李易后面探着头看。

    柳如意看了一眼之后,将自己的雪人一脚踹散,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怒,任何东西都怕比较,李易做的才是雪人,她的顶多算是雪堆而已。

    其实这次她倒是想错了,雪人就该有雪人的样子,小脑袋,大肚子,插上扫把就是手臂,李易现在做的,是雪雕。

    上辈子缺少的艺术细胞,这辈子全都补回来了。

    图书馆有关冰雕雪雕的书一大堆,消化几本书之后,做这东西就和作画写字一样,技能点满满,难度不大。

    也只是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一个有着半人高的雪雕就做出来了。

    时间有限,很多细节不可能尽善尽美,但小环和柳如意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雪能做出这么惟妙惟肖的人物来。

    女子俏立在那里,手上拿着剑,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能看的清楚,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二小姐。

    小环看了一眼二小姐,心里面有些羡慕,姑爷要是能堆一个小环就好了,当然,要是能再堆一个大小姐,那就更好了。

    柳如意不再羞恼了,抛开他的用意不谈,她很喜欢这个雪人。

    李易对自己的作品也很满意,毕竟是第一次做,有这程度已经很好了,上下打量了一会,忽然一掌将这雪雕拍碎。

    就像是以前花上半天的时间,用千余块积木堆成一间房子,搭成之后,再自己一手摧毁,对于有强迫症的人来说,那一瞬间心里的感觉,简直舒服到了极点。

    唯一有些不对的是,在他拍碎雪雕之后,周围的温度,好像更冷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