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州,襄城。

    是夜,赵家深宅,宽敞的广场上,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楚州赵员外乐善好施,视钱财如粪土,楚州江湖之上,受过他恩惠的人不在少数。

    赵员外交友广阔,不仅经常邀请这些江湖中人宴饮,若是哪位好汉行走江湖没有了盘缠,他也会慷慨解囊,从来不提一个“还”字。

    在这些江湖中人看来,这自然是义薄云天的表现,有不少人心中认他这个朋友。

    说来奇怪,虽然银子每日大把的花出去,但赵家的生意却越做越好,越做越大,不知情的大概会感叹赵员外经商有术,真正知道内情的人,则大都暗地里呸一声,不屑于他背地里那些肮脏手段。

    此时,赵家宅院深处,十数名江湖汉子高声说笑,豪快畅饮,不时有赵家下人将好酒好菜端上来,供他们吃喝。

    被众人簇拥着的,是一位留着山羊胡,一脸精明的男子。

    男子长着一对三角眼,身穿员外服,面相并不出众,虽不敢说整个楚州地界,但在这襄城,无论是江湖中人还是官府差吏,有哪个不知这位便是“好施公”赵员外?

    “赵老哥,这次是兄弟的错,没能给哥哥办好事情,自罚一杯,希望哥哥不要怪罪?!闭呛?,却有一名汉子身上只穿了一件短衫,手臂上肌肉虬起,对赵员外拱了拱手,端起面前的一碗酒一饮而尽。

    赵员外脸上露出内疚之色,说道:“秦兄弟别说了,此事是哥哥不对,不知道那女子居然利害如斯,连祝屠夫他们都全栽在了那里,要是早知道她这么难对付,哥哥绝对不会让兄弟们以身犯险!”

    也不矫情,将面前的酒碗倒满,端起来看着众人说道:“这一碗酒,向兄弟们赔罪,还请兄弟们答应哥哥,不要再去找那女子的麻烦,若是你们出了什么差池,哥哥我心里不安??!”

    众人当即纷纷举碗表露心迹,不会再去以身犯险,但若是那女子欺上门来,也不会袖手旁观,必定会相助哥哥一臂之力。

    赵员外面上不好意思,心下却终于放了下来。

    这里毕竟是楚州地界,是龙来了得盘着,是虎来了得卧着,那女子纵然利害,难道能和楚州所有的江湖好汉为敌吗?

    ……

    ……

    吴二一直跟着李易回到了家里,在房间里面谈了许久才离去。

    走的时候,还一脸的疑惑不解,疑惑来源于县尉大人刚才交代他的事情,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既然想不到县尉大人的用意,那就不想了,他只要照做就行……

    “韩前辈,赵员外……”李易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还在喃喃着这两个名字。

    这几天总算是腾出空来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小环在院子里面洗衣服,是李易早上才换下来的。

    虽然今天的天气不错,但水温低的不行,小丫鬟揉搓几下,就要对着小手哈两口气,李易走近的时候,看到她的两只手都冻的发青了。

    “别洗了别洗了,怎么就不知道加点热水再洗呢?”李易心疼的将她的手捂起来,小手冰的李易都有些受不了。

    “姑爷,没事的,一会就洗好了?!毙∈直还靡?,立刻就不冷了,小丫鬟心里欣喜,脸却红了。

    李易伸手在她的脑袋上点了一下,说道:“听姑爷的话,赶快回屋暖暖,生出冻疮可就不好了?!?br />
    李易小时候生过冻疮,每年都犯,又疼又痒,两只手肿的像馒头一样,吃饭都得老妈一勺子一勺子的喂,后来遇到一位老中医给了个偏方,此后就再也没有犯过,但这辈子也不想再重温那种感受。

    小环被他赶去屋里烤火了,纤细白嫩的手要是生了冻疮,想想就有些受不了。

    伸手试了一下盆里的水温,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立刻将手探了回来。

    想着小环每天就在这样的水温下洗衣服,心里面更有些心疼了。

    傻丫头连热水都舍不得用,也不知道之前的冬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忍着冰冷的水揉搓衣服,想到这几天温度降得有些利害,晚上睡觉盖两床被子也还是有些冷,是该想想办法改善改善生活环境了。

    衣服揉好,冲洗干净之后,手就冻的不行了,缓了一会儿,才从清水里捞出来拧干,晾在院子里面。

    透过院门向外看去,老方和几个汉子蹲在树下,唾沫横飞的说着些什么。

    这几天老方可不止一次的和他抱怨过现在过的日子都快闲出鸟来了,看来也得给他找点活干,满足满足他的要求。

    门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面,老方在给几个汉子讲《神雕侠侣》,姑爷给二小姐讲这些的时候,他也曾听过几段,闲来无事,在几个汉子面前炫耀。

    当然,虽然他此刻虽然说的唾沫横飞,但故事没头没尾,吸引力几乎为零,要不是实在没事干,没有一个人愿意看他在这里挥洒口水。

    老方看到众人百无聊赖的表情,有两人甚至已经打起了瞌睡,心里面不由有些气恼,同样是讲故事,为什么姑爷可以,他就不行?

    铁了心要和姑爷争争高下,眼珠一转,故事立刻转折起来。

    “那汉子隔门听见隔壁房间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夹杂着扑哧扑哧的水声,和细丝般的女子呻-吟声,声音渐强,又听见床铺嘎吱嘎吱的响着,还有一个汉子重重的喘息声……”

    这一段精彩的故事讲出来,人群立刻炸了锅。

    两个打瞌睡的人瞬间不瞌睡了,像打了鸡血一样,伸长脖子等着老方讲下文,另外几名汉子也不淡定,分散的注意力全都被拉了回来。

    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汉子,平时讲讲荤段子也是粗俗到极点的语言,老方好歹和李易在勾栏待了不短的时间,和那说书老者学了几招,霎时间就让这些汉子呼吸粗重起来。

    老方脸上得意之色掩饰不住,一帮子夯货,才用了一点本事,就将他们勾动成这样,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嘴上却没停下,继续道:“汉子听得兴起,耳朵贴到了门上,只听到“嘎吱”一声,谁知道那门竟未关紧,一下子被汉子碰开,汉子一怔,看见屋里……”

    老方说到这里不说了,几名汉子正听到兴处,耳根子都红了,急忙催促道:“看见屋里咋了,赶紧说!”

    “看见屋里有一男子坐在床上,地上一个女人正在给他洗脚,动作利索,水声哗啦啦……”老方脸色一正,站起来看着站在众位汉子身后,双手环??醋潘睦钜?,笑着说道:“姑爷,你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