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这两天又清闲了下来。

    公主殿下忙着“天?!币皇?,已经有两天没来烦他了。

    虽然有了配方,制作方法也知道,还有一名专业人士指导,但想要完整的搞出那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从最粗糙的形态到成熟生产,还需要一段时间。

    李轩也不清闲,听说他婚期将近,虽说作为世子,有关婚事的一切都有人操办,但总归是自己娶老婆,整天在外面闲逛估计宁王也不会允许。

    宛若卿那边,他只过去看了一次,进展顺利,对与那一套,他们比自己要专业的多,过几天应该就能正式表演看到效果。

    这几天,如意坊他压根没去,冬天就不是卖如意露的好时节,烈酒的成本不小,只需靠着王府送来的利润,躺着也能赚钱。

    或许是王府不缺这点小钱,又或许是对于这等小民不屑一顾,还可能因为世子的关系,从来不在生意上做什么文章,这一笔进项倒是从来都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总的来说,这几天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再加上在武学上,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身体里面那还不如头发丝的气流,被李易玩的不亦乐乎,他曾经试着将那一丝气流运行到手上,虽然劈桌子没什么动静,但是劈一块薄板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要求立刻变的像如仪一样厉害,也不要求追赶上柳二小姐,李易不和她们比,看到老方从外面进来,眼前忽然浮现出了一抹光彩。

    “姑爷,怎么了?”老方一进来就看到李易向他招手,心中有些期待,立刻走了过去。

    他这两日在家里都快要闲出病来了,以前的日子过的很苦,饭都吃不上,家里总共有几个铜板他不用数也清楚,但平日里却是没少忙,虽然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现在倒是不愁吃穿了,甚至连家里存了多少钱他也不知道,只看到自家婆娘每天晚上关门之后,点上油灯坐在床上数铜板,老方实在是不知道他那不识数的婆姨到底能数出什么花来------总之,日子过的越发的好了,人却越来越闲,以前还可以在如意坊招呼招呼,或者和姑爷去勾栏看戏,现在铺子关门了,姑爷也不去看戏,倒是整天看到他在院子里练习拳脚,老方撇了撇嘴,就姑爷那个体格,怎么练也没用啊。

    这可是几天来姑爷第一次招他过去,老方心里期待着最好又有什么事情干,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了。

    “这两天练武小有寸进,要不我们来比试一下拳脚?”李易站起来看着他说道。

    老方脸上的表情有些发愣,意识到自己刚才没有听错之后,眼神古怪的看着李易,说道:“姑爷,还是算了吧,我就是不用双手双脚,你也不是我的对手?!?br />
    要说吟诗作对骗小姑娘,老方承认自己不如姑爷,论赚钱的本事,那就更不如了,但要是论打架,十个姑爷也不如自己,老方对于这一点十分自信。

    “那你就别用双手双脚……”李易对于老方的这个提议表示十分赞同,虽然这两天进步不小,但他还没有自大到那种程度,刚才也就是随便说说,就等着老方这句话呢。

    老方对此倒是无所谓,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说道:“姑爷,来吧?!?br />
    他根本都没有做出多少防备的姿势,以他对李易的估计,就算是他的全力一击,只要不落在要害部位,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看掌!”

    李易一掌向老方的肩头击去,老方身形稳健,不躲不闪。

    砰!

    一身闷响之后,老方身体蹬蹬的倒退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极度惊讶,难以置信到了极点。

    揉了揉肩头的位置,隐隐的有些发麻,他看着李易,有些怀疑,眼前的人,真的是姑爷吗?

    看着老方这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李易对于真气的作用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同样是一掌,有真气和没有真气加持,效果几乎是天差地别。

    虽然刚才之所以能得手是因为老方轻视自己,没有一点点防备,但在这之前,就算老方没有防备,他也不可能撼动他。

    以前的李易,根本看不出来自己和老方如意他们差了多少,因为无论和哪一个的差距都太大了,以至于他根本想象不到……

    如今,总算是看到了那么一点渺茫的希望,为老不尊的二叔公嘴上没个正形,做事还挺靠谱……

    ……

    ……

    走在街上的时候,老方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姑爷怎么就变厉害了呢?

    别的方面他比不上姑爷,好不容易能有一个比得过的地方,让他在李易这里找到一点点自信,可刚才发生的事情,却让他这一点可怜的自信也产生了动摇。

    这要是以后连打架都打不过姑爷了,他还有什么脸面跟在姑爷后面?;に??

    不行,最近这些日子懈怠了许多,回去之后还得求着二叔公再教他几招,可千万不能被姑爷比下去。

    老方心不在焉的跟在李易后面,想着事情,李易手中拎着一些水果走在街上。

    冬天没有新鲜水果,都是窖藏的,但就算不太新鲜,价格也贵的要命,普通人一般别想着吃。

    上次和那些绿林中人的恩怨,看似已经平息了下去,但他出门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老方一般都会跟着。

    这一次,是去看望大牛的。

    作为上司,下属因公负伤,也是该前去探望探望,而且要不是那些绿林中人伤了大牛,给他预警,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事情怕是会更加糟糕。

    “大人,大牛家就在前面了?!币宦纷叩角彀哺背乔?,随行的衙役指了指前面一处院子说道。

    李易还在门外的时候,那衙役就急忙跑了进去,高声说道:“大牛,县尉大人来看你了?!?br />
    声音落地没多久,从屋里面走出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妇人,衣着并不华丽,但也不是很寒酸。

    “大牛媳妇,快来见过县尉大人?!蹦茄靡圩叩剿媲八档?。

    “大,大人……”妇人显然没有接待这么贵重客人的经验,脸上的表情有些慌乱,慌忙的施了一礼。

    李易对她和善的笑笑,走进屋子,看到大牛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

    “赶快躺下?!崩钜状蟛降淖吖唇戳嘶厝?,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屋子里面还有两个孩子,小女孩十岁左右的样子,男孩子大概只有七八岁,也不知道叫人,呆愣愣的看着桌上的水果吞咽口水。

    那些梨子虽然蔫蔫的,但在以往,他们连时令水果都很少吃到,若是在冬日,更是连想都别想。

    “大人,这……”

    没想到县尉大人居然会来看望自己,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大牛有些受宠若惊。

    看着他要再次爬起来,李易只能将他再按下去,说道:“你的伤口还没长好,好好躺着,不要乱动?!?br />
    “伤口怎么样?”李易看了看他的伤口,恢复的还算不错,没有溃烂流脓的迹象,以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大牛轻轻拍了下胸口,说道:“这点伤,没什么,休息半月,应该就能回衙门做事了!”

    “你还是好好在家里躺着吧!”李易撇了他一眼,说道:“先把伤养好,等这个年过完了,再回县衙,刘县令那里,我会给你申请一些补贴,这段日子安心在家待着?!?br />
    “大牛兄弟,药我给你抓回来了?!闭馐?,一道粗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一名汉子手里拎着几包药走进来。

    “县尉大人!”

    看到屋内的人,吴二愣了一下,然后就立刻恭敬的行礼道。

    大牛媳妇将那小男孩伸向水果的手打开,把两个孩子抱了出去,这种场面,女人和孩子不能掺和。

    李易看着他,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

    ……

    听吴二解释之后,李易才知道,当初是吴二背着大牛找大夫,算是救了他一命,大牛醒来之后,非要和他拜把子结为兄弟,吴二见大牛如此豪爽,两人又兴趣相投,也就同意下来,这几天大牛卧床休养,家里一个女人操持不便,作为兄弟,能帮忙的事吴二就会顺手帮一把。

    他刚刚去药铺给吴二抓药,回来就在这里遇到李易了。

    吴二来的正巧,李易其实也正打算找他一次,勉励了大牛两句,和老方以及吴二从大牛家退了出来。

    “你对江湖上的事情很熟?”李易看着吴二问道。

    吴二点点头,说道:“家中兄长常在外走镖,也算是江湖中人,我有时候也会和大哥出去闯荡,对于江湖之事,不算陌生?!?br />
    李易脸上露出笑容,看着他说道:“你上次说的那个韩前辈,还有那什么赵员外,再给我往细里说说吧……”

    看到姑爷脸上的笑容,老方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莫名的从心底起了一丝寒意。

    “又有人,要倒霉了啊……”

    眼前之人既是县尉大人,又是他吴二的恩人,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事实上,自从几天前,从那医馆出来之后,吴二就多了几分心思,这几日,特意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打听了一遍。

    当然,他倒是没有打听出来,柳叶寨那女子是县尉大人之妻,只是隐隐的猜测,县尉大人应该和她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当即整理了一下思绪,进而开口道:“韩前辈本名韩大忠,成名极久,实力不弱,江湖之中,无论是绿林豪强还是正派侠客,都卖他面子,尊称一声“韩前辈”。听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名狠角色,在江湖之中凶名赫赫,后来退隐江湖,门下收了不少弟子,做起了押镖走货的生意,这些年发展壮大起来,势力不可小觑……,还听说韩前辈这些年娶了不少妾室,但一直都没有子嗣,有传言道他怕是那方面有些问题,也不知是真是假?!?br />
    吴二显然在这方面花了不少心思,对于那位韩前辈的过往如数家珍,便连一些不确定的江湖传言都讲了出来。

    “至于赵员外,在庆安府可能没几个人听过,但在楚州却极有名气,家财何止万贯,听说他为人慷慨,经常请楚州的绿林豪客宴饮,结识了不少朋友,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怕是其中没有少用肮脏手段……”

    ……

    ……

    安和县属庆安府辖下,位于庆安府与楚州交界处。

    在安和县,说起安和县令,或许还有不少人未曾听说,但要说起四海镖局,就是黄口小儿也知道。

    毕竟,虽然县令大人有着官身,但毕竟是外来之人,韩家的四海镖局在安和县经营近二十年,早就成了一方豪绅,就算是县令大人见了韩家家主,也得礼让三分。

    毕竟,若是没有韩家的支持,县令大人想要在安和县施行政令,难度无疑会倍增。

    安和县城,韩家主宅,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子走进中堂的时候,一名年逾五十,两鬓的发色有些斑白,但目光锐利,看起来既有精气的男子坐在堂上。

    堂上之人,正是韩家家主,韩大忠,一手创立四海镖局,在江湖之中辈分不低,多数江湖中人见了他,也得尊称一声“韩前辈”。

    年轻男子走到堂前,恭敬的拱手说道:“师父,已经确认,祝屠夫和崔阎那些人,全都死了?!?br />
    “想要诛杀崔阎他们,必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倒是没想到,官府居然为了会为了那女子做到这种程度?!焙壹抑饕醭磷帕?,说道:“围剿他们,必定出动了城中驻兵,那女子居然有如此能量……”

    “罢了罢了,不宜与她再起冲突,我儿的仇,只能日后再报?!焙壹抑靼诹税谑?,说道:“传出话去,之前的事,是老夫和那女子之间的误会,让他们不要在对那女子动心思了?!?br />
    “是,师父,徒儿马上就去?!蹦昵崮凶铀盗艘痪渲?,缓缓退了出去。

    不过,他的心中却是不认为此事还有声明的必要,数十名绿林豪杰都在女子手中折戟,怎么可能还有人有胆子去找她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