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说到这位三夫人,刘员外嘴角的笑意不由的展了开来,连有可能要吃官司的事情都忘记了。

    “不是我吹嘘,虽然勾栏里面水灵的女子不少,但允娘可是其中数一数二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讨她做一房妾室,要不是他爹还欠了我一堆租子没交,这件事还真便宜不了……”

    “你说的勾栏在哪里?”刘员外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易挥手打断了。

    刘员外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说道:“不远,就在东边的城墙下面,二位大人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br />
    李易想了想说道:“把你那三夫人叫来?!?br />
    “这……”刘员外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这三夫人他昨夜才娶来,还没来得及洞房,看这位大人的样子,莫非是要……

    刘员外心里大悔,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吹嘘了,这下倒好,娶回家的小妾可能要飞了……

    “去,把三夫人叫来!”瞪了那少女一眼,要不是她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又哪有现在的事情?

    刘员外倒是也不敢拒绝,毕竟他这桩官司还没个结果,要是得罪了眼前的大人,可没他的好果子吃。

    那少女慌忙的跑出去,没一会儿,就扶着一位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只是脸色苍白,透着一股楚楚可怜的姿态,姿色在李易看来倒是一般,虽然身边的公主殿下穿着中性服装,光芒也远远的盖过了这位三夫人。

    不过,刘员外怎么不得有三十岁往上,这么一位看起来顶多二八年华的姑娘,给他做妾倒也是糟蹋了。

    “两位大人问你几句话,要如实回答,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刘员外看了那女子一眼,板着脸说了一句。

    “你闭嘴?!崩蠲髦榈耐肆踉蓖庖谎?,对方脸上立刻露出笑容,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昨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知道?”李明珠看着她,看似随意的问道。

    她话音刚落,李易就清楚的看到了这女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慌乱,虽然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但想要逃过公主殿下的眼睛,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你先出去?!崩蠲髦橹噶酥噶踉蓖馑档?。

    刘员外其实是不想出去的,但刚才记录的那名男子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稍稍用力之后,他就乖乖的跟着对方走了。

    其余几人也都退到了门口的位置,不让任何人靠近。

    “刘员外已经走了,你说吧?!崩蠲髦榭醋潘档?。

    “两位大人可能是弄错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蹦桥拥牧成龆涞牟园?,但还是咬牙说道。

    李易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不想给刘员外做妾,我们能找到你,自然也能找到昨夜那人,如果你现在能老实交代……”

    李易指了指李明珠,说道:“这位大人可以为你做主,把你从这里解救出去,你以后也就不用再给刘员外做妾了,若是有想嫁之人,官府给你做媒,也不是不可能?!?br />
    那女子听李易的前半句话,脸上浮现出紧张之色,但听他说完之后,眼中忽而浮现出几分希冀,面色变换不定,片刻之后,咬了咬下唇,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抬头看着李易,问道:“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李易只是微笑看着她,没有再开口。

    女子脸上再次浮现出踌躇之色,眼神逐渐变的坚定的时候,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小女子愿意说,只求大人能对他从轻发落……”

    ……

    ……

    “留下两个人看着他,其他人跟我来?!绷饺舜臃考淅镒叱隼?,李明珠吩咐了一声,就大步的走了出去。

    李易看了着刘员外一眼,不急不忙的跟了上去。

    瓦肆和勾栏在这个世界的地位,类似于后世那些娱乐广场和电影院的样子,当然,这里提供的服务更多,以说唱表演艺术居多,各种杂耍技艺,在后世却是很难见到。

    而这些地方在这里并不少见,一些偏远的县城,也会有瓦肆的存在,无非是规模要小一点罢了。

    江湖艺人们聚在瓦肆之中,献技斗艺,各呈其采;他们路数各异,流派不同,在瓦肆里分别拉起不同的场子,围成一个个小圈子,用栏杆绳索布幔相互隔离开,一个圈子就是一个勾栏。

    城外的瓦肆比之城内,要更简陋,也更加的混乱,瓦肆之中自成江湖,虽然因为人群驳杂,不太好管理,官府向来不喜这样的地方,但瓦肆勾栏这样的场所,在民间却极受欢迎。无论是升斗小民,亦或是武林豪客,都喜欢在这样的地方看热闹。

    李易和李明珠走进瓦肆之后,按照那女子说的,向着其中一处最大的勾栏走去。

    因为是白天,勾栏之中人并不多,几人掀起帘子走进去的时候,立刻就闻到了一股略微有些刺鼻的味道。

    只见台上烟火大起,几个带着面具披散头发的人,在台上蹦蹦跳跳,似乎是一种奇怪的舞蹈,锣声四起,热闹非凡。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奔溉司吨钡淖叩搅颂ㄗ雍竺?,幕后是不允许看客进入的,有几名勾栏中人本欲拦截,被那几名男子给挡开了。

    幕布后面,一名年轻男子正用扇子将火药燃烧产生的烟雾扇到台前,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过头之后,看到几名陌生人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沈良?”为首的年轻人试探的问了一句。

    “你们是?”

    年轻男子有些疑惑的站起来,刚刚开口说了一句,有两名男子走过来,按住了他的肩膀。

    ……

    ……

    年轻男子只是一名普通的江湖艺人而已,将她带回去之后,没有费多少工夫,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招了出来。

    故事其实很老套,两名身份卑贱但却互相喜欢的年轻男女,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刘员外作为故事里面的最大反派,仗着地主身份,半强迫的取了女子为妾,作为情郎的男子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但是苦于身份地位,没有别的手段,只能在新婚之夜,将刘员外家的院墙炸了,放一场免费的烟花,以此送上对刘员外的祝福。

    没想到炸的地方没有选好,恰好在牛棚旁边,两头牛没有被炸死,是被身边突然传来震天的巨响吓死的,也幸好沈良没有在火药里混上铁片的想法,否则另一头牛怕是也难以幸免。

    至于火药的配方,也不难解释。

    沈家往上数三辈,都是伶人兼烟火匠,靠着这一手绝活,在勾栏中混口饭吃,整日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几十年里,到底能摸索出来一些东西。

    虽然还没有达到后世研究出那种最精确的比例,在工艺上也有很多不足,但用来炸一炸院墙,还是绰绰有余的。

    沈良的父亲,就是被这种不小心发现的东西给炸死的,作为沈家目前的独苗,沈良一直都将它当成是不传之秘。

    刘员外这次是将他逼急了,摸黑干了这么一件事之后,就匆匆逃回了家,没想到才过了半天,官府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如果李易没有猜错的话,以后在勾栏之中,怕是再也见不到沈良和芸娘两个人了,而刘员外,下一次娶的也还是第三房小妾。

    当然,以公主殿下的做事风格,两人以后的日子怕是会过的更好,虽然在人身自由方面会有所欠缺,但有情人终成眷属,吃穿用度也不会发愁,这和他们以前的生活相比,已经是一个非常圆满的结局了。

    对方能做出简易版的炸弹,并不是巧合,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或许在某个地方,还有人已经发现了黑火药的奥秘------但这些,应该是公主殿下需要担心的。

    看着明显有些心事的公主殿下,李易脚步略微加快,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不如我们再商量一件事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