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鬟昨夜一夜都没睡,这个时候终于放下心,扑到李易怀里,哭着哭着,声音逐渐小了下来。

    片刻之后,李易看着已经发出均匀呼吸声,脸上犹有泪痕残留的少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腰将她小心的横抱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的让她躺在床上之后,帮她盖好被子。

    昨夜虽然惊险,但经此一事,怕是再也没有哪位绿林匪徒敢来柳叶寨找麻烦了。

    经历过惊天动地之后,一夜的时间,柳叶寨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但另一些地方,波涛才刚刚掀起。

    远离府城的路边茶舍,向来都是江湖武林中人的聚集之处,喝茶歇脚只是其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这里能获取到最新的情报信息,武林中发生的大事小事,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从这里传出的。

    茶棚是用几根木头简单搭建起来的,冬日的天气森寒,顶上用草帘盖住,周围则是深色粗布遮挡,棚内空间不大,数张老旧的木桌周围,竟是全都坐满了人,空间显得有些拥挤。

    两名精壮汉子掀开布帘,寒风从外面灌进来,看到茶舍内如此拥挤,似乎没有落座的地方,两人皆是怔了一下,没有立刻走进来。

    “要进就赶紧进来……,今天这怪风,真是冷死个人了!”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距离门口最近的一人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催促说道。

    两人放下布帘,走进来之后,左右四顾了一下,还是没有找到位置,干脆在墙角的位置蹲坐下来,说道:“小二,来壶热茶!”

    “好嘞,客官稍等!”

    小二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脑袋,茶舍的生意向来冷清,这两日倒是出奇的好,屋内的位置时常不够……

    很快就将这丝疑惑抛下,跑去准备茶水了。

    “祝屠夫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怕是凶多吉少了?!绷饺硕自诘厣?,等那小二上茶的过程中,一名方脸汉子喃喃说道。

    “想来也是?!绷硪幻鹤拥懔说阃?,又道:“不过此事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祝屠夫一行数十人,放眼整个江湖,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怎么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br />
    “死了也好,江湖中总算能少一些乌烟瘴气?!狈搅澈鹤咏涌诘?。

    “两位兄弟,可是在说那剔骨刀祝屠夫?”一道温和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两人抬头望去,看到前面某处桌前,一名男子正微笑看着他们。

    “正是那祝屠夫?!狈搅澈鹤庸傲斯笆炙档?。

    “两位兄弟,可否上桌一叙?”那男子笑了笑,对身旁几人说道:“大家挤一挤,给两位兄台让个位置?!?br />
    “那就谢过几位兄弟了?!蹦橇饺硕允右谎壑?,也没有推辞,坐在了那几人让出来的位置上。

    “在下陈正声,不知两位兄弟如何称呼?”男子亲自为两人斟上茶水,笑问道。

    “陈大侠之名,如雷贯耳?!绷饺司鹊目醋拍敲凶?,随后那方脸汉子介绍道:“在下张度江,这位是舍弟?!?br />
    听到对方自报姓名之后,两名汉子这才放下了心。

    眼前这位陈大侠,可不是那些自称为绿林好汉的人能比的,对方出身名门世家,年纪轻轻便已小有名气,外出闯荡江湖之时,锄强扶弱之事做了不少,在武林中素有美名。

    和同桌的几名男子互通姓名之后,说话间也变的随意起来。

    “张兄弟刚才说到祝屠夫,可是有他的消息?”陈正声见两人望着他,解释道:“实不相瞒,在下已经追踪祝屠夫很久了,那恶人自称好汉,为祸武林,我等侠义之士,无不想除之而后快,但奈何一直找不到他的踪迹,此次听闻他在庆安府出现,便立刻赶来了?!?br />
    张姓汉子喝了一口茶水,说道:“我们也只是知道,以剔骨刀祝屠夫,催命鬼崔阎为首的数十名绿林匪徒,要去那柳叶寨找一名女子的麻烦,但奇怪的是,昨夜行动之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br />
    “可是那名柳姓女子?”陈正声开口问道。

    张姓汉子点了点头。

    “早就听闻庆安府有女中豪杰,生擒无数江湖败类,实乃我辈楷模,前日听闻此事,本欲召集同道相助,奈何还是晚了一步?!背滦漳凶犹玖丝谄?,语气无不惋惜的说道。

    “呵呵,剔骨刀祝屠夫,如今已经被人剃了骨头,催命鬼崔阎,也早就去地府见阎王了?!闭馐?,一道声音从旁传来过来。

    茶舍之中,众人本来都在听陈姓男子说话,此言一出,说话之人立刻成为了茶舍的焦点,无数道视线都望了过去。

    “阁下所言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陈正声一脸惊疑的问道。

    那人再笑一声,说道:“昨天夜里,祝屠夫等人上山不久,山中忽而传来几声惊天巨响,隐有火光雷鸣闪动,据说是那祝屠夫等人平日里作恶多端,惹恼了老天爷,降下天罚将他们全都劈死了?!?br />
    陈正声笑笑,说道:“此等说法未免太过荒谬,莫非兄台真的信了?”

    天罚之说,他今日也曾听过,但也只是一笑了之,如若此事不假,天下的恶徒,不早就被劈了个干净?

    那人站起身,向门外走去,掀开布帘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今日清晨,有人看到官兵将崔阎等人的尸体运下来,听在衙门里当差的兄弟说,昨夜作乱的数十绿林匪徒,已经尽数伏诛……”

    “尽数伏诛!”

    茶舍之内,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

    若是祝屠夫他们只有几人,被那女子杀了,他们或许只会以为那女子武功很高,并不会太过惊讶……,但那可是数十名绿林众人??!

    这一股力量,放在整个武林也是不小的势力,实在难以想象,他们居然全都死了……

    众人还想再追问下去的时候,刚才说话的那人已经离开了茶舍,明显不愿意再多言。

    不少人心中震惊,难以消化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几人暗自变了脸色。

    江湖之上,关注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少,半天的时间,就有类似的消息从各处传了出来,而和祝屠夫一起的那数十人,自从昨夜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见过,也无形的论证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直到有人凭借种种关系,从官府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为了抓捕那些恶徒,官府早就派了高手埋伏在那里,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来,而昨夜那群匪徒,负隅顽抗,冥顽不灵,的确已经尽数伏诛……

    这一个消息,无疑是给本来就不太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巨石,巨大的浪潮,以庆安府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