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很惆怅,非常惆怅。

    就在几个月前,他过的还是混吃等死,每天躺在院子里晒太阳,闲来无事逗弄逗弄小丫鬟,给熊孩子们讲讲故事,为了盘中的最后一块鸡肉和柳二小姐斗智斗勇的悠闲生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变了。

    赚的钱越来越多,认识的人越来越尊贵,家中银钱堆积如山,整日和公主世子谈笑风生,人生的马车开始向着他预料之外的方向不断跑偏,那匹马一骑绝尘,拉都拉不回来。

    以为赚点小钱,小富即安------前段日子被人绑架差点丢了小命,这次干脆被几十个人杀上门来,两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

    火药是发明出来了,新的麻烦又接踵而至,虽然不知道皇帝会对这东西重视到什么程度,但不管结果如何,他想要再活成以前的样子,怕是不太可能了。

    况且,今日之事,也给他了一个警醒。

    无论是和宁王府合作,还是和李轩的交情,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用来当做底牌的话,早晚有一天会死的很惨。

    之前真的是懒散惯了,考虑事情也习惯性的想的简单,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太过天真了。

    ……

    ……

    桌上的油灯爆出了一个灯花,李易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小腹上曾经受伤的位置,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他的伤势毕竟还没有彻底痊愈,不适宜太过剧烈的动作,然而今天是迫不得已,一直都在奔波之中,为了赶时间做出火药,更是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上一口,此刻旧伤有复发的迹象,腹中也是饥饿难耐,脖子后面,也有微弱的阵痛传来。

    李易摸了摸脑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

    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被如仪给打晕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若是不能重振夫纲,他以后在这个家里也不要混了。

    当然,打晕他不是重点,重点是整件事情她所表露出来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恼火。

    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音,随后房门便被推开,柳如仪手中拿着托盘走进来,将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素粥放在桌上,柔声道:“方大叔说相公一整天都没有吃饭,妾身刚才煮了些粥,相公趁热喝了吧?!?br />
    李易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柳如仪知道他心中有气,想到刚才他说的“一会儿再算账”之类的话语,眼神有些躲闪,说道:“相公记得早点喝粥,妾身先走了?!?br />
    她要开门逃出去的时候,一只手臂从后方伸出来,抵在门上,有些慌乱的转过身,几乎和李易的鼻尖碰上。

    “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此时,灯火摇曳的房间之内,年轻男女的姿态像极了后世一种叫做“壁咚”的动作,依照此时的情境来看,称之为“门咚”,应该更合适一点。

    李易脸上的表情很认真,没有一丝玩世不恭的样子,柳如仪的回答对他十分重要。

    “很晚了,相公……,相公早点歇息吧?!绷缫乔瘟成媳砬楦踊怕?,欲要从另一边逃走的时候,李易的另一只手按了过来。

    本来应该按在门上的手掌,因为她的忽然移动,按在了她的胸前。

    柳如仪身体僵住,脸上的表情一怔之后,俏脸立刻变得血红无比,抬起头看着李易,声音颤抖的快要哭出来了,“相,相公……”

    此时的她,只是一位羞怯难当的普通女子,又哪里有一代宗师的样子?

    只不过,当她抬起头,和李易目光对视的时候,从他深邃如一汪潭水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东西。

    读懂了李易眼中那一丝隐藏很深的情绪,让她的身体一震,脸色由羞红逐渐变的苍白。

    似乎,有什么对她极为重要的东西,要离她而去了……

    “妾身……”她紧咬下唇,垂下头说道:“妾身知道错了?!?br />
    ……

    ……

    李易松了一口气,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放了下来。

    看着她问道:“说,错在哪里了?”

    说完之后,发现一只手掌的触感有些不对,低头看去的时候,整个人不由的一怔。

    难怪手上的感觉软软的……

    “妾身不应该打晕相公的?!彼棺诺耐坊姑挥刑鹄?,轻声说道。

    “还有呢?”这个时候可不能退缩,李易装作没有发现一只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继续问道。

    虽然她是不应该打晕自己,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呸!

    夫妻本是一体,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商量着解决就是了,大女子主义要不得,这种关头将自己打晕送下山去,是她心里从来没有将自己当做相公来看待吗?

    “还有……”柳如仪想了想,说道:“妾身不该擅自做主,送那些离开的人每户十两银子的安家费……”

    “什么?”

    李易瞪大了眼睛,“十两银子的安家费?”

    他在心中算了一下,柳氏族人加上那些寨民,若是每户十两银子,岂不是今天一天就花出去了近三百两银子?

    这败家娘们啊,三百两银子,他要敲诈李轩几次才能赚回来?

    完了,她这一送,大宅子的后花园就送出去了。

    李易心中无比肉疼。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算是被妾身拖累了……”柳如仪叹了一口气,说道。

    “算了,下不为例?!比倭揭泳腿倭揭影?,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回来,那些人走了,以后倒是清静了。

    柳如仪低着头,李易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两个人都不再说话转移注意的时候,气氛逐渐变的尴尬起来。

    肚子叫了两声,李易装作不经意,手从她的胸口拿开,柳如仪松了一口气,急忙说道,“相公快些喝粥吧,一会就要凉了?!?br />
    李易点点头,现在的确饿的有些难以忍受,刚才那种场面在脑海中逐渐淡化之后,食欲也恢复了许多。

    很快的喝完粥,摸了摸小腹的位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伤口的地方又开始疼了吗?”柳如仪在一旁担心的问道。

    “有一点?!崩钜卓诘?。

    “相公先躺在床上,妾身再用真气帮相公梳理一下?!绷缫墙肟晔帐捌鹄?,说道。

    每当如仪帮他梳理经脉的时候,大抵是李易最舒服的时候,她的手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能够将疼痛减到最轻。

    李易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心中享受的同时,奔波整日所带来的倦意也逐渐袭来。

    柳如仪收回手的时候,看着他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音,已然安睡过去,怔了片刻,俏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红晕,转头四顾了几眼,脱掉绣鞋,蜷缩在床脚,屈起修长的双腿,双手环抱,静静的看着他舒展开的眉眼。

    俏脸上时而羞涩,时而茫然,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她做贼似的看了看门外的方向,在李易身旁躺下,和衣而睡,侧过头看了一眼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坐在院中的少女,怔怔的望着天空的一轮圆月,时而向不远处的房门望上一眼,直到房间的灯火熄灭,也没有人从里面走出来,俏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美目陡然睁大了起来……

    【ps:考虑了半个小时,还是决定用这个章节名,同床毕竟和圆房不一样,后者是过段时间的章节名,应该不算标题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