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

    这声音很小,微弱的几乎听不到,但这些人均非常人,无论是目力还是耳力,都要比普通人高出一筹,那汉子刚一出声,身边几人立刻就循到了声音来源,低头向地上看去。

    声音赫然是从地上的三个包袱中传来的。

    “是那“夺命书生”的人刚才放下的?!备詹潘腥说淖⒁饬Χ荚谇胺侥切┤说纳砩?,倒是没有几人知道那三名汉子在人群后面做了什么,此时一人用兵器挑开包袱,终于露出了里面的物事。

    虽然今夜月光还算明亮,但周围人影绰绰,地上更是黑乎乎的一片,围过来的几人也无非能看到几个黑乎乎的陶罐似的东西,星星点点的火光闪烁了一下,钻进了拳头大小的黑乎乎东西之内。

    “什么玩意儿……”

    一人口中喃喃了一句,摸了摸脑袋,一头雾水。

    “里面怎么回事?”几道声音从外围传了进来。

    刚才那三名汉子将包袱正好放在了人群正中间的位置,此时十余人都在围着看,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声音又惊又疑。

    “相公,方大叔,你们……”柳如仪俏脸上淡然的表情也瞬间消失不见,看着李易和老方他们从那些人之中跑过来,脸色剧变。

    “一会儿再和你算账!”脖子后面还隐隐的有些疼,李易瞪了她一眼,在柳如仪愣住的片刻,将她扑倒在地,顺势一滚,已经滚到了不远处地势略低的地方。

    在李易扑过来的那一瞬间,柳如仪的身体其实就已经下意识的做了防备,但最终还是没有反抗,任由他将自己扑倒在了地上。

    “都趴下!”

    老方和那两名汉子也没闲着,大喝一声之后,张开双臂,将其余的几名汉子扑倒,对于自己人,那些汉子本来就没有防备,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么猛地一扑,滚葫芦一样的滚到了李易身旁不远处。

    有一名汉子躲了一下,没有倒地,老方一个鹞子翻身,一脚揣在他的小腿上,汉子应声而倒,被老方拖了过来。

    这突然的变故,不仅这几名汉子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对面的数十位绿林众人也一脸懵逼。

    他们一时之间,竟然搞不清那“夺命书生”到底是敌是友。

    他们到底和那柳如仪是一伙的,还是那书生用了什么妖术,让柳如仪等人不能动弹,全被都被制服了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现在是他们的好机会,祝屠夫等人手中握紧了兵器,向这边狂奔而来。

    不远处,李易趴在地上,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不对啊,怎么还不响,难道引线做的太长了?”

    这一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之中响起,一道亮光在眼前闪过,惊天动地的声响,陡然在他们的前方炸裂开来。

    在这几声惊天的声响之下,身下的大地,也微微摇晃了几下。

    即便是见识过缩小了无数版的火药威力,老方三人心中早有准备,也被刚才的动静吓的白了脸。

    起身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那一朵巨大的焰火还没有来得及消散。

    冷汗从三人的额头上刷刷的滚落,一想到自己刚才就是背着这样的东西走了一路,到现在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三人的心中,立刻涌起了一阵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要是在他们背上炸了,怕是连一具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

    “相,相公……”即使柳如仪是一代宗师高手,也无法在此时保持镇定,目露惊恐的看着李易,她根本无法想象,刚才那样的动静,是他搞出来的。

    他们尚且如此,至于其他的汉子,表现就更加不堪了,大脑一片空白,耳中嗡鸣一片,因为趴伏在地上的原因,并没有看到刚才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那一阵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的动静,也让此刻的他们感觉到有些腿脚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寨子后方,留下的老人、女子以及孩子都聚集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柳如意和几名汉子在院子周围警戒,某一刻,他们同时抬起了头,抬头望向了前方。

    “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名汉子身体震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惊色。

    “我去看看!”柳如意咬牙说了一句,向着动静传来的方向急掠而去。

    某处小院之中,一张布满震惊的老脸从门后探了出来,“这是咋地了,打雷了?”

    抬头看了看天空,月朗星稀,老脸上震惊之色更浓……

    从山下通往柳叶寨的山路之上,相隔不远的两拨人马正正在疾驰而上。

    夜里山路崎岖难行,马上之人举着火把,马速并不快,遇到险峻之地,只能牵马前行。

    “马上就要到了,大家动作快一点!”

    宁王府护卫首领沉着脸开口,世子这次可是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他们护好李公子和他家人的安全。

    若是去的晚了酿成大错,回去之后,根本无法向世子交代。

    在他们前方半里远的地方,那老妪引领着十余位宫中高手,速度竟然比骑马的众人还要快上几分。

    “一位半步宗师,一位一流高手,若是还有其他同伴,周旋片刻应该不是难事?!崩襄谥朽杂?,同样催促了几句,抬头时,已经隐隐的可以看到暗处的山寨了。

    轰!

    便在这时,一道亮光冲天而起,老妪身体剧震,极速前行的身体陡然停下,虽然没有得到她的命令,那十余道身影也纷纷停滞不动,看着前方重新归于寂静和黑暗的山寨,心中惊疑交加。

    后方,骏马长嘶,宁王府的护卫纷纷下马,一边安抚受惊的马儿,一边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前方。

    “刚才那亮光和巨响……到底是什么东西?”

    ……

    寨子前面,数十名绿林豪杰,还能好好站在原地的,已经数不到十了。

    那三个包袱在人群中炸响之后,最中间围观的十余人,瞬间就被掀翻在地,没有一具囫囵的身体。

    就算是外围的人,也都捂着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不停的哀嚎,那些混在炸药中的铁片,在爆炸的那一瞬间,足以将人体打成筛子。

    运气不好的,被击中要害部位,立刻就没有了声息。

    运气好的,站的远一些,只是受到了波及,此刻也吓得瘫软在地,被刚才的异动,吓得半条命都没了。

    几位和祝屠夫他们冲出十余步的,算是最幸运的人,只有一名汉子捂着血流不止的喉咙倒地,其余众人,回头望着刚才众人站立的地方,此刻俨然已经变成了充满残肢断臂的地狱,手中的兵器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