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几个,过来过来……,别看了,说你们呢,这桶里装的什么?”

    庆安府城,东南西北四个城门,这两日对于进出之人的盘查要比往日细致许多,几名粗布衣衫的男子推着大车,从城内过来的时候,一名持刀卫兵走过去,出声问道。

    推车的汉子笑了笑,露出一口的黄牙,说道:“嘿嘿,里面装的都是粪水,正打算送到城外倒掉,这位官爷,要不要打开看看?”

    “粪水?”

    那卫兵闻言,立刻捂住了鼻子,凑近瞧了几眼,那木桶上黑乎乎的全是秽物,即便是捂着鼻子,也能闻到一股臭味。

    “喂,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赶快让他们过去,臭死了!”车子在这里停下之后,臭味很快的向着四周逸散,另一名距离稍远的守兵皱了皱眉,高声说道。

    “算了算了,你们赶快走吧!”

    那卫兵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摆了摆,赶苍蝇似的说道。

    虽说上面要求仔细盘查,但每日进城出城的人不计其数,像这类的,他们根本不会细看。

    “谢官爷!”

    那汉子笑了一声,将车子推了出去,旁边几人自然跟上,不多时,又有成行的挑夫旅人跟在他们后面,出了城门。

    小半个时辰的功夫,远离府城的某处山间庙宇,人影渐渐的聚集起来。

    “祝老哥刚才太过莽撞,实在是不应该对那捕快出手的,否则,我等也不会这么仓促的出城了?!敝苄兆澈嚎醋拍枪馔泛鹤?,摇了摇头说道。

    那祝屠夫咧嘴一笑,“周兄弟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不就是一名捕快吗,老实说,这些年老子杀的官差,一只手都数不过来?!?br />
    “哼,要不是你节外生枝,我们也不用这么早就出城?!鄙聿南?,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女子冷哼一声说道。

    见说话的女人是那位三娘子,祝屠夫也不和她计较,转头问那壮硕男子道:“周老弟,那地方你到底摸清了没有,不如我们现在就杀上去,取了那女子的人头,大家也就可以各自散了……”

    众人之中,明显有不少人是以祝屠夫为首,见他开口,纷纷附和说道。

    他们或直接或间接都与那女子有些仇怨,听闻她武功甚高,但他们这么多人,也根本不必怕他。

    “那女子就住在柳叶寨中,怎么都跑不掉,只是此时青天白日,我们这么多多人,怕是太过招摇,大家且耐心等上一等,天黑我们再行事?!弊乘逗鹤酉肓讼?,开口说道。

    “那女子实在可恶,我兄弟的仇,终于能报了?!?br />
    “谁能得到她的首级,便可以去韩前辈那里邀功,能被前辈收为弟子,武学修为必将更进一步?!?br />
    “我倒是对赵员外的赏银更感兴趣一些……”

    残破的山间庙宇之中,人影绰绰,低语声显得有些嘈杂起来。

    “大哥,阿虎的仇,马上就能报了……”周姓壮汉身旁,几名男子聚集在那里,脸上露出快意之色。

    魁梧汉子在破庙中四顾了几眼,祝屠夫,催命鬼,三娘子,恶满盈,虽然那侏儒没来,但这四人加上他以及身边几个兄弟,对付那柳如仪应是足够了,若是她身边还有帮手,余下这数十人也能应付。

    更何况,受韩前辈和赵员外之邀,也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处盯着,若是她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没有突破到宗师境界,那就等着受死吧。

    便是她真的突破了……呵呵,这怎么可能……

    抬头望了外面几眼,周姓壮汉握了握拳,看这天色,再过几个时辰,就到晚上了……

    ……

    ……

    “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府城一处精致的别院之中,李明珠一身劲装打扮,捕快的腰刀在她的手中仿佛化成了一条白练,院内不时传来空气撕裂的声音。

    “王府里面太无聊,本来是去如意坊找李易的,但他不在,只好过来你这里了?!?br />
    李轩蹲在不远处的地上,用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全都是一些奇怪的图形。

    一边画,一边在嘴里喃喃自语,“上次他教我为难陈夫子的一道题我解出来了,只需要将两个未知数变成三个就可以,但我算了好几天,这道题居然有四种不同的答案……”

    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妪站在廊内,听不懂世子殿下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目光一直在院内那舞刀女子的身上。

    自从那日以后,公主每日花在练习武艺上的时间明显增多,她从小就十分好强,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最好,那天在如意坊中,怕是被那女子给刺激到了。

    一名年轻男子从远处走来,看到院内的情形,静静的侍立在一侧,等到公主殿下停下之后,才快步的走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属下已经查清,那些绿林中人这两日的异动,乃是为了一名叫做柳如仪的女子……,那女子这两年帮官府抓捕了不少缉犯,得罪了那些绿林中人,怕是那些人今晚就会动手?!?br />
    庆安府不是京城,即便他是奉公主之命,要查些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今日查清之后,花了些时间整理,将事情的起末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柳如仪?”李明珠眉头微皱,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天色暗下来,地上画的图形看不清楚,李轩丢下手中的树枝,走过来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柳如仪,李易的娘子怎么了?”

    李明珠终于想起这个名字到底是在哪里听过了,俏脸上微微变色。

    “什么?”不多时,李轩嘴巴张大,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

    片刻之后,有十余道人影从别院中纵掠而出。

    与此同时,相隔不远的宁王府,包括李轩自己的侍卫在内,约有数十名左右的两队人马从侧门奔行而出,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公主在这里耐心等待,一有消息,老身马上派人传话?!蹦抢襄耸币丫χ绷搜?,叮嘱了一番之后,紧随那些人而去。

    ……

    ……

    “他娘的,看来我们得快一点了,可千万别被别人抢了先?!币股?,数十道身影在山路上疾行,祝屠夫笑了一声,催促说道。

    一路之上,他们竟是见到了不少绿林中人,怕是和他们的目标一样。

    当然,那些人最多两三人结伴,见到他们,大都远远避开,也有些愿意主动加入的,辨明身份之后,他们倒也没有拒绝,队伍逐渐的扩大起来。

    “什么人!”

    后方不远处传来响动,有人立刻回头,从山路某个拐角处,突兀的出现了几道身影。

    那几人似乎也没想到,一个转角之后,竟然有这么多人在等着他们。

    似乎都被眼前的阵势吓到了,几人呆立原地,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