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一路催促那车行伙计加快速度,只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就赶到了绿柳山下。

    没有任何耽搁,一路相安无事赶到山寨,还没走进寨子,迎面便有几个人走了过来。

    李易很容易的就认出了那是柳七叔一家,当初想要插足冰糖葫芦生意的时候,他是最早开口的那一批人。

    此刻,这一家人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袱,就连两个熊孩子也不例外。

    在寨子门口看到李易,柳七叔和他的婆姨楞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变的古怪起来,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径直从李易身旁走过。

    两个熊孩子的脚步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他,声音低低的叫了一声“先生”,转身追上了自己的父母。

    李易站在原地,向寨子里面望去的时候,又有几道背着行李细软的模糊身影,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些人里面,有柳氏族人,也有普通的庄户,看他的眼神大抵都能用古怪来形容,更多的人从他身边擦身走过,没有言语,偶尔会有一些人上前来,拱手对他称一声谢谢。

    对于那些连土地都没有的庄户人家来说,十两银子,若是节省一点,除了安家之外,足够他们一家人花上两年了。

    虽然如仪只是名义上的寨主,他们也从来没有在心里承认过她,但从这点来看,的确待他们不薄,这些人的心里说不上怨恨,只是要离开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多少有些不舍。

    不知道是不是李易的错觉,从寨子中走过的时候,感觉整个寨子比以往要空旷许多,直到走到自家门前,才听到粗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大小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不走,说什么都不走?;盍舜蟀氡沧?,能怕他们几个小小的蟊贼……”

    这是老方的声音。

    另一道声音也接着传出来:“嘿嘿,大小姐,我们都知道这两年您给我们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如果现在走了,我们还是人吗?”

    这一道声音传来之后,院中立刻有几道声音附和。

    “屁的绿林好汉,真拿我们当软柿子捏了?”

    “这次听老方的,我们都不走!”

    ……

    ……

    李易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转头望向了这边。

    柳如仪怔了一怔,下一刻就快步的走过来,问道:“相公,你怎么回来了?”

    李易看着她,说道:“所有人都和我回府城,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城里撒野?!?br />
    府城里面有千余守军,只要那些人大规模的出现,官府不会不管,若是那些人胆敢在府城动手,插上翅膀都逃不出去,但在这里的话,他们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相公都知道了?”柳如仪看着他问道。

    李易与她目光对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她还打算瞒着自己?

    柳如仪笑了笑,说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相公放心,其实妾身武功很高的……那些人,不足为惧?!?br />
    绿林中人的行事手段,柳如仪比谁都清楚,若是不能给他们一次难忘的教训,以后怕是会麻烦不断,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她自己固然不怕,但难保他们不会从别的方面下手。

    她转过身,连同老方在内,指了几个人,说道:“方大叔,你们先和姑爷回城,这里有我就够了?!?br />
    “不行……”

    如仪虽然武功厉害,但双拳难敌四手,没听吴二说那些人有几十个呢,李易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留在这里。

    不过,他刚要开口反对,颈后忽然传来一阵剧痛,晕眩和黑暗在下一刻涌上来。

    “相公,抱歉了……”

    他看着柳如仪收回手,将他扶住,表情歉意的看着他,嘴巴张了张,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方大叔,姑爷交给你了……”

    看看大小姐,再看看晕过去的姑爷,老方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

    ……

    李易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全世界都在晃,睁开眼睛,下方的土地在飞速后退,这个姿势很熟悉,感觉很熟悉,身下的这匹马更熟悉。

    “停!”

    李易大喊了一声,前面的老方一拉缰绳,这匹马渐渐停了下来。

    老方善意的提醒说道:“姑爷,你别再想着回去了,大小姐会再次把你打晕的,第二次怕是就没那么容易醒过来了?!?br />
    老方说的很有道理,她虽然性子温婉,但决定的事情却不容易更改,最起码李易是更改不了的。

    和她的这笔账,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了之后再算,怎么度过眼前的?;攀亲钪匾?,李易在马上坐正,催促说道:“去府城!”

    进了府城,李易并没有回如意坊,和老方径直向着宁王府的方向而去。

    他如今能够借助的,也只有李轩的力量了。

    县衙的捕快衙役,在那些人面前是不够看的,宁王府的护卫各个身手不凡,数量也不少,若是能借来一些,对那些人也是不小的牵制。

    “公子在这里稍等片刻,我马上去通报世子?!?br />
    宁王府的下人记性很好,上一次王妃寿宴的时候,王管家对这位公子可客气的很,现在当然也不敢怠慢,很是客气的让李易在此等候,飞快的跑进去了。

    “姑爷,那个小白脸真的是小王爷???”老方早就得知了李轩的身份,就是他直到现在还不能把那个不靠谱的小白脸和宁王世子联系起来。

    “没错?!崩钜椎懔说阃?。

    从李易这里再次得到了确定,老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王府的势力有多强大他不清楚,但那几个和他相熟的护卫,一身功夫可不是盖的,若是多几个这样的人,对付那些乌合之众也就更有把握了。

    “抱歉,小王爷不在?!?br />
    那下人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很是歉意的对李易说道。

    “不在?”李易皱了皱眉头,说道:“劳烦帮我通报一下,我要见王爷?!?br />
    李易和宁王没打过交道,若不是遇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他怕是一辈子也不会主动去见他,但此刻,也根本顾不了这么多了。

    那下人依旧是一脸笑意,说道:“公子,真是抱歉,王爷也不在府里?!?br />
    李易脸上的表情怔了怔,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转头看了老方一眼,说道:“我们走?!?br />
    “去哪里?”

    老方大惑不解,该见的人还没有见到,姑爷怎么就要走了呢?

    “药铺?!?br />
    “去药铺干什么?”老方更加疑惑。

    “买点砒霜,万一打不过人家,免得受辱,还是吃点药自尽算了?!?br />
    “……”

    远远的看到李易和老方的身影消失,那下人四下看了看,又回了王府,穿过几处长廊,在某处建筑前敲了敲门,听到回应后,推门走了进去。

    “王爷,人已经打发走了?!?br />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币坏郎舸游葑又醒氲淖狼按?,那下人恭敬的行了一礼,缓缓的退了出去。

    “陛下和公主似乎都对此子颇为看重,世子也与他关系匪浅,王爷为何……”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话还没说完,就被宁王挥手打断了。

    想到李轩最近的改变,宁王皱了皱眉,说道:“歪才倒是有一些,但终究还是上不了台面,轩儿若整日和他厮混在一起,怕是弊大于利……”

    宁王开口之后,书房角落里,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