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缝合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的大牛被暂时安置在了医馆里面。

    柳如意那一记手刀力道不轻,小半个时辰过去了,他还没有醒过来。

    无论如何,大牛总算是度过了危险期,还没等李易开口问询,和大牛交好的捕快眼睛几欲喷火,看着吴二问道:“到底是谁伤了大牛,那凶徒现在在哪里?”

    大牛是因他而伤,他对于此事自然不能不管不问。

    陈大夫端来了一盆清水,李易让小环从铺子里取来了一块香皂,清洗手上的血污。

    吴二开口的时候,他抬起头听着。

    “是“剔骨刀”祝屠夫?!蔽舛谒档?。

    “什么屠夫?”两名捕快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两人并非江湖中人,没听说祝屠夫的名字实属正常,吴二对此并不意外,解释道:“祝屠夫是绿林中有名的恶人,在道上有着不小的凶名?!?br />
    不敢说整个武林,但在庆安府地界,提起“剔骨刀”祝屠夫,江湖之中,怕是没有几个人不知道。

    “什么剔骨刀杀猪刀的,这外号也太难听了?!崩钚闹姓庋胱诺氖焙?,发现吴二说到“祝屠夫”,柳如意嘴角微微撇了一个弧度。

    “你和那祝屠夫,谁更厉害一点?”他擦干净手,站起来看着柳如意问道。

    柳如意用淡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并未开口,似乎是不屑回答的样子。

    李易顿时心中了然,和小姨子相比,那祝屠夫,还远远的不够看。

    刚才开口的捕快咬牙说道:“管他什么屠夫的,大牛和他无冤无仇,居然出手如此狠辣,他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回县衙多叫上几个兄弟,定要将他擒拿归案!”

    “万万使不得!”

    吴二闻言,连连摆手,说道:“那祝屠夫乃是绿林中有数的高手,此次来庆安府城,是为了取柳叶寨那女子的性命,身边聚集了一大批绿林高手,你们千万不可冲动?!?br />
    吴二自己也算是半个江湖中人,深知那些人聚集在一起,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力量,别说区区几个捕快,就是县衙所有的民壮衙役加起来,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而受伤的那位捕快之所以还有性命,恐怕是因为祝屠夫心中有所顾忌,不敢在府城杀人,略微有所收手,饶是如此,若非那些人离去之时他恰好看到,那位叫做大牛的捕快,已经因为失血过多丢了性命。

    忙着制止两名捕快的吴二,并没有看到,就在他刚才那一番话说出之后,医馆之中,那绝色女子和县尉大人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你说什么!”柳如意身形一晃,已经出现在了吴二的面前,美目死死的盯着他,问道:“什么柳叶寨的女子?”

    吴二一时间有些愣神,有些摸不清楚状况。

    莫不是,这位姑娘也和那女子有仇?

    此时,根本容不得他多想,李易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沉着脸说道:“关于这件事情,你都知道些什么,全都说出来?!?br />
    “好……”

    对自己恩情甚重的县尉大人,吴二心里还是十分感激的,愣神之后,整理了一下思绪,事无巨细,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县尉大人上任不久,可能还不知道,这两年,有不少官府通缉的绿林人士在庆安府被抓……”吴二家中兄弟二人,兄长有几分武艺傍身,行走江湖,替人押货走镖,自然也知道几分江湖之事,此次回来之后,和他闲谈之时,提及到了一些事情。

    “抓了那么多绿林中人,那女子得罪的人自然也不少,韩前辈是武林名宿,只有一个独子,因为犯下命案,同样在官府通缉之列,逃到庆安府之后,被那女子抓起来交给了官府,此次韩前辈放出话来,若是有人能取了那女子的首级,便会收他为徒;还有楚州赵员外,虽然不知道与那女子有何仇怨,但也悬赏了一千两银子……”

    听着吴二的讲述,柳如意的脸色逐渐的沉了下来。

    这两年姐姐做了什么事情,她心中十分清楚,若不是抓了这些朝廷通缉的钦犯,换取一些银钱和粮食,家中恐怕早就断粮了,也不可能撑到她将李易绑来……

    这两年,姐姐每每都会出去数日之久,回来之后,身上偶尔也会带些伤痕,将从官府领到的米面粮食之类,家里留下一些之后,大部分都分下去,若非如此,那两年的灾荒,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撑不过来。

    而她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

    “他们有多少人?”李易看着吴二,沉声问道。

    吴二想了想,说道:“以“剔骨刀”祝屠夫,“催命鬼”崔阎为首,聚集在一起的绿林好汉人数最多,大概有三十余人,而韩前辈和赵员外虽然也引动了不少人,但大都是单独行动,虽然人数更多,但听说那女子本身武功极为不俗,威胁要远小于前者?!?br />
    吴二到底只是听说而已,兄长给他透露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韩前辈,赵员外,这就是所谓的武林豪杰吗……”李易低声说了一句,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柳如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吴二冷哼一声,说道:“祝屠夫和崔阎等人,武功虽高,但却当不得豪杰两个字,在真正的武林豪侠眼中,只不过是一群厉害的匪徒而已,韩前辈虽然爱子心切,但善恶不分,此后怕是会被无数人哂笑,至于赵员外,听说他一直都和这些人来往密切,能有如今的家业,不知道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手段……”

    吴二脸色愤恨,言语间满是对于这些人的不齿之意,不过,这些事情,李易已经不关心了。

    “魏强,麻烦你将这位姑娘带到县衙安置好,她的安全就拜托你了?!崩钜鬃?,拍了拍那捕快的肩膀说道。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会?;ず谜馕还媚锏?!”叫做魏强的捕快立刻躬身说道。

    “姑爷,我……”小环脸色苍白的开口,李易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乖,听姑爷的话,待在县衙别乱跑,姑爷办好了这件事情以后就去接你?!?br />
    “拜托了……”李易再次看了那捕快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姑爷……”小环脸色焦急的想要追出去,那捕快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

    魏捕快摸了摸鼻子,苦笑着开口:“这位姑娘,还是听县尉大人的话,和我回县衙吧?!?br />
    ……

    ……

    “老四,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这么去了,留下我们娘俩可怎么活!”柳叶寨中,一位粗布衣衫的妇女半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在她身前,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地上,脸色苍白,胸口的衣衫处残留有一丝丝血迹。

    七八岁左右的熊孩子,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对眼前的一幕有些不知所措,在那妇人在他大腿上猛掐了一下之后,立刻嘴巴一瘪,嚎啕大哭起来。

    四周围观的众人见此,面面相觑,听到动静的他们才刚来不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婶娘,四叔只是受了轻伤,死不了的?!绷缫堑屯房醋潘档?。

    “你还说,要不是你,老四能被人打成这样吗?”

    柳如仪不开口还好,刚一开口,那妇人立刻怒视着她,说道:“你可是把那些江湖人得罪狠了啊,他们现在要来杀你,连老四都糟了无妄之灾……,那些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到时候连我们都要给你陪葬,这日子没法过了……”

    那妇人话音落地不久,周围立刻起了一阵哗然。

    “老四媳妇你说什么?”

    “什么江湖人?”

    “打打杀杀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倒是说话??!”

    ……

    ……

    老四媳妇话说的十分渗人,什么“杀人”啊,“陪葬”啊,让不知道内情的众人心中发颤,纷纷催促道。

    “你们问她??!”

    那妇人伸出手指指着柳如仪,说道:“好好的非要去招惹那些杀才,这下好了,拉着我们整个寨子都要给她陪葬,要不是老四手脚伤还有几分功夫,恐怕就要抛下我们娘儿俩先去……,反正这寨子我是待不下去了,你们谁爱待谁待,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到时候糟了无妄灾,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
    妇人搀扶着中年男人从地上起来,向着自家的屋子走过去。

    临走时还踢了旁边的熊孩子一脚,怒骂道:“还愣着干什么,回家收拾东西逃命了!”

    老四媳妇的话越说越可怕,众人心中又惊又疑,看了柳如仪一眼之后,急忙追着老四一家过去。

    “老四家的,别急啊,把话说清楚?!?br />
    “就是啊,你可别吓我们!”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

    ……

    ……

    “大小姐……”老方回头看着柳如仪,欲言又止。

    柳如仪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望了望不远处唾沫横飞的四婶娘,视线移开,说道:“方大叔,今天就让让婶子和柱子下山吧,在府城找个地方歇脚,过两天我会帮你们在府城安置下来,不要再回寨子了?!?br />
    “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老方眉头一皱,说道:“不就是几个杂碎吗,来一个老方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怕他个鸟!”

    “姐!”

    老方话音刚落,一道白影从远处飞速闪掠而来,柳如意俏脸布满寒霜,身上隐隐的散发出一阵杀意。

    ……

    ……

    “如仪,你,你说你怎么就招惹上这些人了呢……”

    片刻之后,从老四媳妇那里得知整件事情的柳氏族人,全都聚集在小院之中,一个中年男子张嘴叹了一口气,声音里面满满都是怨气。

    “这可怎么办啊,我们怎么斗得过那些绿林豪杰,如仪,你可是把我们害惨了??!”另一名中年妇女脸色苍白,看着柳如仪说道。

    如仪抓了不少绿林豪强交给官府,但是也将那些人得罪死了,柳叶寨以后也会被搅得不能安宁,他们平静了几十年的生活,自然不可能再持续下去。

    当然,抱怨归抱怨,却没有人敢说几句重话。

    毕竟两位姐妹的脾性他们心中清楚,若是真的认真起来,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挡得住。

    “我们可斗不过那些人,寨子里怕是住不下去了?!币荒凶犹玖艘豢谄?,众人纷纷附和。

    这也是他们刚才商量过的结果。

    虽然一辈子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但一切都比不上自己的小命重要,那些人的目标只是如仪,他们离开了寨子,总不至于连他们也不放过。

    况且,之前他们没有觉得什么,但自从经营冰糖葫芦盈利以来,日子过的滋润了,也慢慢觉得居住在寨子里面,实在是有诸多不便,不少人心里早就存了迁出去的心思。

    这一次事件,只是一个引子而已,以他们现在的身家,随便在哪里也能衣食无忧,重新找一个地方,做冰糖葫芦的生意,不用再交那劳什子加盟费,不比现在的生活过的滋润多了?

    但就这么直接离开,众人心里也不会甘心,一名妇人推了推躺在院子里摇椅上的老人,“二叔公,您倒是说句话??!”

    “???”正在打盹的老人被她摇醒来,眼睛半睁着,说道:“你说什么?”

    “二叔公,您是长辈,也说说您对这事的意见吧?!备救嗽俅慰?。

    “???”老人脸上浮现出迷茫,说道:“叫我吃饭啊,不吃了不吃了,刚刚在老三家已经吃过了?!?br />
    说完,在摇椅上翻了个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打盹。

    “这……”那妇人正要开口,已经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柳如仪看着他们,说道:“这件事情,的确是如仪给大家添麻烦了,若是有哪位叔伯想要离开,只要知会一声,可以从我这里拿十两银子的安家费?!?br />
    柳氏族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刚才还斥责她的四婶娘脸上露出了笑容,“既然如此,那就谢谢如仪了?!?br />
    “算我一个?!?br />
    “唉,我们也是迫于无奈,希望如仪不要怪我们……”

    ……

    ……

    众人纷纷发声,想要离开的每一户都领到了十两银子,喜滋滋的回去收拾细软,打算趁早跑路。

    十两银子的安家费,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资,府城之外,安在哪里都够了。

    柳如意表情冰冷,冷眼看着这一切,柳如仪则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今日之后,和这些名义上的叔伯,便真的再无半点情分了……

    【ps:这一章字数4000+,都觉得字数少的话,以后两章放在一起发就是了。另外,征集一些番外,比如“老方和小红姑娘不得不说的故事“,“二叔公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李轩到底是不是弯的“等等,欢迎大家大开脑洞,大家认可度高的,我会挑选出来,发在作品相关里面。

    再ps:起点两百字一收费,括号里的这些不收钱?!?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