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夫的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如果是其他的伤病还好,但这种血流不止的外伤往往最难处理,他也只能尽自己所能。

    即便是在战场之上,对于此类轻伤,往往也只是简单包扎一下,若是伤情过重,大抵也只能补上一刀助人解脱了。

    大??醋懦麓蠓蛄成系谋砬?,忽然从心底涌出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为什么从这位老大夫的身上,隐隐的能够感受到,和那个拿着剔骨刀的光头汉子相似的气息……

    仿佛下一刻,他也会在自己身上刺上几刀的样子。

    ……

    ……

    “姑爷,药箱带来了?!?br />
    小环气喘吁吁的抱着一个木箱跑进来,交到了李易手里。

    箱子里面装的东西小丫鬟知道,除了一些常用的药物之外,有酒,还有针线,但是却没有见姑爷用过。

    “慢着!”

    眼看着陈大夫要将不知名的药粉往大牛的伤口上倒,李易快步走了过去。

    “县尉大人……”陈大夫回头看着他,一脸的疑惑之色,这汉子的伤,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李易打开木箱,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说道:“伤口我来处理?!?br />
    陈大夫目露怀疑之色,虽然这位李县尉认识太医令刘大人,但这种外伤,就算是刘大人亲至,也不会有十足的把握,这位年轻大人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大人……”大牛愣了一下之后,有些迟疑的开口。

    这位老大夫看起来有些不太靠谱,但要论医术,怎么都比县尉大人强吧?

    “相信我吗?”李易抬眼看着大牛问道。

    大牛和他目光对视了一眼,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公堂之上挥斥方遒的县尉大人,心中稍稍安定,一咬牙,说道:“我信大人!”

    见伤者也这么说,陈大夫也不再开口了。

    就算他自己处理,也只有不到一半的把握,既然县尉大人愿意担下这个风险,他何乐而不为。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崩钜捉恍∑肯揪凭贸隼?,大牛身上的伤口需要缝合,为了避免伤口感染,在缝合之前,还要先消毒。

    似乎是强打精神,大牛憨笑一声,说道:“俺大牛没什么别的本事,这点疼还是能忍住的……”

    “嗷……”

    李易用煮沸过的干净布料沾了酒精,帮他清理伤口周围,刚刚碰到创口,大牛就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

    后世常用碘伏消毒,因为酒精对于人体的刺激太大,一般人忍受不了,那种感觉,可能比直接在伤口上撒盐还要刺激。

    李易看了他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

    要不是大牛的强力蒙汗药,现在的他可能没有机会站在这里,这一次,也算是有机会报答他了。

    “嘶!”

    “??!”

    “嗷……”

    ……

    ……

    在李易为他伤口消毒的时候,大牛一点也不像是重伤之人,精神满满,鬼叫不停,片刻之后,李易手上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转头看着柳如意,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暂时安静下来?”

    他也是要名节的人,这货躺在地上不停的嚎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这货怎么样了呢。

    “有?!绷缫腔卮鸬暮芨纱?,一记手刀砍在了大牛的脑后,世界终于安静了。

    陈大夫和扶着大牛的两名捕快见此,嘴角同时抽了抽……

    不愧是柳二小姐,这一招很管用,不止用酒精消毒的时候大牛不叫了,就连他开始用羊肠线缝合伤口的时候,他也像是睡着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有反应的是除了李易以外的所有人。

    小环以前不知道姑爷放在箱子里的针线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知道了。

    看到姑爷像是缝衣服一样把那人的伤口缝起来,小脸早就吓的煞白,捂着眼睛不敢再看。

    至于那位心理素质不太过关的医馆学徒,在李易缝合第一针的时候,就跑到后院,扶着墙大吐特吐了,刚才的那一幕对他的冲击太大,怕是连着几天晚上都不可能有什么好梦。

    背着大牛过来的那汉子吴二,见此胃里也是一阵翻滚,看着面不改色继续缝合的县尉大人,眼神立刻发生了变化。

    陈大夫行医数十年,两名捕快因为职业原因,大场面见过一些,自然不会表现的那么不堪,不过脸色还是不太正常。

    “县尉大人,这……”

    从未见过此等方法的陈大夫吞咽了一口唾沫,也不敢制止,声音颤抖的开口。

    刚说了几个字,就见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安静点,别说话,出什么事情我担着?!?br />
    他此刻全神贯注,精神极度集中,脑海中图书馆的bug加持之下,才能保证手下不出现错误,任何外界干扰都会对他产生不小的影响。

    柳如意站在他的身边,望着翻卷的伤口在他手中缝合在一起,秀拳紧握,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视线却一直没有移开。

    伤口缝合好之后,李易又从箱子里拿出他消过毒的纱布,为大牛包扎好,这才站了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想必这陈大夫就知道怎么办了。

    一刻钟的时间早就过去,缝合好的伤口再也没有血液涌出,陈大夫的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太医令刘大人对这位年轻县尉的态度是那么的客气……

    这一种从未见过的伤口缝合之法,如果天下所有的医者都能学会,不知会挽救多少性命,尤其是在战场之上,又会有多少兵士因此受益……

    陈大夫不敢去想。

    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的肃然,郑重的对李易施了一礼,说道:“老夫斗胆,请求县尉大人将此法传扬天下,我景国百姓,世世代代都会记得大人的恩情!”

    这个时代的大夫,不管医术水平如何,个个倒是有高尚的情操,时时刻刻都想着黎民百姓,那位刘太医如此,眼下的陈大夫也是如此。

    李易摆了摆手,这件事先不着急,总得先问清楚大牛到底为何会伤成这样。

    这可是在庆安府城里面,居然有人敢对捕快行凶,放在后世就是袭警的重罪,明显的不把自己这位县尉放在眼里。

    抬起手时,才发现手上血红一片,没有无菌手套,刚才只是简单的消了毒,缝合伤口的时候,自然会沾上不少鲜血。

    刚才精神集中的时候没有察觉到什么,此刻回过神来,看到双手血糊糊的,一阵血腥味道扑面而来,李易顿时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脑袋也变得晕乎乎起来……

    “你怎么了?”

    柳如意最先发现他的异状,刚刚开口,便见他身体晃了几下,直挺挺的向着后方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