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试想一下,若这些人的目标是自己,魁梧汉子心中就有些不寒而栗。

    这几乎是必死的结局??!

    那韩前辈,成名于二十年前,那时他的一身功夫就已经跻身一流,到现在,怕更是高深莫测,即便还没有踏入宗师,也相差不远。

    若是能成为他的弟子,受他指点,武学修为必将更进一步,不管与那女子有无仇怨,仅仅是这一条,便有无数人趋之若鹜。

    赵员外也算是半个江湖中人,身家丰厚,家财万贯,用一千两银子买那女子的没有几个会坐得住。

    他原本只是想召集些人为兄弟报仇而已,但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早已脱离了他的掌控。

    时至今日,除了他们这群人以外,盯着那女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这么大的动静,怕是根本瞒不过官府,而能接这种买卖,或是和那女子有仇怨的,底子多少都不干净,拖的时间久了,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尽早动手,免得夜长梦多……”顷刻之间,魁梧汉子的心中就已经做了决定。

    ……

    ……

    “说,你到底打的什么坏主意,是谁派你来的?”山路之上,老方攥着那侏儒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恶狠狠的问道。

    经历了上次姑爷被绑的事情之后,老方对于这类人痛恨到了极点。

    这家伙埋伏在路边,一定是想要对姑爷不利,要不是有大小姐,姑爷一个人可能就真着了这家伙的道儿。

    “哼,既然落到了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蹦琴迤擦死戏揭谎?,冷哼一声说道。

    他在江湖上凶名赫赫,这些年恶事做尽,自然也会想到若是落入官府手中会如何如何,都是有血性的汉子,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下辈子又是一条好汉……

    “你倒是有几分血性?!崩戏轿叛?,不怒反笑,回头看了柳如仪一眼,说道:“大小姐,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看看这家伙能嘴硬到什么时候?!?br />
    冷笑着看了那侏儒一眼,拎着他的脖子,向草丛深处走去。

    前段时间,他在衙门里可是学了不少手段,只可惜从来没有机会一试,这一次,这矮子倒是有福气了。

    当然,那种残暴和血腥的场面,不能让大小姐见到。

    很快的,那侏儒的声音从草丛深处传了过来。

    “呸!”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老子要是叫一声,喊你爷爷!”

    “……”

    “爷爷,饶了我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

    ……

    片刻之后,老方拎着已经昏迷过去的侏儒从草丛中走出来,随手将他扔在地上,脸色阴沉的可怕。

    “大小姐……”他将那侏儒扔下,看着柳如仪,张了张嘴,许久才有声音传来。

    “大事不好了……”

    ……

    ……

    走在府城的街道之上,李易明显的发现街上巡逻的衙役比往常多了许多,似乎每一个辖区都增加了人手。

    这些衙役自然是认识他的,过来恭敬的叫一声“县尉大人”,神色间略有些疲惫。

    “这两天府城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李易看着一名捕快疑惑问道。

    那捕快立刻回道:“回大人,属下也不太清楚,只是上面下了命令,让我们这几天小心戒备?!?br />
    问了几句也没有问出什么,李易摆了摆手,示意那捕快可以继续巡视了。

    他现在还属于病假期,管不了那么多,这些事情,相信公主殿下会安排妥当的。

    “让开,快让开!”

    三人快走到如意坊门口的时候,前方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骚乱,一名汉子横冲直撞的跑过来。

    李易仔细一看,那汉子正是上次因为伤人被抓进县衙,后来他念其孝心可嘉,放走的那人,似乎是叫做吴二。

    吴二的背上还背着一人,身上的捕快公服血迹斑斑,李易愣了一下,那吴二已经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径直的跑进了不远处的回春堂。

    “如意,你带小环先回去,我过去看看?!崩钜酌挥锌辞迳泶┎犊旆牡降资撬?,但必定是他的下属无疑,此刻皱了皱眉,和如意说了一声之后,快步走了过去。

    柳如意和小环并没有回如意坊,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跟了上去。

    李易走到回春堂的时候,除了吴二之外,两名刚才就在这里巡视的捕快也在里面。

    “大牛,你怎么了?”看着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几条伤口还在不停冒血的大牛,两人脸上的表情又惊又怒。

    “先别说这些?!蹦俏舛煽斓幕亓艘痪?,“治伤要紧!”

    “不行,他身上伤口太多,止不住血?!背麓蠓蛞涣车慕辜?,已经将数种不同的止血药倒在了伤口上,但这汉子还是血流不止,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鲜血大量流失,神仙也救不过来。

    李易刚刚走进回春堂,刚好听到陈大夫这句话,正要快步走过来,身后一道人影比他更快,瞬息之间就出现了大牛身边,伸手在他的身上点了两下。

    “你……”那陈大夫见忽然出现的女子在病人身上乱点,心中一惊,刚要开口怒斥,下一刻却陡然睁大了眼睛,将训斥之语吞进了肚子。

    此时,地上躺着的这位汉子身上,刚才还在不停冒血的伤口,血流居然立刻停止,虽然还在一丝丝的向外渗着,但比起刚才不知好了多少。

    “我最多只能封住他的穴位一刻钟,在这段时间之内,你最好能想到办法?!绷缫庹酒鹄?,淡淡的对陈大夫说了一句。

    “我也只能为他敷上止血药,将伤口包扎起来,至于能不能活命,就看他的造化了?!背麓蠓蚶鲜档乃档?。

    李易闻言,立刻对身旁的小丫鬟吩咐道,“小环,去铺子里,把我的小药箱拿过来?!?br />
    小丫鬟知道事情紧急,应了一声,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我,我要死了吗?”已经清醒过来的大牛声音颤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绝望之色。

    听到陈大夫的话,在他身旁的一名捕快目露悲哀之色,俯下身,紧紧握着他的手,说道:“大牛哥,你放心,你要是走了,我给伯母养老送终……”

    “好兄弟!”大牛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

    “小侄子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抚养他长大成人!”那捕快继续说道。

    大牛今日巡视的辖区,本应是他去的,若不是他想要离家近一些,和大牛调换,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他了……

    “至于嫂子,我也会帮你好好照顾,大牛哥,你就安心去吧……”那捕快心中悲哀,握着大牛的手更加用力。

    大牛苍白的脸色陡然一变,转头抓着陈大夫的胳膊,颤声说道:“大夫,救救我,我,我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