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道两侧都是起伏的矮坡,乱树丛生,杂草疯长,柳如仪目光望过去的时候,一只山兔从半人高的草丛中奔出,没入对面的荒草,转瞬消失不见。

    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潜伏在深草丛中的一道身影,心中暗自感叹:“这柳家姐妹,竟然都是此等的绝色美人,若是让那些粗人就此打杀了,岂不可惜?”

    “就是两人身边的小丫鬟,也颇有几分姿色,看眉眼也是处子之身,比那些庸脂俗粉强多了……”

    那身影心中暗自感叹,他采花多年,也未曾遇到过这等姿色的女子,不免开始有些怀疑人生,为何那些庸脂俗粉,全都被他遇到了。

    耳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下定决心,这等美人,不能让那些人糟蹋了,最起码,也得让他先……

    这个念头从脑海中刚刚冒出,心中陡然一惊,缓缓的抬起头,再次看向山道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了。

    那一丝惊意逐渐变为疑惑,奇怪,刚才明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遇到?;?,生死顷刻,让他汗毛倒数,但下一刻,那种感觉就彻底消失了。

    “要赶在他们前面,看来今晚就得动手?!彼谥朽痪?,从草丛中站了起来,只能达到正常人腰部的荒草,却没到了他的脖子。

    此时才能看清这身影的长相,肥头大耳,五短身材,赫然是一位丑陋的侏儒。

    “你是什么人?”

    正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这侏儒身体一滞之后,脸色狂变,衣袖猛甩,一团粉色的烟尘从袖中射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蔓延而去。

    与此同时,他两手熟练的缩回袖中,再次探出的时候,手中多了两把寒光闪闪的利刃,穿过烟尘刺向前方。

    下一刻,只见那烟尘倒卷而回,矮小侏儒的身体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鲜血,狠狠的摔落在山路之上。

    “大小姐,这是咋啦?”

    前方不远处,刚刚从寨子里溜达出来,准备下山去府城转转的老方,走到半路,便看到一道身影从矮坡上飞出来,落在自己脚边。

    抬头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大小姐,一脸呆滞。

    ……

    ……

    庆安府城,北城区,诸多贱民居住的区域,向来匪盗横行,乃是城内为数不多的藏污纳垢之所。

    此时,一间阴暗的房屋之内,却是聚集了不少人。

    众人大都身形魁梧,兵器随身,身上隐隐的流露出一丝煞气,无比摄人,若是普通人无意闯入,怕是会吓的立刻瘫软在地。

    “那矮子怎么还没来?”中间一位光头汉子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其中的不少人闻言,脸上都浮现出了古怪的表情。

    除了这“剔骨刀”祝屠夫之外,在场的人里面,可没有几人有胆子用“那矮子”这样的称呼来形容那人。

    不止如此,就连“矮”“侏儒”甚至是“短小”这样的词语,在那位面前也是忌讳,若是一不小心冒犯了他,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毕竟,那人除了好色之外,脾气暴躁也是武林中出名的,曾经便有人因为嘲讽他的体型而被他残忍虐杀,即便是他们,想起当时的惨状,也有些不寒而栗。

    “算了,不用等他,那侏儒怕是已经死在女人肚皮上了?!痹谀枪馔泛鹤拥纳聿?,一名脸颊消瘦,面色阴翳的中年男子嘲讽的开口,转头看向另一位身材魁梧的汉子:“周兄,我那不成器的兄弟,真是被你说那姓柳的女子擒住的?”

    魁梧汉子点点头,沉声说道:“崔兄弟若是不信,大可出去打听打听,这两年里,绿林中有多少兄弟,都栽在了那女人手里。

    说来可气,那些兄弟与她无怨无仇,那女人偏偏不放过他们,宁愿做官府的爪牙,我兄弟阿虎也是栽在她手上,怕是不日就要人头落地了?!?br />
    “我说周老弟啊,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一个女人,居然让你怕成这样,还要这些兄弟过来帮忙……”那光头男人鄙夷的看了魁梧汉子一眼,说道:“区区一个女人,老子让她一只手也能赢?!?br />
    “哦,既然你祝屠夫这么看不起女人,不妨和我切磋切磋,如何?”一道阴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众人纷纷让路,一个身材消瘦,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祝屠夫本想答应,但见出声的是这女子之后,立刻将要张嘴说出的话咽了回去,讪讪一笑,说道:“三娘子乃是女中豪杰,当然不再此列,老祝我心里佩服的紧,至于切磋,还是算了吧?!?br />
    若是换做其他女子,他怕是早就拎着两把剔骨刀上了,凶名赫赫的祝屠夫,可不像那矮子一样懂得怜香惜玉,只不过眼前之人,虽是女儿身,可在场之人,怕是没有一位将她当成女人对待。

    这女人当初被未婚夫抛弃,在那男人成亲的夜里,当着满座亲朋的面,砍下了那对新婚男女的脑袋,并发誓杀尽天下负心之人,这些年,死在她手上的男人,可不再少数。

    即便凶悍如祝屠夫,见了她心里也有些发怵。

    见场中气氛有些尴尬,那魁梧汉子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大家都是兄弟,切莫伤了和气,想必大家能来这里,与那女子多少都有些仇怨,到底如何行动,才是现在需要商量的?!?br />
    “还商量什么,我们这么多人,那女人就算是宗师高手,也得饮恨当场?!?br />
    “韩前辈的独子也被那女人擒了交予官府,前辈早就放出话来,谁能取了那女人的人头,韩前辈便收他为弟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br />
    “还有啊,楚州赵员外也有言在先,谁能擒住那女子,便有一千两的赏银相赠……”

    ……

    ……

    听着众人气嘴八舌,即便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那位魁梧汉子,也没有预料到,他只不过是放出消息,召集一些和那女子有仇的人共同行事,增加把握,却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响应。

    那女子,几乎将小半个江湖的得罪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