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骨刀”祝屠夫,“催命鬼”崔阎,“恶满盈”郑智……,这些人齐聚庆安府,到底想干什么?”李明珠眉头微锁,喃喃说道。

    她说的这几个名字,无一不在江湖中有着赫赫凶名,他们蔑视官府,无视律法,视人命如草芥,但武功奇高,踪迹难觅,想要将他们捉拿伏法,难于登天。

    况且,朝廷和江湖,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不说互不干涉,但只要这些人不扯旗造反,或是干一些穷凶极恶的事,朝廷也不会下力围剿,对于江湖纷争,各地官府其实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然而,近些天,无数江湖绿林中人都在向着庆安府聚集而来,还未进城,便纷纷没了踪迹,若说他们没有什么图谋,她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她自小习武,对于武林江湖之事也并不陌生,这些人实力极强,若是真要聚在一起,弄出什么乱子,怕是要动用府城驻兵才能平息。

    “这几日,让手下的人盯紧自己的辖区,一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刻向我汇报?!彼种械墓姆畔?,淡淡说道。

    “是,头儿,我这就去提醒他们?!?br />
    已经晋升为三班衙役总队长的刘一手脸色肃然,向她拱了拱手之后,立刻退了出去。

    堂内只剩下李明珠和一名记录的书吏。

    那些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汇集在这里,必须搞清楚他们的企图。侠以武乱禁,事实上,朝廷对于他们这些人一直都不放心,尤其是对于此等大规模的事件,更是重视的紧。

    李明珠面露思忖之色,过了片刻,再次开口:“查一下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尽快汇报给我?!?br />
    “殿下放心,属下马上去办?!?br />
    年轻书吏闻言,站了起来,躬身施了一礼之后,很快就消失不见。

    ……

    ……

    距离府城十余里外,官道旁的某处路边茶馆。

    “呸!老子行走江湖这么久,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难喝的茶!”路边的一处桌旁,一身油污,满脸横肉的光头男子,一口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

    “小二,给老子滚过来!”

    听到那汉子一道响雷般的声音之后,肩上搭着白色汗巾的伙计急忙跑了过去,一脸堆笑的问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光头汉子将茶壶砸在桌上,怒道:“给老子换一壶好茶来,要是还用刚才那种垃圾货色糊弄老子,老子砸了你这破茶馆!”

    “客官,这已经是我们这里最……”那小二一脸无奈的解释,却见那汉子把脸一横,凶光毕露,立刻将接下来的话吞进了肚子。

    这茶馆开在野外,接待的除了过往的行人客商之外,也有不少江湖中人,小二在这里端茶倒水有些时日,知道他们的脾性,一言不合,砸了这小茶馆,绝对不只是吓吓他而已。

    “客官稍等,我马上给您换?!?br />
    赔笑着说了一声,心里面暗暗叫苦,这次怕是要把掌柜压箱底的好茶拿出来了,不然,可能过不了这恶汉的一关。

    茶馆之中还有不少行人歇脚,见状有不少人皱起了眉头,但出门在外,最好不要生事,而且那光头汉子看起来极不好惹,便是心中有怒,也不敢言语。

    小二很快就换上了一壶好茶,这一次,那光头汉子倒是没有再为难他,嘴里骂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喝完了茶水,起身向外面走去。

    那小二见此眼皮一跳,急忙追了上去,“客官,客官稍等……”

    “你还有何事?”那光头汉子回过头,瞪着他问道。

    “客官,您,您还没付茶钱呢……”小二畏畏缩缩的说道。

    “哈哈!”那光头汉子大笑几声,从背后抽出两把剔骨尖刀,猛地扎在木桌上,刀尖贯穿而入,恶汉握着刀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老子没听清,再说一遍?”

    “没,没什么,客官慢走……”刀尖上泛着寒光,那小二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立刻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敢提茶钱了。

    光头汉子将剔骨刀抽出来,大笑几声之后,扬长而去。

    茶棚里面,一青年目露不满的望着身边的同伴,问道:“刚才为什么要拦着我?”

    他身旁的男子苦笑一声,说道:“师弟,出门在外,可不比在门派之中,万事都要小心……,看到刚才那两把剔骨刀了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人是……”

    听完那男子的话,青年脸色稍缓,但还是恶狠狠的望了那恶汉离去的方向一眼。

    “好好的武林,便是被这种人搞得乌烟瘴气,可恨,实在是可恨……”

    “嘘,师弟小声一点,别被人听到了,最近几天,这里可不太平……”

    那男子压低了声音,别人再也听不到了。

    某处山路之上。

    脸颊消瘦,面色阴翳的男子拍了拍手,冷冷道:“就这点本事,还学别人打劫,做什么山贼,去做鬼好了……”

    在他面前的地上,躺的是附近凶名赫赫的两名悍匪,不过此时的两人,脖子诡异的扭向了一边,面露惊恐,早就停止了呼吸。

    只听得砰砰两声,男子将二人的尸身踢向了一边的绝壁,左右望了两眼,身影很快消失在山路上。

    另一处,某条溪边,隐匿在树丛中的身影,目露淫邪的看着正在溪边洗衣的数名女子,眼中光芒闪动。

    片刻之后,那丝光芒又退了下去,只听一道有些遗憾的声音响起:“山野村姑,哪里比得上城里的千金小姐水嫩,算了,还是先办了正事再说?!?br />
    身材矮胖,长得肥头大耳的侏儒,再次望了溪边一眼之后,有些留恋的收回了视线,转身向更深的林间走去。

    ……

    ……

    这几天,对于安溪县的普通民众来说,是极为普通的冬日,阴沉的天气持续了几日,无数人心中期盼着今冬的第一场雪早早的到来,瑞雪兆丰年,来年才能有个好收成,经历过一次旱情之后,他们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折腾了。

    然而,对于府衙县衙的捕快民壮来说,却并不轻松。

    府城之内,每个人都打起了精神,按照上面的吩咐,极力搜寻城内的可疑人等,谨慎到了极点。

    与之有相同心情的,还有那些庆安府附近的江湖之人,从偏僻茶馆酒楼处偶尔听得的某些消息和风声,让他们隐隐感到,最近这些日子,庆安府怕是不太平了。

    ……

    ……

    与世隔绝的柳叶寨,一如既往的安静祥和。如仪姐妹祭拜完父亲之后,在寨中住了一日,第二天,便和李易一同回府城。

    “二叔公说的有道理,相公是该多多练习武艺?!碧钜赘嫠咚蛉盏氖虑?,柳如仪笑着说道。

    李易撇了撇嘴,老头子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平时也没少练武,可就是不太有进展,到现在也没有感受到真气的存在,对此他也很无奈啊……

    “如意,你带着姐夫和小环先回城里,我有件东西忘记了,需要回寨子一趟?!弊咴谙律降穆飞?,路程差不多走了一半,柳如仪忽然说道。

    柳如意回过头,和她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路某个拐角处,柳如仪转过身,望向了刚才走过的某处矮坡。